第56章 贵到离谱的米饭(第1/2页)
    说浪费吃不了并不是我心里话,之所以我会这样明确提出要求,目的只是想省钱罢了。这些普通水母价格虽然和那三种顶级水母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但就算如此“廉价”,对于我这种人来说,也算非常奢侈了。

    米饭呢?即使不需要其他菜肴,至少需要一两份别的东西作为主食食用吧?像你这种成年人,午餐如果不吃米饭,只是吃一份小型冰糖水母,我担心先生你吃不饱呢。

    米饭?对对对,米饭肯定需要,来两碗吧,随便请问一下,你们这里的米饭免费吗?

    当然不免费啦。她很干脆回答说:我们“美食之家”制作的米饭都是进口大米,这种大米不光煮熟后会发出清香味,而且还特别滑润呢。

    米饭?连制作米饭使用的大米都要进口?

    不不不。我很快反应过来:“用什么大米无关紧要,最重要是你们对米饭又是如何定价呢?轮碗算,还是按照重量计算呢?既然是进口大米,依我看不便宜吧?”

    嗯,的确不便宜,我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贵的米饭呢,米饭没有按照斤两计价,以“碗”为计价单位,每一碗米饭售价五十元,当然,碗的大小和平时我们常用饭碗没什么区别,相信两碗米饭足够让你填饱肚子了。

    填饱肚子?两碗米饭总计一百元,这么贵的米饭还真亏你说的出口。我撇了一下嘴角,苦笑道。

    那个……我觉得一碗米饭就可以了,毕竟还有一份‘冰糖水母’嘛,我想合计起来应该可以肚子填饱了,一碗,一碗米饭就行,谢谢。

    好的先生,一碗米饭是么?请稍等,我去厨房让厨师为你准备。

    说完,女服务员就从我身边离开了。

    女服务员没有敷衍我,她为我安排的地方真的安静,简直就像独处在无声世界一般。

    我坐落的位置属于中间位置,前面和后面各有几张餐桌。后面位置我早就注意到了,除了看到一名女服务员在哪里忙碌以外,并没有看到其余用餐的客人。反倒是我的前方却能看到两张桌子旁坐着四个人,分别是两位老人和两位男人。那两位老人看上去应该是两夫妻,虽说女的头发已经白发苍苍,但精气神看起来倒是不错。

    那两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不知道,只见他们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聊着天,不时还会哈哈大笑着,看起来似乎很享受这种用餐环境。

    由于餐桌摆设靠近窗边,以至于我只要往左边转头就能看到外面的风景。这应该是一处花园或后院之类的地方,外面不光有各种盆栽,而且还能看到一些足有三四米高以上的不知名树木。

    如果说传说中的“仙境”和这种地方相比较,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虽说我没有见过真正的仙境到底是什么样,不过我想应该和这种景象差不多,只不过没有仙气弥漫罢了。

    很凉,但不觉得冰。将水杯里的清水喝下半杯以后,我感觉到前所谓的清爽。虽然清水没有任何味道,但解渴的作用却非常明显。

    先生。请问你在等人吗?

    忽然,我的身后传来一个细腻女声。

    由于这个女声来的太突然,以至于我甚至连水杯都忘记放下,就本能把头转了过去。

    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她没有穿着服务员专用的服装,反之却着一条牛仔裤和一件洁白T桖。估摸着她的年龄也就三十岁出头的样子,面容算不上非常清秀,但看起来很干净。

    由上到下,我几乎对这个女人做了方位观察,然而,除这些以外,我注意到了她的右手。

    她手提一柄金色“萨克斯”,这种萨克斯属于中型乐器,提在手上看起来有些“不搭。”

    请问你是?望着这个陌生女人,我开口问道。

    需要来一首轻柔的“音乐”么,在用餐的时候,听听抚慰的轻音乐有助于食欲激增呢。

    卖唱?呃呃呃,以前听高路说起过这种事情,听说在国外似乎很流行这种调调。

    这个地方允许吹么?发出的声音会不会影响到其他用餐客人呢?我左顾右盼扫视了一眼周围,然而这么说道。

    不会,我在这里表演已经经过了管理员的许可,所以并不会存在影响的问题。另外,虽说萨克斯发出的声音分贝较大,但我会尽量将声音分贝压低到最小,基本上影响不到别人,请先生放心。

    她好像说的很有道理,一边用餐一边享受音乐,我这辈子都没有尝试过呢?也好,居然现在好不容易遇上了,说什么也不能亏待自己,来一首如何?

    请问收费方式又是怎样计算呢?按照时间计算、还是以每一首音乐?

    一首二十块,大约会持续三分钟的样子,请先生放心,做我们“流浪表演”这一行很守行规的,绝不会漫天要价宰你啦。

    还不赖,二十块一首确实很便宜。我暗自这么想着。

    可以稍微等一下么,小姐?你现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