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丛林逃生22(第1/1页)
    夙竹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让这些孩子安静下来。

    “姐姐,你真不跟我们走吗?”小呦坐在车子上看着夙竹。

    不,我很想和你一起走。

    夙竹心里悲恸大哭。实在是她走不了啊,这里这么危险,经常擦枪走火,可能一步小心就会要了她这条好不容易得到的小命。

    夙竹艰难的摇摇头,心中则是不断问桶子“我能回去吗?”

    “你说呢?”系统反问一句。

    哎,你就不能安慰一下我么?我都这么伤心了。

    “回去等于任务失败等于你要拜拜”系统丢下这句,就自动下线。

    夙竹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呦她们离去,站在原地久久不动。

    凉风吹过卷起地上几片零碎的叶子,她的背影在人看来格外的寂寥孤单。

    “小女娃你为什么不跟着一起回去?”

    目睹这一切的士兵,不解的问道。

    夙竹还沉浸“在不能回去”巨大悲伤之中不能自拔。

    她满身哀怨之气,久久盯着说话那人不语。

    被盯着的那人,总觉得瘆得慌,连忙走开。

    夙竹又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女主莫浅熙,咧嘴一笑。

    还好有一个人陪着,不孤单,不孤单。

    想到秦深那人,夙竹为莫浅熙的未来深表同情。毕竟他们俩修成正果还有一段虐恋情深要走。

    这样想想,夙竹表示一点也不伤心,苦中作乐,为自己找理由。

    莫浅熙看着离去的车子,说不伤心是假话。她想回去,见父母。可她又怕秦深会对她父母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

    她心底里有对秦深的好感,只是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两股思想挣扎,使她陷入痛苦之中。

    酷暑相比严寒更加难以忍受,严寒折磨的只是躯体的寒冷,而酷暑则是会让人从心底里产生莫名烦躁。

    夙竹抬头望天,刺眼的阳光让她忍不住用手遮挡,额间的汗水早已打湿了鬓发。

    对面木桩上的沙包,也被太阳烘烤的滚烫,把一个生鸡蛋埋进去不出几分钟,怕是已经熟了。

    “小竹,你快过来,我冰好了一个西瓜,待会我们去吃冰镇西瓜。”一道浅紫色身影站在屋檐下朝她招手。

    冰镇西瓜=可口=凉爽

    夙竹立马放弃继续训练的想法,高昂应声“我来了。”然后立马屁颠屁颠跑进屋子里。

    去晚了,待会又被秦深那个混蛋给吃完了,到时候别说是一块小西瓜,就连西瓜皮都没的啃。

    依照秦深那人的尿性,绝逼是会留下一堆西瓜籽在那,美名其曰“留给她的。”

    呵,一个星期前,也就是刚到这里那会,莫浅熙兴致勃勃学做如何摊面饼。

    夙竹还没尝到一块,那些饼就被禽兽部收走。

    搞得谁稀罕,会抢了那块饼一样。

    哼

    没错,得不到饼吃,夙竹心里很不爽。加上之前的新账旧账一起算。

    老子不爽,我也不让你好过。

    抱着这样的思想,夙竹啃西瓜啃的贼快。

    夙竹懒洋洋的躺在竹椅上,摸摸鼓起来的肚子,意犹未尽的说“这大夏天的,吃一口冰镇西瓜,简直快乐似神仙。”

    莫浅熙颇有同感的点点头,捂着嘴笑道“这会是不是撑的难受了,谁让你吃了五六块,待会肚子疼可有你难受的。”

    夙竹不在意的摆摆手“不会的,不会的,我身体这么好,就算是再来几块,我都不会有事。”

    临走前,夙竹将剩下的西瓜,榨成汁,打包带走一点儿也不给禽兽剩下。

    屋外日头那么大,睡一觉起来,再继续训练。

    打着这样的主意,夙竹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夙竹是被冷醒的。

    从身体透入出的那股冷意,令她仿佛置入冰天雪地之中。

    卧槽,这大夏天的,我怎么觉着这么冷。

    呜呜呜(┯_┯),冰镇西瓜吃多了。

    系统不怀好意“谁让你贪嘴,没整到人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

    嘿嘿嘿……

    夙竹没理会它的嘲讽,而是可怜巴巴问“桶子,有没有药啊,给我来一颗。”

    系统“抱歉,宿主作的死,宿主自己承受。”

    “哎~”

    系统“对不起,你的系统已下线,请稍候再拨。”

    要这桶子有什么用,关键时刻掉链子,还特别不靠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