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千古一帝6(第1/2页)
    带他到大的好像只有仆人赵人照顾他。

    “公子回来了。”

    一个留着短须跛脚的中年人,端了一盆温水过来,想帮他擦拭脸上的脏污。

    “赵伯,不用,我自己来,这个给你。”

    男孩将手里的叶包递给仆人。

    赵伯打开看到里面有两条大烤鱼,默不作声将叶子重新包好,放到桌子上。

    男孩看在眼里“赵伯,这是我带给你吃的,我在外面吃过了。”

    赵伯手一顿,和蔼笑道“吃过了可以留着下顿再吃。”

    赵政抿着唇“赵伯,这是给你的,下次我可以再去抓鱼。”

    虽然这次鱼不是他抓的,但是让阿竹教他应该能行吧。

    赵伯一听公子居然下河抓鱼,着急的不行“公子,这下河抓鱼太危险,不能去啊。”

    听说这捕鱼的人好些都已经死在河里面,之前发过一次水难,更是导致下河的人再也没上来过。

    他们这地方,背靠河流太多,不少人以捕鱼为业。

    这要是小公子下河,可是有去无回的呀。

    赵政微笑安抚“赵伯,那河水很浅,只是一条小溪流而已水只到脚踝,没事。”

    说完拿起桌子上的烤鱼,放进赵伯手里面。

    “赵伯,这鱼的味道很不错,拿去尝尝。”

    赵伯颤巍巍打开叶包,眼睛里面有泪“公子,奴吃不了这么多,一条就够了。”

    “不行,命令你部吃掉。”

    小赵政拿出主人的威严命令道。

    从小没有从阿娘身上得到温暖,在赵国当质子,遭人冷眼,受人嬉笑辱骂,阿娘冷眼旁观,也只有赵伯在他身边护着他。

    有什么吃的先想着他,虽然赵伯是他的仆人,但赵政心里还是将赵伯当做亲人。

    赵政第二天早早跑到遇到舒竹的河边等着。

    他怕错过遇到她的时间。

    “阿政,你这么早就来了。”

    夙竹依旧背着一箩筐麻布衣,朝小赵政打招呼。

    这次男孩的脸是干净的,乌发被束在身后,唇红齿白,未被束起的须发耷拉在耳旁,随微风扬起,眼睛里有着同龄人没有的坚韧和成熟。

    夙竹暗叹,好一个帅气的小男孩。

    小赵政跑过去,帮她拿下箩筐。

    “谢谢阿政。”

    女孩对他微笑,眼睛眯起像以前看到过的月牙。

    可真好看呀。

    小赵政小脸一红,低着头不敢直视女孩的眼睛。

    今天不用夙竹说,男孩自动跑到树林里捡来一大捆干树枝。

    不过这次他学聪明了,用藤条将树枝捆住,一路拖过来的,没费什么气力。

    “阿政真棒。”

    小女孩赞赏的话,在小阿政听来就是最好的奖励。

    “阿竹,你能教教我,怎么才可以抓到鱼吗?”脆生生的话语,带着小心翼翼,生怕女孩不答应。

    夙竹一怔,看着那张略带不安的小脸,微微一笑“好啊,为什么不能?”

    小阿政闻言开心的很,那种不安的心情立刻得到疏解。

    夙竹教的很认真“阿政,你在旁边看着我,抓鱼,首先你得准备一样尖锐的物品,比如像我这根树枝,插进鱼的身体里会事半功倍。”

    将树枝末端尖锐的那头拿给赵政看。

    赵政上手摸了尖锐的那端。

    “阿政看好,抓鱼要点,快准狠直接对着鱼插下去,别犹豫。”

    说罢夙竹看到一条鱼,直接用树枝插过去。

    再拿起来时,树枝那段端一条肥硕的鱼在树枝上扑腾。

    “看清楚了吗?”

    “嗯”

    赵政闻言点头,接过夙竹递过来的树枝,下水。

    夙竹看着他在河里面抓鱼,除了前两次找不准角度,插空外。

    其它的时候准头还行。

    #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就是很舒服。

    “好喝。”

    小女孩听完,眸子亮的像他晚上看过的星星一样漂亮,笑容烨烨生辉。

    “那就多喝点。”

    小女孩又给他倒了不少的鱼汤,还有鱼肉。

    “你叫什么名字?”

    “赵政,走肖——赵,从政——政。”

    “哦,我叫舒竹,舒舒服服的舒,竹子的竹。”

    “舒竹”

    男孩喃喃自语。

    “以后你想吃烤鱼,就来这里,我带你一起改善改善伙食。”

    夙竹拍拍男孩的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