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如何是好(第1/2页)
    “快说,什么事情?”王源夫看着这个侦察队队长面色凝重,虽然说话的声音不大,也没有显得特别的急躁,不过那个低闷的声音还是说明这个消息不是一个好消息。

    “元族那边有动静了,一个将领带着大约一千骑兵朝这边快速进发,我已经将最前面的观察哨撤回来了,不过距离城池十里的观察站将军您看怎么办?不出半空绝对可以到这个观察站的。”这个侦察队队长说。

    王源夫面色凝重起来,没有多长时间,立刻下命令了“立刻撤离,能带走的东西部带走,不能带走的东西不要带了,现在立刻放狼烟信号,赶快执行!”

    对于这个观察站来说,王源夫是不想撤离的,这个观察站处在一个大草原的小山坡上,对于方圆三十里的各个动静都可以观察的清清楚楚的,而且经过很长的建设,其实已经成型了,军事防御,各类补给都基本上一应俱,周围国家的商人如果出现什么危险,基本上可以立马出动,说是一个观察站,但是说是一个小村庄也不为过,里面的各类人员大约一百人,这一百人凭借着天然和人工的防御措施,防守三百人绝对不困难的,但是看着元族的这个架势,就是来者不善,强行守的话万一真的打起来只能损失更多的东西,所以王源夫不得已才让撤离回来,对于撤离还是很有信心的,那里是有洪(一种驯化的猛兽,体型巨大,背上的空间很多,再加上人为的木头之类扩容可以带很多的东西,速度一般,比马略慢。)的,所以大部分的补给是可以带回来的,不过最让王源夫心疼的就是那些基础设施的建设了。

    没有太多的停顿,王源夫直接下达一系列的命令“传各个副将来将军府,告知防御等级提升二级,把直属通讯队长给我叫过来。”

    一时间将军府的士兵忙的不可开交,来回走动的士兵随处可见,军队的执行力还是挺快的,没有一杯茶的功夫,直属通讯队队长先行过来了“报告将军!”

    “你把所有的通讯兵都传出去,兵分三路,一路二十五城区长老府,一路三十三城区长老府,还有一路极都,切记,多派人,路上小心小心再小心,速度越快越好,一定亲自送到长老府,我会派人和你的手下一起去,文件已经写好了,不得擅自拆开!”王源夫凝重地说,刚才的时候已经助理让文件起草好了,并且打上了钢印。

    这个通讯队长迅速地了解到了自己的任务,接到王源夫助理给到的文件之后,立马撤退,准备赶紧执行自己的任务去了,于此同时,所有的副将都已到达将军府议事厅,当所有的都已经准备就绪的时候先是直接下发了命令,王源夫对李洛说“李副将,你需要找一共四队人马,一队赶紧去接应前方观察站的撤离,然后三队帮助通讯队那边去运送文件,事不宜迟,现在就去办这件事情。”

    李洛站起来之后抱拳说“知道了,将军,我现在立马就去办。”说完之后,没有半点迟疑,立马快步就离开了议事厅。

    然后王源夫就开始了商讨会议“此次,根据前线情报,元族一不明带队人,带领着一千多骑兵左右直奔着我们的前沿观察哨就去了,速度极快,看样子来者不善,现在我已经把前沿观察哨的人部撤离,然后静观其变,对于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

    其实对于这样的事情,在和平了几十年的国家来说,绝对不算是一件小事,几乎就没有发生过那么大的冲突,不过这个时候完看出来了这个国家的军人素养,即使面这样的百年不一遇的情况,还是没有人在表面显现出来慌张的样子,甚至说连私底下议论的人都没有,所有的人都表现出来一种极大的定力。

    “敢问将军,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们多长时间能够到达前沿观察站。”

    王源夫立马回答说“一盏茶左右的功夫,观察哨汇报的,最快的话不到半空就能到达最前沿观察哨,半空左右差不多就能到观察站。”

    “此次莫非是元族想要挑起战争?可是他们还有很多的商人和百姓在我国境内,难道丝毫不考虑这一点吗?”有一个副将产生了疑惑。

    “那些元族向来心狠手辣,若真的要挑起战争,其实这些人对他们来说其实无关紧要的,但是我觉得最有争议的一点就是他们若想挑起战争的话,直接重甲兵堆上来在我们前沿观察站附近驻扎起来,然后发动进攻不就完了吗?何必费这个功夫,区区一千骑兵能干什么那?最多就是驱赶一下我们的前沿观察站罢了,驱赶了有能怎么样,在城门上照样可以把对方的敌情观察的清清楚楚,想大举进攻,真的还必须经过我们这座城池,我怎么觉得元族有点想下马威的意思那?”另一位副将也发出了自己的看法。

    所有副将的说话井井有序,没有像市井泼妇一般,你一句我一句的乱说,王源夫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在听着这些副将的意见。

    “可是这个地方是观察不到河马口的,若他们的想法就是先行驱赶我们的最前沿可以观察到河马口的观察哨及其可以辐射到河马口的观察站,然后重兵驻扎在那些我们观察不到的山丘之后,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