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权谋天下:凤凰归朝 > 第一章 偷龙转凤
    十四岁,女子最好的芳华,在人生绚烂之时嫁得如意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暖暖的春风吹走冬日的寒冷,绿意冒出枝头,天地万物生机勃勃。

    晨间宁静随着浩瀚而至的人群戛然而止,一处深宅大院被围的水泄不通,几个丫鬟领着一个老妇推门而入,满室旖旎露于人前,几缕轻纱随风摇曳,床上的身影若隐若现,染上暧昧,空气中依稀间还弥漫着一夜未散的香气。

    白色里衣、红色鸳鸯肚兜、红色嫁衣交织在一起,掉落在地,红艳如火,白如初雪,床上女子躺在凌乱的床上,锁骨处错落着未消齿痕,嚣张的展露在众人面前,未被锦被遮盖的地方露出一块红迹,暴露在外的手臂白皙无瑕,唯独少了女子视为贞洁的红色。

    众人只是静静打量,各种千愁百绪。

    昏昏沉沉中,奚陌锦幽幽醒来,迷离的黑眸在见到众人事片刻清明,在被劫那刻,似乎命运早已注定,众人兼冷漠,没有夫家的关心,有的只是耻辱。

    奚陌锦捡起塌边衣服,背过身,静静的在众人面前一一穿上,此刻多余的遮掩和言语都只是枉然、矫情,如此仗势,这些人不就是为了知道她是否失贞,她也不必遮掩,事实便是如此。奚陌锦单薄的身子随着门外吹进的风,颤了颤,却不见有人上前,心里的凉意让她不由的轻轻牵起嘴角,一抹看不出喜怒哀乐的笑意在嘴边绽开,在平凡的容颜上却绽放出不一样的光彩,那一刻似真似幻,众人兼迷了眼。

    但在众人眼中她多了一个词,不知廉耻。

    红色嫁衣在地上拖拽着,不见了初次的华丽,有的只剩残旧,和一具残破的躯体。

    东边的太阳缓缓升起,几日灰蒙蒙的天气,今天换来的却是阳光如此璀璨,大院也随着人群散去,恢复了宁静。

    迎着阳光直视,院外一棵参天古树上,一拢红衣,玄纹云袖,慵懒的倚靠在树上,如云烟似的墨黑长发,掩住了他的半边精致脸颊,一直低垂的眼帘掀起,一双墨绿色的眼眸带着一丝笑意,似魅如妖,嘴上叼着一片翠绿叶子,嘴角轻启,一曲不知名的调子在院中萦绕,风轻轻吹起,渐渐远去。

    特别的女子。

    一夜之间,谣言满城风雨,奚家偷龙转凤,奚家三小姐新婚之日遭人掳走,失了贞洁,冥庄主力压流言蜚语接受失贞之妻,实为大义,众人称颂。

    庄内,“主子,属下彻查芙城上下,并未发现可疑人物,粮仓失火必是歹人为劫走夫”,因冥殇突来的凌厉目光,魏虎意识到立马改口,“劫走奚家小姐的调虎离山之计,现场并未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属下认为这不是一般人为知,想必歹人是经过多番周详策划。”

    “此事到此为止,不用再查。”事情因果对于冥殇来说并不重要,有人有心针对,顿然一时也查不出究竟。

    “好,属下先行告退”,魏虎松了口气,还好不用受此责罚。

    奚陌锦愣愣盯着远处,淡漠的看不出所想,“夫人”吉儿有些怯懦的开口,对于刚来伺候的主子,主子的性子她们作为丫鬟不敢揣测,做事说话便也多了几分谨慎。

    奚陌锦回神,淡淡的笑起,声音轻柔,“我没事,你下去吧!”

    世间的墙本就不是密不透风的,以其苦恼哀伤,不如好好过着,就此云淡风轻。

    紫竹院内种满了竹子,到了秋天不免有些凄凉,紫竹院竹林一直有闹鬼的传闻。紫竹院原本是一个府中小妾的居所,只因侍寝时见过庄主冥殇真颜,被吓疯了,第二日便被发现死在紫竹院的竹林里。

    紫竹院死人过后便封了,奚陌锦嫁过来后匆匆被安排于此,她没有多说,在下人眼里却多了说法,她无颜面对。

    紫竹院很冷清,空荡荡的院内只有一名丫鬟,奚陌锦反而觉得这样的日子,很清静,每天朝夕朝落,与世外桃源相比,不差分毫。

    只是十分挂念阿爹,还有二姐姐,发生此事,他们该是急了。

    奚府内,奚家人聚在大堂内,大夫人声音尖细,说话尖酸刻薄,远远的下人都能听闻声音传来。

    “奚陌锦那死丫头是败坏奚家门风,老爷此番想接她回来,难道老爷想奚家论为笑话,你让陌瑶以后如何嫁人。”大夫人历来嘴上不饶人,发生此等丑事,她更是变本加厉。

    脸上的皱纹深下几分,女人的俗态表现的淋漓尽致,但不难看出,大夫人曾今的风华。

    “当日就不该让锦儿出嫁,这都造了什么孽。”锦儿丫头本就命苦,此番受此罪过,奚老爷恨不得抓到贼人千刀万剐,只怪当时一念之差,锦儿丫头,爹爹对不住你。

    娇美如花的脸颊有着一丝苍白,一袭笼纱白衣胜雪,美的似一幅画。

    “木已成舟,还望爹爹保重身子。陌瑶认为冥庄主既然未休,必会善待三妹,如若爹爹真要怪罪,就怪陌瑶突染重疾,害三妹妹代我受此遭遇。”梨花带雨,声音如出谷黄莺,缓缓的暖入人心。伴随几声轻咳,柔弱的不堪风吹,任谁也无法忍心责怪。

    手心手背都是肉,奚老爷无力的轻叹一声,甩手背身离去。

    “你看看,那里来的野种,他还当宝。陌瑶,你爹是指不上了,为娘以后定当为你寻门好亲事,娘现在只有你了。”大夫人一生唯一庆幸的是生了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往后定是非富既贵。

    奚老爷年事渐高,发丝半白,满脸的褶子,身形倒也稳健,只是心中有事,眉头始终舒展不开,终在云庄外徘徊半刻钟之时,见府中管事出来,奚老爷步伐急促上前,管事便开了口,“奚老爷请回,庄主让小人转告一句话,当初偷龙转凤,如今何必虚情假意。”

    奚老爷身子一晃,步履蹒跚。作孽啊!锦儿丫头,奚老爷过分伤悲,一时气不上来,倒地昏迷不醒,奚家仆人见状,立刻赶车送回奚府,一时间奚府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