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权谋天下:凤凰归朝 > 第四章 回家
    吉儿一夜睡得并不安稳,清早,听闻屋外声响,她便起来查看,想来是夫人回来了。

    她走出房门时,院内已经没人,她寻了一转,来到堂屋,发现奚陌锦坐在椅子上,头靠着椅背,吉儿喊了几声,这才发现奚陌锦脸色惨白,已经没了意识。

    吉儿一急,不管不顾的跑到琉林院找冥殇,却被门口的守卫挡住。

    “这里岂是你们这些下等人能来这地,赶紧回去,扰了庄主,可有你好受的,赶紧走赶紧走。”门口守卫像是赶苍蝇一样,大声的呵斥。

    “求求你们,让我见一见庄主吧,再不救夫人,夫人就要死了,求求你们...”吉儿极尽哀求的跪在门口。

    冥殇每日天色未亮便起身在琉林院中练剑,院外的吵杂声让他放下手中的剑。

    “何事?”冥殇来到门口,看着来人,不由得眉头深锁。

    吉儿见是庄主来了,连忙爬到冥殇身旁,“求庄主救救夫人吧,昨夜夫人”

    “水缸的水装满水了吗?”

    匆匆赶来的管事急忙开了口,“回庄主,水缸已满。”

    冥殇不耐心的挥挥衣袖,吩咐管事,“找个大夫去紫竹院”,便转身回了屋子。

    “谢庄主谢庄主”,吉儿感激的连磕了几个响头。

    大夫把脉边摇头边叹息,“夫人这是风寒入体,加上伤口感染,才致高热不退,老夫开几服药,一日三次,就看夫人自己的造化了。”

    “谢谢大夫”

    看着夫人烧红的脸,吉儿不免止不住的流泪,夫人好可怜。

    奚陌锦昏昏沉沉的这一睡便是三天,吉儿每日守在床前,不停的更换额头上的毛巾,煎药喂药,帮奚陌锦换药,基本没有合过眼,整个人憔悴极了。

    三日后的傍晚,奚陌锦悠悠的醒了过来,却觉得身子及其的乏力,好像睡了好久。

    她下意识的打量了四周,见还是那个地方,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她想阿爹,想二姐姐了,很想很想。

    “夫人你醒了,要喝水吗?还是肚子饿了,奴婢马上下去帮你弄......”原本吉儿打着瞌睡,突然发现夫人醒来,她高兴的无与伦比。

    奚陌锦这才看见吉儿丫头,吉儿憔悴极了,感觉也比她差不了多少,奚陌锦听着熟悉的话语,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失贞她没有哭、受伤她没有哭、受罚她也没有哭,如今看见吉儿这般光景,她却忍不住流眼泪。

    “夫人怎么哭了,是身子不适吗?奴婢马上去请大夫。”

    说着连忙起身要跑出去,奚陌锦伸手拉住了她,声音有气无力的说道,“吉儿,我没事,真的,能见到你,我好高兴。”

    “夫人你吓死我了”,吉儿这才松了一口气。

    “吉儿,你多久没有睡了?”

    吉儿傻笑道,“夫人,我没事,我身体好,能坚持。”

    “你现在回屋去休息吧!我这里没事。”

    “不行,夫人才刚醒,奴婢不放心。”夫人好不容易才从鬼门关过来,她不放心夫人,她一个乡下人,身子骨自是要比夫人好。

    “听话,我有需要自会再唤你,不然我也不安生了。”奚陌锦目光坚定的看着吉儿,仿佛告诉吉儿,她不下去休息,她也过不好了。

    见夫人如此坚持,吉儿也只好作罢,说道,“好吧,那奴婢下去休息一小会,就一小会,夫人有事唤我就是。”

    奚陌锦点了点头,“好”

    吉儿回到房间后,倒床后就立马睡得不省人事。

    奚陌锦见吉儿回屋后,她也不想再睡了,她缓慢的拖着疲惫的身子起了身,步子也走得步履蹒跚,她慢慢的移动着脚步,来到了院中坐下,感受着徐徐的风吹过,甚是舒服。

    来到这里已经一个多月了,奚陌锦动了想回去的心思,但想到那个恐怖的眼神,奚陌锦心中又有了几分惧意。

    但想到阿爹想到二姐姐,她又不怕了,待她病好后再回去,不想阿爹和二姐姐为她担忧。

    往后的几日,在没有任何人来紫竹院找奚陌锦主仆麻烦,两人日出而起,日落而息。

    奚陌锦的身体在吉儿的悉心照料下已经恢复如初,只是右臂上留下了一条消逝不去的印记,不过平日不撩起袖子,倒也看不出来。

    一日午后,吉儿带着奚陌锦去了冥殇的书房所在地清风苑,来到门口便被人拦了下来,吉儿赶紧把银子塞给其中一个护卫,恳求道,“两位大哥,我们夫人想见下庄主,麻烦两位大哥通传下。”

    “这庄主岂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护卫拿着银子的手在她们眼前颠了颠,眼中的贪婪之色流于表象。

    吉儿眼快的又拿出一些银子塞给他们。

    “你们平日就如此守门的。”魏虎从清风苑里走了出来,大声喝道。

    两个护卫听声,吓得哐啷一声重重的跪在地上,银子也滚落在地,齐声哀求道,“小人们被鬼遮了眼,小人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魏虎没有理会两人,反而回头看向了奚陌锦,面无表情的问道,“奚三小姐,找庄主何事?”虽然这个奚陌锦被安置了紫竹院,冥殇也未承认她的身份,但也没有休了她,魏虎自是留了几分情面,毕竟谁也猜不透冥殇的心思。

    奚陌锦说的话很轻,“我想回趟奚府,麻烦魏统领帮忙通传一声。”

    “奚三小姐,稍等。”魏虎懒得理会跪着的两人,径直回了清风苑。

    “多谢”

    魏虎很快的从天一阁出来,说道,“麻烦奚三小姐一旁候着,庄主忙好事务自会见奚三小姐。”

    “好”

    “这次就饶过你们两人,若有下次,杖毙。”魏虎的声音掷地有声,甚是吓人。

    “谢魏统领,谢魏统领......”

    奚陌锦和吉儿一直在门口徘徊,冥殇也迟迟未召见,从烈日高空,一直等到了夕阳西下。

    魏虎的身影再次出现,奚陌锦都有几分看不实的恍然,魏虎说道,“庄主让奚三小姐入内。”

    见吉儿跟着要进入清风苑,魏虎再次强调,“庄主只见奚三小姐一人。”

    “好”,奚陌锦轻声交代道,“吉儿,你先回紫竹院准备晚饭,我一会就会,放心。”她握了握吉儿的手,让她不要担心。

    吉儿虽有担忧,但又不敢违抗命令,只能说道,“那夫人小心”,上次的事让吉儿有些忌惮,害怕庄主又对夫人不利。

    “嗯”

    见吉儿一步三回头的举动,奚陌锦心里始终是暖的,想到可以见阿爹和二姐姐,她什么都不怕。

    “谢谢魏统领”,奚陌锦从魏虎身边经过,欠了欠身,以示感谢。

    魏虎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就径直离开了门口,走了。

    奚陌锦穿过院落,就看见书房的位置,院里没看见任何下人。

    她走到书房,看见窗边负手而立的人,依旧一身黑色,奚陌锦下意识的低下头跪地请安,“参见庄主”。

    书房很安静,没有人回她的话,感觉时间都静止了。

    冥殇回身走到奚陌锦身前,就算低着头,奚陌锦也能看见一双鞋子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很近很近。

    那种压迫感再次袭来。

    突然,奚陌锦的下颚被人很用力的抬起,一双眸子闪过一丝错乱,奚陌锦不得不面对眼前的冥殇,他脸上的银质面具甚是渗人,露出的另一半脸,却又是异常的好看,奚陌锦强压制住内心的恐惧,与之对视,冷冽的目光看得奚陌锦身冰凉。

    “真丑”,冥殇嫌弃的放开了手,想到奚家李代桃僵,婚前失贞,不免憎恶又多了几分。

    没有特色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就是一张平凡无奇的脸。

    奚陌锦长的不算美,但也达不到丑一说,只是生活在奚家,奚陌瑶花容月貌芳名在外,奚陌锦就变得越发的不出众,其实奚陌锦的五官很秀气,带着一种未长开的稚气,尤其一双眼睛很清亮,人淡如菊。

    这话自是影响不到奚陌锦,她依旧低着头,像个身外人,平静无澜的说道,“奴婢来云庄已一月有余,明日奴婢想回奚府一趟,望庄主成。”女儿外嫁出门,是有回门一说,这话奚陌锦定然不敢说出口,她无法想象冥庄主跟随她回奚府的画面。

    阿爹也一定盼着她回去。

    “说来那个奚老爷,对你还满重情义,最近可送了不少好东西来,想让我好好待你。”那些珍宝玉器还真送了不少,但对于冥殇来说,这些东西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当初是奴婢一时冲昏了头,一心想攀附庄主,这才偷偷的瞒着家里人代替姐姐嫁过来,恳求庄主不要怪罪奚家的任何人,庄主责罚奴婢便是。”事到如此,奚陌锦也不想再多生事端,大姐姐是天上的云,值得更好的男子,她是地上的泥,云泥之别,阿爹对她视如己出,她也无以为报。

    奚陌锦九岁那年,一次阿爹和大娘吵架的时候,被她听到了,她才知道她并不是奚家的孩子。

    奚陌锦此番说辞,真想到底如何?冥殇也根本不想去深究。

    冥殇冷哼一声,居高临下,“不管你出于何种目的,在云庄一天就收好你的小心思,不然奚三小姐有个闪失,我也不好向奚老爷交代。”面对这个奚陌锦,冥殇有气也发不出。

    “奴婢知道”

    “你回家之事,管事自会替你安排,明日务必回府。退下!”

    冥殇求取奚家大小姐,本就为利,但奚家李代桃僵之事是有气,再加上婚前失贞,是扫了他的颜面,但也犯不着跟一个女人计较,自不会刻薄了她。

    “谢庄主”,奚陌锦还是一直低着头,直至退出书房,离开清风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