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权谋天下:凤凰归朝 > 第八章 遇到他
    奚府下人早早见云庄马车,就立刻回报,待马车来到奚府门口,奚老爷一身喜庆的红袍,已然在门口等候,眼睛牢牢盯着马车。

    正午时分,云庄派人送来贺礼,但见人迟迟未来,奚老爷还一度以为冥殇不会再来,如今听闻消息,奚老爷满心欢喜,自然亲自相迎。

    马车停稳,小厮出声唤道,“庄主,奚府已到。”

    话音未落,冥殇就下了马车。

    奚陌锦看着消失的背影,小声轻叹,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只希望冥殇不要让奚家太难堪,能见到阿爹自是好的。

    奚陌锦掀开帘子,就看见自门口走来的阿爹,见阿爹神色激动,奚陌锦开心的笑起来,像小孩子一般,就连旁人都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欣喜,她的阿爹来接她了,她便迫不及待的想要迎上去。

    眼前突然出现一只手,她看也没看,就直接伸手扶着下了马车,她以为就是小厮。

    等反应过来之时,她才发现搀扶她下马车的是冥殇,她一惊,想收回手,却被冥殇一把牢牢握住,挣脱不开。

    奚陌锦眉头微皱,抿着嘴,不解的看向冥殇,眸光闪烁。

    不似往日木然的模样,竟有些娇俏可人。

    冥殇轻哼一声算是回应,嘴角微微上扬,拉着她就走,冥殇的步伐跨得很大,奚陌锦只能被动的紧紧追上他的步伐。

    奚陌锦略带凉意的手,渐渐变得温暖起来。

    奚老爷见两人紧握的双手,虽心有疑虑,但见锦儿丫头面色红润,容颜娇俏,衣着华丽,一切安好,心中愧疚少了几分。

    “冥庄主能来,老夫心中自是十分高兴。”奚老爷眸光颤动,感激之情喜形于色。

    冥殇侧头看了眼奚陌锦,目光温柔,“岳丈寿辰,作为女婿怎可不来,之前公事繁忙,加之年少轻狂了些,言辞中多有冒犯,还望岳丈谅解。”冥殇嘴角含笑,说话彬彬有礼,让人挑不出毛病。

    听闻这话,奚陌锦难于置信的看向冥殇,两人目光交织,温柔的目光,温润的俊逸脸颊,判若两人的谦谦公子,奚陌锦有些看不懂了,冥殇到底想做什么?

    奚老爷激动的连忙回话,“没事没事”。

    奚老爷眼中露出难掩的赞许之色,冥殇露面次数甚少,一般都是让魏虎出面,这是奚老爷第一次见冥殇,除却脸上的面具,他仔细打量了一圈,实在看不出与传闻中的冥殇有半分相似,想来传闻也不能当真,当初奚家有错在先,他心中恼怒,自是能理解,尤其锦儿丫头还遭此劫难,如今看两人比翼连枝的模样,老怀安慰,顿时老泪纵横。

    “阿爹,今日是你寿辰,不能坏了喜气,这是女儿为阿爹准备的礼物,你看下可喜欢。”不舍见阿爹流泪,奚陌锦立马出言安慰,把手中的包袱递到阿爹面前,转移话题。

    奚老爷连连点头,激动的说不出话,接过包袱,打开一看发现是一件藏青色衣袍,小心翼翼的摸着衣服的一针一线,不由得又红了眼眶,“只要是锦儿丫头送的,阿爹都喜欢。”

    上次奚老爷回来,看见书房中的罐子,就已经感慨不已,他的三个女儿,就属锦儿丫头最贴心。

    一路上就见她抱着,还以为是什么稀罕物,原来就是一件衣服。冥殇目光深沉,看着两人廉价的亲情,不免觉得有些可笑。

    冥殇出言打断两人,“岳丈,时辰不早,莫要让其他宾客久等。”

    “对对,我们回府。”奚老爷激动的上前引路。

    奚府上下张灯结彩,一派喜庆。

    奚老爷寿辰,奚夫人又是势力爱面子之人,自是大办,芙城有头有脸的人,都一一请来,一是奚府在芙城也是出了名的有钱商贾,最重要的是大家都想一睹冥殇真容,二是奚陌锦失贞一事,闹得沸沸扬扬,大家自然来看热闹,也有些是幸灾乐祸。

    奚陌锦一直被冥殇拉着,来到内堂,客桌已经开席,原本喧闹的客桌,声音戛然而止,众人的目光皆在两人身上打转,瞠目结舌。

    众人的目光,灼热的手温,让奚陌锦脸上微微泛红,清冷的脸上难得的露出女儿家的娇羞。

    虽有拘谨,但好在落落大方。

    冥殇仿若置身事外之人,拉着奚陌锦,越过大堂,直接去了主桌位置。

    奚夫人坐在主桌,面上堆着笑容,心里却气急败坏的盯着两人携手而来,没想到这个冥殇,并未像传闻中那般丑陋,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带着面具的模样虽有些森冷,但露出的部分容颜甚是俊美。

    奚陌锦打扮淡雅,脸上略施粉黛,清新自然,淡紫色织锦长裙,但一看就知价格不菲,面带小女人的娇羞之色,竟觉得奚陌锦长得不错。

    两人琴瑟和鸣。

    中午的贺礼,就已经让奚夫人怄气不已,如今再看到两人这般恩爱模样,没想到误打误撞还让奚陌锦摊上一门好亲事,心中甚是懊恼,可恶!

    心中便更加深了决心,非要让她的陌瑶,成为皇妃的念头。

    相比较客桌的热闹,主桌极为安静,显然都在等冥殇的到来。

    来到主桌落座,冥殇这才放开她的手,奚陌锦下意识的把手收回,搭在了另一侧,忙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以缓解脸上的热度。

    本是她下意识的自然反应,没想到别人看在眼中就成了另一回事情。

    连贯动作,都被冥殇尽收眼底,不由得眉头轻皱,面色冷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愠色。

    莫名的空气凝结。

    就连周边的人都能感受到,只有奚陌锦一人捧着茶杯不自知。

    奚夫人对着奚老爷使眼色,奚老爷也是爱莫能助,说不上话。

    众人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之际,一个好听的清亮的声音响起,“久闻冥庄主大名,今日一见,果真闻名遐迩。在下景夜,薄酒一杯,不知冥庄主可否赏脸。”

    府中下人忙帮冥殇斟满酒。

    冥殇闻言,不徐不慢的抬眼望去,目光冷然,一个同样身着紫衫的年轻男子。

    景夜举起酒杯先干为敬,随即酒杯朝下,一滴不剩,放回桌上,笑看着冥殇,没有挑衅,眼睛清亮,嘴角始终带着一抹和善的弧度。

    冥殇举起酒杯也是一干而尽,脸上再次挂上笑容,“幸会”。

    不熟悉的声音传来,奚陌锦抬头看去。

    奚陌锦不确信的下意识睁大眼睛,惊愕的看着对面的景夜,是他?那晚的男子。

    景夜显然发现奚陌锦的视线,他眼角微微弯了弯,细长的眼睛玲珑剔透,他勾唇一笑。

    像极了魅惑人心的妖狐。

    奚陌锦意识到她的不妥,微微一笑,收回视线不再交集。

    “大家吃好喝好,一切随意就好。”,奚老爷见气氛融洽,急忙招呼大家。

    清冷的内堂再次热闹起来。

    吃的吃,看的看,说的说。

    中饭未食,奚陌锦如今倒是有些饿了。

    正要夹菜,发现碗中多出一块肉。

    耳边传来冥殇有些低沉的声音,“多吃点,你太瘦了。”声音虽然清冷,目光柔和,透着一股温柔。

    奚老爷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眼睛都笑开了花,冥殇又在他心中提上几分。

    奚夫人可不高兴,但碍于场合,只能眼瞅着奚陌锦生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