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权谋天下:凤凰归朝 > 第九章 芙蓉并蒂
    众人的目光再次被一抹翩翩走来的身影吸引,淡粉色长裙,外套一件洁白的纱衣,身段优美的展现出来,挽了个朝云近香髻,头戴白玉梅花簪,两鬓发丝随着走动,轻轻扬起,双眸似水,肤如凝脂,白皙中透着粉色,精致的五官,娇小无瑕的脸蛋,眼神顾盼生辉,朱唇含笑,撩人心怀。

    就这样慢慢走来,就像画中仙子。

    啧啧的赞美之声不绝于耳。

    奚夫人得意洋洋的站起来,满脸堆满笑容,出声喊道,“瑶儿,怎么这么晚才来?”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她的女儿。

    嘴里是责备之意,其实心里在叫嚣,奚陌锦一个失贞之女那能与她的瑶儿相提并论。

    看着大家纷纷惊异的目光,奚夫人可得意坏了,嘴角上翘,眼睛笑的迷成一条缝,她的瑶儿,可是出了名的绝色。

    奚陌瑶轻轻盈身,声音绵言细语,“瑶儿来迟,还望爹爹见谅。”

    “瑶儿身子不适,夫人怎还让瑶儿出来招风。”奚老爷瞪着奚夫人,眼中责备,又不能当着众人发难,伤了瑶儿。

    当日出嫁,本就失信在前,城闹得风风雨雨,如今冥殇、锦儿丫头在此,芙城有头有脸的人物皆在,瑶儿出现,无疑让锦儿丫头处境十分难堪,锦儿丫头已经不易,好不容易看新婚小夫妻凤凰于飞。

    他特意交代奚夫人,今晚不要让瑶儿来此,谁想奚夫人根本不听他的话,奚老爷心中自是恼怒。

    奚夫人不理会奚老爷眼神,洋洋自得,笑着拉过奚陌瑶坐在身侧,她就是故意让奚陌瑶的出场,惊艳场。

    众人都没有了吃饭兴趣,部兴趣盎然的静看着,即将上演的一场大戏。

    堂内,冥殇低头把玩着手中酒杯,景夜喝着酒,两人如无人之境,对奚陌瑶的出现并不上心。

    “大姐姐久在室内,偶尔出来透透风,对病自是好的。”奚陌瑶莞尔一笑,端起茶杯站起身来,柔柔说道,“阿爹,锦儿以茶代酒,祝阿爹福寿安康。”阿爹的心意,她心知便好。

    冥殇拿起酒杯突然站起,英姿卓尔不群,君临王者的气势,侧目低头看了眼奚陌锦,投以一笑,眼中宠溺温柔。

    四目相视,奚陌锦眸光闪动,回以一笑,以示感谢。

    “女婿与陌儿共祝岳丈,日月昌明、松鹤长春。”

    两人一来二往间,堂内众人目光从奚陌瑶身上,转了奚陌锦,大家都看着这个云淡风轻的奚三小姐。冥殇是何许人也,如今能与奚三小姐齐案举眉,瞬间都对奚陌锦产生了极大兴趣,是一个怎样的女子,能得到冥殇如此宠幸,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

    “好好”,奚老爷战战巍巍的站起来,就连举着酒杯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眼中含着喜极而泣的泪水,装满着爱意的眼睛牢牢看着两人,声音有些哽咽,“阿爹只愿你们,携手一生,芙蓉并蒂。”

    如今看着冥殇,是丈人看女婿越看越满意了。

    内堂景象恢复如初,众人皆一一上前恭贺寿辰,也有的是借机来奉承冥殇和奚陌锦,冥殇难得的来者不拒,奚陌锦的酒也被他一一挡下来,奚陌锦实在看不懂今日的冥殇了,或许本就不了解,今晚承了他的恩,她心中自是感激的。

    至少让阿爹高兴。

    奚老爷也是喝大了,但是无碍,他许久以来的郁结,在今日算是部解开了,心情一好,便酒不醉人人自醉。

    只有奚夫人一人暗自低咒,原本她的瑶儿才是天上的星,如今三言两语便被奚陌锦那个丑丫头把风头抢了去,她心中自是怒火中烧,一晚上郁郁不欢。

    奚陌瑶大家闺秀,安然的坐在那里,有时与奚陌锦说上几句或者客套的回话,谈吐举止都无可挑剔。

    奚陌锦吃的差不多,便向阿爹说了去看二姐姐的心思,她知道二姐姐今晚定又被关在了房内,她告知了冥殇,便匆匆退下。

    出了内堂,走在花园内,身心放松,清风徐来,凉凉的,终于吹散了她脸上的红晕。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给二姐姐送吃的,奚陌锦还是去了厨房,厨房空空的没有下人,也没有现成的食物,她只好下厨给二姐姐做了一碗她最喜欢吃的鸡蛋面条。

    今晚阿爹大寿,府内下人也跟着喜庆,一路上也见不到一个下人,只余虫鸣声此起彼伏。

    她来到二姐姐的院落,是一个偏远的角落,原本是下人住的,大家都怕她,奚夫人便让人收了给奚陌颜住,奚老爷虽有微词,但见梳洗伺候的丫鬟,都被奚陌颜打走、吓走,最后除了一日三餐生活用品有人准时送去,就再没有人敢去招惹奚陌颜,不得已下奚老爷也就顺了奚夫人的意,偶尔奚老爷会去看看她,给她带一些好玩的玩意和名贵的花种,奚陌颜在外游逛的时候,也会跑去找奚老爷,很多时候奚陌颜都格外乖巧。

    来到院外,扑鼻的清香袭来,二姐姐虽是痴傻,但是却异常的喜爱花草,经常一人呆在院中,打理着花草,那个时候的二姐姐是极美的,就连奚府内的花都没有二姐姐院落的花好看。

    月上中天,月笼轻纱,朦胧的月光洒满了整个院落,繁花似锦觅安宁。微风过处,花海波光粼粼,花丛中的白色身影,长发披散,发丝飞舞,白衣随风而飘,像极了翩翩飞舞的仙子。

    这样的二姐姐,她从未见过,奚陌锦有些激动,就连捧着碗的手都有些颤抖,她轻声开口,又怕扰了如此的美景与心中期许,“二姐姐?”

    奚陌颜回眸一笑,眼波流转,明艳动人,未施脂粉,容颜清丽,在月光下如此动人。

    见来人,奚陌颜用力揉揉眼睛,随即睁大眼睛看去,见妹妹还在,她用力挥舞着双手,不由得傻笑起来,嘴里喊着,“妹妹、妹妹...”,从花海中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与方才判若两人。

    奚陌锦不由轻叹一声,神色黯然,恍然间,她满心欣喜,以为二姐姐已恢复如初。

    “二姐姐小心”,奚陌锦笑看着奚陌颜,小心提醒。

    奚陌颜几个蹦跳来到奚陌锦身侧,张口嚷嚷道,“妹妹可来了,二姐姐快饿死了”,奚陌颜一把接过面条,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丝毫没有方才的惊艳,她囫囵不清的说着,“那些人太坏了,她们把二姐姐关在了房内,还不给我吃的,还好他们忘记关窗,二姐姐就翻了窗出来,妹妹是不是觉得二姐姐可聪明了。”边说还边得意的仰着头,天真无邪,小孩子求夸的模样。

    奚陌锦被她逗笑,不忍的摇了摇头,“二姐姐吃慢点,若是不够,妹妹再去给二姐姐做。”

    只有几声含糊其辞的,嗯嗯,奚陌颜只顾着吃,已经忙不得说话了。

    奚陌锦不再说话,安静的看着二姐姐,随手帮二姐姐妨碍吃面条的飘扬的长发简单挽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