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权谋天下:凤凰归朝 > 第十章 般般入画,姣若秋月
    “二姐姐可饱了”

    奚陌颜拍了拍肚子,打了个嗝,满足的说道,“妹妹的面条虽是好吃,但是二姐姐吃不了了。”

    “好”,奚陌锦拿出手绢,认真的帮奚陌颜擦拭吃得满脸的汤汁。

    奚陌锦拉着奚陌瑶坐在了院中石凳上。

    “二姐姐方才站在花丛中做什么?”

    “阿爹寿辰,二姐姐在想要摘那种花送给阿爹,但是二姐姐一要摘,就听见有人说,不要摘我、不要摘我...二姐姐一听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奚陌瑶嘟着小嘴,绘声绘色的说着,像是真有其事。

    奚陌锦被她的模样逗笑,无奈的说道,“阿爹平日就喜欢到二姐姐这里看花,要是二姐姐摘了,阿爹以后看不到,那可要伤心了。”

    奚陌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最后下定决心说道,“嗯,二姐姐决定不摘它们了。”

    姐妹两人就像回到小时候一样,一本正经的瞎聊着。

    时间像流水逝去,不经意间,月色已深,依依不舍之下,奚陌锦把奚陌颜送回了屋中,见她躺下,她才动身离去,也不知道宴席可散。

    她一人走在幽静的青石板小道上,树影婆娑,突闻动静,奚陌锦一惊,站在原处不敢动弹。

    只见一道紫色身影自树后慢慢转出,月光下幽深的墨绿色眼眸,格外魅惑,美丽的脸上噙着一抹笑容。

    景夜略有歉意,轻声说道,“吓到奚三小姐,真是抱歉。”

    “没事,景公子怎在此处?”见是他,奚陌锦询问道,他是客,她是主,自不能怠慢了客人。

    景夜尴尬的笑笑,“在下不胜酒力,为了躲酒,便出来走走,没想遇到奚三小姐,真是在下荣幸。”

    奚陌锦笑笑,确实有一股酒气传来,知道不是迷路,奚陌锦自没有扰人之理,便礼貌的行了礼,告辞道,“那景公子慢逛,就此别过。”

    景夜声音再次响起,语带疑惑,“奚三小姐,我们是否曾见过?”

    淡淡一句话,却阻了奚陌锦的脚步,奚陌锦眉头轻皱,抬头看向他,想他话中意思。

    一双细长含笑的桃花眼,不用说话,都能让人迷醉。

    景夜淡淡一笑,说道,“几日前,在下醒来发现躺在客栈中,细问店中小二,方知是一个年轻小姐用马车送来,今日一见奚三小姐,便有种似曾相见的熟悉感。”

    原来,话到此处,也不是什么需要遮掩的事情,奚陌锦便大方承认,“那日正巧路过,府中下人顺手而为,小女子也并未帮上忙,公子不用记心。”

    却也刻意的隔开距离,推给了府中下人,她已嫁为人妇,避讳是应该的。

    景夜笑笑,看着奚陌锦,有些好笑有些气急,右手扶了扶额,眸子微暗,无奈摇头说道,“那日是家母忌日,一时感伤,便多喝了几杯酒,要不是奚三小姐,在下可能就要露宿街上,成为芙城一时的闲谈话题。”

    奚陌锦记得当时的那声娘亲,心里不免有些低沉,她也想到了她的亲生母亲和父亲,他们是谁,在那里,她一无所知,不知有生之年,可否还能一探究竟。

    奚陌锦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抬眼望着高空中悬挂的明月,语气淡然带着点点忧伤,“生离死别,本是常事,公子挂心,想必泉下家母必能感同身受。”

    奚陌锦身子一紧,随后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一动,便被来人死死扣住,只听见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声音平淡,听不出情绪,“好巧,原本景公子与本夫人,是旧识。”

    景夜轻笑出声,墨绿色眼眸静静看着冥殇,月光下两道目光在空中交汇,平静安然,却又深不见底,像是在酝酿着一场无硝烟的战争。

    时间仿若静止,背后的灼热,让奚陌锦无从所适。

    直到,景夜的声音响起,随意的开口,“在下与奚三小姐只不过泛泛之交。”

    奚陌锦听闻,感激一笑,以示答谢。

    景夜勾唇算是回应。

    虽不是什么大事,但鉴于之前的是是非非,奚陌锦自然不想再惹祸上身。

    两人当着他的面眉来眼去,冥殇不由心中怒火中烧,他占有欲极强的,把奚陌锦身子转了个圈,紧紧抱住,森冷的眼睛,挑衅的看着景夜,就是不让他们再有对视的机会。

    奚陌锦被困在冥殇身前,她不适的稍微一动,便换来更紧的禁锢,扑鼻而来的男性气息,浓烈的酒气,毫无缝隙的拥抱,让奚陌锦实在不适,不敢乱动,只能微微偏过头,缓解上脸的热气。

    这种时候,奚陌锦自是知道,不能惹怒这个男子。

    “女子出嫁,便贯了夫姓,我看景公子以后叫陌儿,冥夫人更好。”冥殇蛮横的说道。

    景夜不置可否的笑着,语气淡然,声音悠扬,“冥庄主,世事难料,谁人能知晓呢?”笑容极具璀璨,接着开口,“不饶庄主雅兴,在下就此别过。”转身离开,最后消失在黑夜中。

    “庄主,请放开奴婢。”知道景夜已走,奚陌锦小声开口恳求道。

    冥殇没有回话,深邃的黑眸微微眯起,若有所思的看着景夜消失的方向。

    “麻烦庄主放开奴婢。”奚陌锦看不到冥殇的脸色,但她也不想一直这样僵持站着,如此亲密的与男子相拥,奚陌锦清冷的脸蛋早已泛红一片。

    冥殇收回视线,低头看了眼怀中及胸的奚陌锦,闻着传来的女子淡淡清香,眼中闪过一丝难解不懂的情绪,但消失的很快。

    冥殇放开手中禁锢,奚陌锦身子一松,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弯着腰,气息不匀的大口大口喘着气,身子一起一伏。

    冥殇沉着脸,静静站着,今日的奚陌锦到让他有些刮目相看,行事处处小心谨慎,遇事不惊,笑容淡而沁人,不似云庄中那副永远没有生气的面孔。

    在月光下,在淡紫色长裙的衬托下,肤若凝脂,面若桃花,这一刻,冥殇突然觉得奚陌锦般般入画,姣若秋月。

    冥殇目光一紧,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沉,甩袖愤然离去,森冷蛮横的声音自远处飘来,“你身上的衣服回去烧了,以后不准再穿紫色,本庄主不想再见。”

    待奚陌锦呼吸调整过来,奚陌锦愣住了,这人又怎么了?最终无解的摇了摇头,怎么像个小孩子的心性。

    这一刻,冥殇曾带给她的惧怕,似乎在慢慢相处已经变了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