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权谋天下:凤凰归朝 > 第十一章 山南楼
    等奚陌锦回到内堂,宴席已散,她只看见小厮在门外等她。

    回家的一路再没有交集,冥殇似是真喝多了酒,脸色有些泛红,来到马车便见他闭着眼睛似是已经熟睡。

    就连到云庄,奚陌锦下车,也未见他醒来。

    回云庄的第二日,那身紫色长裙,奚陌锦还是没有舍得烧掉,多好的料子,烧掉可惜了,她本就没有其他紫色的衣衫,便收在了柜子里。

    随后的日子安好静谧,又恢复如初,不再有任何交集。

    芙城最大客店平景楼,店里小二眼尖的看见几日未见的景夜一身白色云绸长衫从外回来,殷勤的忙迎了上去,“景公子,你不在的这些时日,奚夫人可来了好多次,非求着让小人告诉你,她一定要见你一面。”

    景夜笑笑,打趣道,“给了你多少赏钱?”

    小二做贼般四处张望,见掌柜不在,摊出手掌在景夜面前晃了晃,憨傻模样,笑得合不拢嘴,“五十两,小人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可以回家盖房子,娶房媳妇。

    景夜笑意渐浓,奚夫人想找他做什么,他自是知道,如今也是时候了,特意交代,“那你傍晚就跑一趟,告诉她明日巳时,我在山南楼等她。”

    “好喽”,任务完成,钱也拿稳了,便高高兴兴的跑去招呼其他客人。

    山南楼是文人雅士常去之地,临山而建,一个圆弧形带天井的两层小楼,天井建有小桥流水,流水引自山中的泉水,一年四季源源不断,水质甘甜可口,泉水循环流动,方可直接饮用,山南楼所需水源兼是山泉水。天井中央建有一处亭子,专供乐师弹奏,有才情之人也可上前一试。

    一楼是吃饭娱乐场所,二楼是文人雅士诗词歌赋场所,每层都单独设有雅间,也算雅俗共赏,但山南楼有个规定,禁酒。

    山南楼消费不高,但对于一些贫困的学子,还是显得捉襟见肘,山南楼在入门处开设展台,专门收集他们的墨宝,进行展出,有喜爱者便可出价购买,山南楼并不收取任何费用,一来缓解了他们的生活,二来也为山南楼提高了名声,慢慢的,许多各地学子也纷纷慕名而来。

    山南楼还有两个特色,一是五色饭,色泽鲜亮靓丽,让人一看便很有食欲。二是稻花鱼,清香可口,厨师可以换着花样做出一桌鱼菜,每年夏至,为期三月,来往之人络绎不绝,稻花鱼是应季食品,量大者还需提早一年便先行预定,听闻一些大门大户之家为了这稻花鱼,就连嫁娶都顺了每年吃稻花鱼的时间。

    景夜前两年便有听闻芙城山南楼,这次来芙城也算是慕名而来,他喜欢山南楼早间雾气缭绕的景象,只要有时间都会去小坐片刻。

    奚夫人怕误了时辰,还未到巳时便动身去了山南楼。

    奚夫人就是一俗人,只喜欢物质钱财,这种集聚文人雅士之地,她自然是不喜欢,自然也就并未来过。

    她今天有事而来,根本无心欣赏,刚来到山南楼,就见小二上前引路,带她去了一楼的雅间。

    推开门后,淡淡茶香扑鼻而来,看见景夜倚着窗子坐着,手里端着茶,仿若无人的看着窗外别致景色,茶杯中的水冒着暖暖热气,与窗外未散的雾气遥相辉映,衬托着精致侧脸,格外的美丽。

    奚夫人一愣,心中暗暗想到,还好不是女子,不然瑶儿还真要被比下去,奚夫人收了心,走入雅间,笑容堆满了脸,谄媚道,“景公子一表人才,也不知以后是哪家姑娘有如此福气。”她一心定准了要把奚陌瑶送入皇宫,其他人,自然就入不了她的眼。

    景夜这才转过身来,淡淡一笑,轻声说道,“奚夫人,请坐。”他放下手中茶杯,又为奚夫人添置了一杯。

    “景公子近日在忙于何事?去了几次平景楼都见不到景公子。”奚夫人没有直接开门见山,随意客套了几句。

    景夜一心在煮茶,语调漫不经心的说着,“回了一趟家,回来方知奚夫人找在下,不知奚夫人有何事?”

    奚夫人见这个景公子有些冷淡,但依然没有败了她的兴致,“景公子觉得我家瑶儿容貌如何?”

    景夜笑道,“奚小姐容貌自是极好。”

    “那景公子觉得瑶儿能否选上秀女。”那人见过,她辗转打探之下方知景夜与刘知州熟知,这才借由奚老爷大寿邀请他,一想攀附下关系,二想让他见见奚陌瑶。

    听闻这话,景夜抬头看向奚夫人,似在揣摩她的意图,淡淡的说道,“奚夫人有事不妨直说?”

    奚夫人本就不是那种绕弯弯的性子,方才那些话就已经憋坏了她,如今便放开了性子直说,“我听闻景公子与刘知州熟知,也知皇上最近正在挑选秀女,我家瑶儿的才情美貌在芙城是出了名的拔萃,所以我想让景公子在刘知州面前美言几句。”

    景夜没有直接应话,眉头轻挑,反而笑吟吟的问道,“奚夫人可知,秀女人选兼为官家女子。”

    说到这,奚夫人不免有些捶胸顿足,她当然清楚,除了没有官家身份,她的瑶儿自不比那些官家女子差,不然何必来这里低声下去的求人。

    如今她已经没有退路了,那日奚陌锦那个丑丫头回来,耀武扬威一番,芙城对她的评价开始有些逆转的意思,说奚陌锦恬静可人,又深受冥殇宠爱,若此番她的瑶儿当不成秀女,那势必她们就要被彻底打压下去,奚家虽是富甲一方,但出了代嫁一事,奚陌瑶的名声多少还是受了影响,加之对方是冥殇,芙城之人更是忌讳,也就是说其他人也不敢与冥殇对着干,自然想再寻户好人家更是难上加难。

    “自然知道,所以特来求景公子帮忙,还望景公子照拂。”奚夫人坐直了身子,拉下脸来求,这时候也不管面子不面子的,她脸上写满了渴望,目光焦灼的看着景夜。

    景夜眉头微挑,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久久没有回话。

    安静的雅间,就如奚夫人绷紧的弦的心,愁着脸,眼巴巴的看着景夜,景夜又迟迟不给回话,她郁闷至极,只能一直耐着性子等待。

    直到茶水发出噗嗤噗嗤烧开的声音,扑鼻的香味袭来,景夜拿下茶壶,给自己续上,向奚夫人做了请,意思茶凉了不好喝,奚夫人这种时候自然没有闲情雅致,她端起茶杯,如牛饮水,一饮而尽。

    景夜见状,摇头笑笑,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在下听说马知县与奚夫人是远亲,这选秀之事还需马知县先行考察上报。”

    奚夫人眼前一亮,心中云绕的乌云瞬间消散,这才想起这件事,这马知县是远方表亲的侄子,家里穷,奚夫人富贵以后,便断了家里那些穷亲戚的联系,十多年来并未交集,竟然忘记了这层关系。

    “多谢景公子指点,我先行告辞。”得到想要的,奚夫人忙着去打理,那里还有闲工夫坐在这,便迫不及待的离开。

    景夜不置可否的抛出一句话,“在下并未指点什么,是奚夫人家门兴旺。”

    “是是”,关不住的满脸笑色,话完便飞快的离开了山南院。

    景夜端起茶杯,放在唇边轻轻吹着,待水温适宜,细细品茗,感受茶香在唇齿间流转。

    “公子”

    粗犷的声音自雅间外传来,只见一个藏青色长衫,满脸络腮胡的男子推门而入。

    景夜随口问道,“如何?”

    辛众粗鲁的拿过桌上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喝下,烫得他跳脚,张大嘴,咒骂道,“烫死老子了。”

    景夜无奈摇头,笑而不语的喝着茶,看着窗外景色。

    辛众使劲揉了揉胸口,咽了口唾沫,也不知道舌头有没有起泡。

    突然想起他要说之事,赶紧回报,“掌柜说,他们老板说了乡野小店,上不了台面。”自然是婉转拒绝的意思。

    辛众心中自是不屑,他家公子能看上山南楼是他们的福气,所开的价再盖两三个山南楼也是绰绰有余,偏偏这家店的老板不识抬举,辛众一时气急。

    景夜微微皱眉,继续问道,“掌柜去了何处?”

    那日听闻开价,掌柜显然是动心的,也没有直接拒绝,说明他自是要去请示老板,正好他也对山南楼老板是何人也是颇有兴趣,自然就让人偷摸跟去。

    说也奇怪,山南楼的老板似乎从未出现过,山南楼多年来一直交由掌柜权打理。

    辛众脸色一沉,瞬间变得严肃,说道,“掌柜没有亲自前去,属下见他遣了一人去了云庄,奇怪的是没有进去,只是让人往里递了一封信,没多久收到一封回信便匆匆离开了。”

    云庄,景夜半垂眼帘,墨绿色的眸子更为幽深,但这般行径,却不像冥殇所为,嘴角微微翘起,扬起一抹似笑非笑弧度,“云庄还真是卧虎藏龙之地”。

    辛众正在揣摩景夜所说之话的时候,景夜摇摇手,再次开口,“罢了”,心头之好好夺,这虎口拔牙,一着不慎大有满盘皆输,不值不值。

    他也就一时兴起。

    “公子放弃了”,辛众难于置信的看着自家主子,这般好说话可不像他的性子。

    “嗯”

    辛众耷拉着头,无奈的叹了口气,主子的心,海底的针,真是难于捉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