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权谋天下:凤凰归朝 > 第十三章 同房
    申时奚陌锦带着吉儿来到云庄门口等候,冥殇看了吉儿一眼,并未多说,奚陌锦不免松了口气。

    冥殇一身蓝色华服随身带了一名小厮萧乐。

    只有一辆马车,冥殇和奚陌锦坐在马车内,吉儿便与萧乐坐在了前面。

    寿县地处边境,从芙城前去有两个时辰的距离。

    虽然坐在马车中,但奚陌锦心中还是有些恍然,她只是觉得如今的冥殇,太奇怪了,与曾经处罚她时候,简直是判若两人,真是不解。

    出境苍齐必须经过寿县,一路上前去寿县的马车络绎不绝。

    走了一个时辰后,他们来到了中途的迎客楼稍作休息,吃饭。

    因为地处交通要道,来往商旅客人不断,迎客楼生意极好,人声沸腾,他们也只能坐在了大厅偏远角落。

    出门在外,冥殇也是随性之人,吉儿与萧乐也和他们同桌一起。

    冥殇带着面具依旧俊美的容貌,在人群中不免鹤立鸡群,众人打量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但冥殇并未发难,丝毫不介意,只给众人留下孤傲的身影。

    不多时,饭菜也上了桌。

    隔壁桌突然传来一道骄横的女子声音,“什么破地方,饭菜如此难吃”。

    奚陌锦寻声望去,隔壁桌坐着两男一女,只见一名打扮艳丽的红衫女子把手中筷子重重放在碗上,站起身摇曳着身姿,风情万种的走过,一路上还时不时的与其他男子调笑,刻意在酒楼中走了一圈,最后慢悠悠的出了客栈门口。

    其中一名身着蓝衫的年轻男子愤恨的嚷嚷道,“大哥,为何如此容忍她,她不过就是个千人睡万人枕的青楼女子。”

    另一名灰袍年长的儒雅男子呵斥道,“放肆,不准如此说她”,眸光暗了下来,紧接着略显无奈苦涩的说道,“你还小,很多事情你都不了解,当年都是我负了她,她才会陷入如此境地,是我对不起她在先。”

    蓝衫男子不依不饶,“当年不就是她给了你五两盘缠做生意,如今你也早还了千倍百倍,大哥为何非要执着娶她,你们相离十多年,很多东西已经变了,她也不是曾今的那个女子,你不知道她背着你到处、到处”,蓝衫男子羞红了脸,实在说不出口。

    反观灰袍男子淡定自若的吃着饭菜,脸上并未有半丝不悦,淡淡的说道,“是我非逼着隐娘嫁于我,不关她的事。”

    蓝衫男子像只斗败的公鸡,挫败的看着灰袍男子,瞪大眼睛,一时无语。

    他觉得他的大哥是无药可救了,可恶的青楼女子。

    他大哥虽是三十二岁,但在苍齐有钱有貌,不知道为何一根筋的喜欢上这个青楼女子,至今尚未娶妻。

    世间竟有如此的男子,奚陌锦直愣愣的看着灰袍男子,表现得有些明显,显然灰袍男子发现了奚陌锦,他并未恼怒,反而露出一抹略带歉意的淡淡微笑。

    偷听别人说话,还被人当场抓到,不免有些尴尬,但为了掩饰,她只能正定自若的回于一笑,便匆匆收回了视线,不期意间却又撞上冥殇肆意的笑容,奚陌锦瞬间羞红了脸,低头认真吃饭。

    吃完饭短暂的休息过后,他们也再次启程。

    留下萧乐结账,冥殇先行离开客栈,奚陌锦和吉儿跟在后面。

    芙城到寿县的路途,风景甚好,只是过路人,大多来匆匆去匆匆,很少人会停下脚步,漫步欣赏路边景色。

    出了客栈,见周边无人,奚陌锦不雅的撑开手,晃了晃,还要坐一个时辰才到寿县,避免身子有些不适。

    奚陌锦的衣袖被拉住,奚陌锦放下手看过去,只见吉儿使了个眼色,神秘兮兮的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努了努嘴。

    奚陌锦不解的看过去,只见方才那个红衫女子,手里端着一壶酒,站在冥殇身侧,巧笑盈盈,只差整个身子贴上去,冥殇身子背对着她们,倒看不出他是何种反应。

    身侧一阵风吹过,方才的灰袍男子健步如飞,不似方才的儒雅,只见他一把抱起红衫女子,女子挣扎间酒壶也落了地上,远远看见他略带歉意的脸,似是在和冥殇说什么,随即不顾女子如何挣扎,毅然的抱着红衫女子上了另一侧马车。

    “这青楼女子好生福气”,吉儿有些感叹,有些黯然,有些羡慕,显然方才酒楼里的话,她也是听进去的。

    奚陌锦看着吉儿这般,笑笑,淡淡说道,“积爱成福,积怨成祸”,两人之间显然有着一段艰难的过往,好在船未到岸,为时不晚。

    吉儿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睛,有点懂又有点不懂。

    “夫人,走吧!”萧乐出了客栈,见两人站着不走。

    奚陌锦点点头,回神时,冥殇早已上了马车。

    看见冥殇时,奚陌锦发现他已经已经另换了一件灰色外袍,斜躺着,像是睡着了。

    奚陌锦只好小心的坐在一侧,酒足饭饱,不多时便也困了,奚陌锦便也睡去。

    “夫人、夫人,我们到寿县了。”马车一个时辰后到了寿县,萧乐却不知道如何走了,两人面面相觑后,吉儿只好出口喊道。

    夜色已经暗了下来,马车内只有些许光亮。

    奚陌锦听见声音睁开眼睛,皱着写满迷茫的小脸,却与对面不知何时醒来的冥殇的目光不期而遇,眸光明亮璀璨如星,冥殇扬起嘴角,挂着一抹蛊惑人心的笑容,奚陌锦愣愣的,像是被定了身,他的笑容似是有一股旋涡,要让奚陌锦深陷其中。

    “夫人...”

    奚陌锦惊的回过神,睡意消,眸光闪动,连忙起身掀开帘子,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顺着前方的街道一直走,走到尽头便是奚家别苑。”奚陌锦说完话,没有再放下帘子,一直认真的看着前方的路。

    眉头却始终紧皱。

    心中一直暗暗自责,她怎能睡得如此熟,就连身在何处都忘记了,差点被美色迷惑,期间懊恼的摇了摇头。

    见她如此举动,冥殇微微抿唇一笑,神色悠然,目光嚣张的打量着眼前胆小如鼠的奚陌锦。

    奚陌锦,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接触的越多,越发觉得她就是一个套娃,每揭开一层,总有惊奇。

    寿县的夜间比白天凉,等他们马车到别苑时,管事刘叔已经在门口久候多时。

    见到刘叔,奚陌锦自是高兴,在吉儿的搀扶下跳下马车,自顾走上了前,见刘叔一身单薄,不免有些忧心,“刘叔,夜间寒凉,你不必在此等候我们,染了风寒自是不好。”

    刘叔年近花甲,为奚府已经操持了一辈子,寿县的大事小事,都是他帮忙打理,也没有出过任何岔子,奚老爷历来放心。

    奚老爷近几年也有意让他退居,安详晚年,刘叔总是说,劳累惯了,让他休息,他便过得不安生了,最后,只好由了他。

    刘叔典型的庄稼汉,个子不高,身子倒是硬朗,皮肤漆黑,面容粗糙,朴实无华的脸上挂着一抹爽朗的笑容,他拍了拍胸口,声音有些粗,“刘叔身子骨壮,无碍无碍。”刘叔的目光被前方的身影吸引,一个身材修长,长相极好的公子悠然走来,刘叔满意的问道,“这位可是三小姐姑爷,模样长得真俊。”

    奚陌锦心中不免叹气,面上笑容不变,郑重的介绍道,“刘叔,这是我的夫君冥殇。”奚陌锦用哀求的目光看向冥殇。

    除了奚老爷和二姐姐,刘叔是奚陌锦最亲的人,刘叔也待她如自家孩子,她当然希望家人都知道她过得很好,不想他们为她操心。

    冥殇眉头轻挑,颇有深意的看了奚陌锦一眼,似是再说,记得来日回报。

    真是,奚陌锦有苦说不出,一言难尽。

    “刘叔”,冥殇来到奚陌锦身侧,露出温和的笑容,银质面具也变得柔和起来,恭敬的开口喊道。

    见萧乐抱着两罐药酒过来,冥殇轻描淡写的说道,“刘叔,小辈让人准备两罐药酒,平日刘叔身子乏了,可以小酌两杯,多喝则无益。”又刻意提醒。

    奚陌锦有些难于置信的侧目仰视,这般体贴入微的冥殇,奚陌锦真的是混乱了,她已经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冥殇。

    刘叔高兴的连应几声,上前揭开盖子,扑鼻的酒香混着药材的芳香迎面袭来,他一生就好口酒,没想到这个冥殇不错,想来是有心问了三小姐。

    其中因果,他自也听奚老爷说过一些,为三小姐惋惜,如今一见,刘叔甚是满意的伸手拍了拍冥殇肩膀,又看向奚陌锦,示意他好好待三小姐,自家孩子过得好,他们当长辈自是欣慰。

    时辰已晚,奚老爷在田地里呆了一天,上了年纪,身子乏了便早已睡下。

    刘叔也早让人把三小姐往年住的院落收拾好,加了姑爷,简单装修了下,部换了新。

    直到奚陌锦和冥殇被带着她的院落时,她才惊恐的想到一件事,同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