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搞事进行中(第1/2页)
    这样腻歪的爱好,怕也只有京都那些装模作样的贵族们才能搞出来吧。

    少城主暗自撇了撇嘴,心中虽然不屑,脸上却完没有表现出来,瞧着乔惜毫不客气的做出擦拭手指这样看不起自己的动作时,也不生气,只微微后退了一步,笑着试探道:“两位莫不是京都来的贵人?”

    乔惜抬眼,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

    其实他这一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味,只是给他下了一个微小的诅咒。

    ——嘛,冒犯了神明,可没有什么身而退的道理。

    乔惜垂了眼睛,侧头嘴角勾起一个细微的弧度。

    他是没有想到,他刚刚那个眼神,却让这位少城主领悟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并进行了一系列的脑补,继而十分热情的将两个人邀请到了城主府并进行了郑重的招待。

    乔惜……乔惜其实是想拒绝的,然而架不住他旁边跟着一个热衷于搞事情的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对于少城主的邀请表示十分愉悦,二话不说就跟着他去了。

    看着茨木袅娜的背影,乔惜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跟上去啊!

    在城主府吃过一顿饭之后,乔惜的心情倒是也愉悦了不少。

    ——不管这城主府的家当是搜刮了民脂民膏还是如何,总之用来招待客人的东西可谓是十分的丰盛了,乔惜作为妖怪虽然不重口腹之欲,不过吃到了好吃的东西总是能令人心情愉悦的。

    一顿饭之后,乔惜木然的看着茨木和少城主相谈甚欢且眉来眼去,索性眼不见为净,在城主府侍女的带领下去了客房。

    乔惜猜到了茨木可能会整出什么幺蛾子,却万万没想到他能整出这么大的幺蛾子。

    当他最初听到前院里的惨叫声的时候,他并没有重视,

    ——在他的猜想中,应当是茨木受不住那位少城主的骚扰将人揍了一顿吧。

    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乔惜盘腿坐在屋顶,在月光下捧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

    ——也幸亏也现在是个妖怪,要不然就这么昏暗的光线下,他还不得瞎了。

    等到夜风送来血腥气息的时候,乔惜恍然察觉到了不对。

    下一秒,他出现在了前院,然后目瞪口呆。

    茨木装扮的美人正坐在一个造型十分华丽的黄金打造的椅子上。

    黄金在月光下闪烁着极为刺眼的光芒,然而椅子里坐着的美人却完没有被这光芒所掩盖。

    相反的,黄金的颜色在这位美人面前都被映衬的失去了光彩,变得莫名暗淡无光。

    乔惜胸口一哽,对上茨木的眼睛,无语凝噎。

    院子里,十几个男人颤抖在一起,鲜血并各种珠宝金银在空中乱飞,偶尔有人大声吼着。

    “茨子公主是我的!”

    “茨子公主!”

    ……

    乔惜视线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然后木然的看向茨木。

    ——茨子公主?

    那是什么东西!

    乔惜拒绝深想,也完不想知道那些男人在干什么,也对于院门口距离过来的目光痴呆议论纷纷的群众完不感兴趣。

    他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如同春风扑面的微笑,然后果断的转头就走。

    不过可惜的是,他走迟了一步。

    坐在椅子上凹造型的茨木已经看见了他,眼睛“蹭”的一亮,朝他招了招手,大声喊道:“乔桑!”

    感受着周身一瞬间聚集起来的视线,乔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便茨木露出了一个温(狰)和(狞)的微笑。

    正在兴奋的茨木对上他的笑容,下意识的抖了一下,然后十分从善如流的将突然冒出来的不详预感跳过,朝乔惜露出了一个堪称傻气的笑容。

    “乔桑,你喜欢什么东西?”

    他拎起右手边的一长串形状圆润的莹白珍珠,歪头:“项链?”

    又抬起左手边上一只造型精致的陶瓷发簪,目光亮闪闪。

    “还是发饰?”

    乔惜心中非常绝望。

    他真傻,真的。

    他单知道茨木有扮女装欺骗纯情少男感情的爱好,却不知道他欺骗的时候竟然欺骗的这么丧心病狂。

    ——这个城市里的人已经完被这货蛊惑了好嘛?!

    乔惜瞧着院子里乱糟糟的景象,又瞄了一眼院子外面一众哭爹喊娘求临幸的围观众人,最终没忍住黑着脸直接冲上去拉着茨木“嗖”的一声就跑了。

    ——临走时也没忘了将院子里的那些金银珠宝都顺手卷走了。

    他一口气拉着茨木跑到城外的山上,然后才停了下来,转头正准备和茨木好好讨论一下他的行动时,不料茨木先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