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没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第1/2页)
    乔惜沉默的盯着山吹乙女。

    山吹乙女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攥着乔惜的衣摆,然后仰头看着他,目光里满是祈求的意味。

    乔惜就忍不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什么嘛……做出这么一副表情,让他还怎么拒绝啊……

    他这样想着,抬手摸了摸山吹乙女柔软的头发,无奈道:“好,不去。”

    山吹乙女脸上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抓着乔惜衣摆的手却不自觉越发的紧。

    好一会儿,乔惜索性就近盘腿坐了下来,然后一脸认真的看着她,问道:“既然你不愿意,我可以不去,但是……”

    他皱着眉斟酌着合适的词汇:“最起码我需要知道理由——你觉得呢?”

    他问的严肃,山吹乙女和他对视了几秒钟,就忍不住移开了视线。

    “妾身……妾身……”

    山吹乙女嘴里发苦的吐出几个字,却断断续续不成句,乔惜瞧着她连指尖都微微颤抖起来。

    乔惜:“……”

    ——好气!

    他这会儿真是特别想将奴良鲤伴抓过来狠狠打一顿了。

    瞧瞧山吹乙女原本多么温柔内敛的姑娘,这会儿变得身形瘦削,神色忧愁——一看就家庭生活特别不和谐!

    这个锅,说不是奴良鲤伴的他都不信!

    乔惜暗地里咬着牙,面上好声好气的和山吹乙女说着话,也不敢问她和奴良鲤伴的事,只示意飒斗说些以前神社里的妖怪们。

    飒斗跟着乔惜也是养活过好几只妖怪幼崽的人了,讲故事算得上一把好手。

    他说的有趣,再加上说的还是和乔惜这位丰月神距离非常近的故事,山吹乙女听着听着也就入了神,渐渐的也能够插几句话问一些好奇的事情。

    乔惜瞄着她松开自己的衣摆,想了想,悄摸摸的就出了门。

    ——他原是想去找奴良鲤伴的,可是在外面转了一圈却又突然无力。

    山吹乙女已经那样祈求的表示让自己不要管,他难道非要不顾她的意愿去找鲤伴问个清楚?

    在路上溜达着,乔惜只觉得心里简直跟长了草一样,毛燥的他心慌。

    好半晌,他一咬牙。

    ——行吧,不能擅自去江户,那就只能说服了山吹乙女,等她同意了然后带着她一起去吧。

    一段时间后,在乔惜不遗余力的安利(大雾)下,山吹乙女终于鼓起了勇气,跟乔惜踏上了前往江户的路途。

    乔惜:“决定了,不再退缩了?”

    “嗨!妾身知道,大人所说的才是最好的方法。”

    山吹乙女这样说着,抬头看向乔惜,一双眼睛注视着乔惜的神情十分温柔。

    乔惜歪了歪头,脸上刻意做出几分苦恼的神色。

    “嘛,既然如此,那我们为什么还要以人类的方法慢慢走呢?

    ——小生以为,用妖力更快一点呢。”

    乔惜说的煞有介事,让山吹乙女脸上忍不住微微泛起红晕。

    ——用妖力确实能更快一些。

    但是,不辞而别了这么久,还完是因为那种不能言说的理由,她总觉得这么突然就站在奴良鲤伴面前解释的话太过突然了。

    ——好歹也给她点时间让她慢慢的做个心理准备。

    顺便也能跟着乔惜大人一起在此世中历练,也是个难得的机会呢。

    这样想着,山吹乙女的目光就越发的柔和,乔惜瞅着她神色,“啧”了一声,也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

    两个妖怪是完完的纯步行,不过为了更快一点儿选择了一个相对来说算得上直线的路——虽则这条路有的地方都算不上有路,可谁让他们是妖怪呢?

    这点儿小事,不在意的。

    八原与江户之间的距离并不近,就算是妖怪往返需要的时间也不短,更何况这会儿他们两个凭一双腿,一段时间下来乔惜琢磨了一下,距离四国还有一半路程。

    乔惜:“……”

    今天天气有些阴沉,天空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下雨的模样,乔惜眯着眼睛远远瞄着远处的海岸,回头注意了一下山吹乙女,问道:“看起来要下雨了,前面是海岸,怎么选?”

    这一路上他们之间一直都是山吹乙女做主导前进的,刚开始她还觉得不好意思甚至惶恐,不过时间长了,她也渐渐的有些习惯。

    这次乔惜依旧很干脆的将选择权扔给了山吹乙女。

    山吹乙女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个笑意:“妾身先前听人类提及大海,总说大海是非常强大又有趣的存在,这样难得的机会,我们也像人类那样坐船飘荡在海上体验一下大海的趣味,可以吗,乔大人?”

    现在的山吹乙女和刚来神社的样子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