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娘子,乖,你别和我争 > 第二十五章
    沈明知自然不知道自己被自己的老娘已经盖上了天真的戳,脑子里面还在想着自己家的老娘的话,什么他万一出了什么事自己捏着鼻子认了,还有会发生什么腌榨的事情?难道自己的姨娘知道了什么事情吗?不可能呀,自己这几天一直去艾府,都不知道,姨娘又是是怎么知道的。“姨娘,你别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东西,我怎么没有听明白。”

    何姨娘看着面前的自己的这个傻儿子,心中有点苦闷,她知道自己的儿子虽然聪明但是生性懒散,还有不知道总是躺在床上睡觉的毛病,一开始她也要强想着让自己的儿子改过来,发现一点用处都没有反而使两人生分起来,也就不敢再逼,后来渐渐的也就自己想开了,想不开也没有用。只不过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成龙成凤,活的轻松自在,现在看来他竟然在这内宅里什么都不知道,有点头疼。

    她这个做娘的总不好把自己之前做的那些,嗯~不好的事说出来然后以身作则的教他吧,这性子已经定了下来,万一他受不了或者是接受不能,这不是离间两人的感情吗。还有万一他不信直接去问他爹,那事情……

    这样的事情虽然看起来像是个没有脑子才能做出来的,但是架不住万一自家的儿子就是个没脑子的呢,这样想的的时候她脑子有点疼,说又说不出来,自己也没有什么真凭实据。

    “你活得平平顺顺的,不知道这内宅的事情,那小姑娘能在同一个地方摔下去两次,艾家之前说她一不小心的摔了下去,如今又说是身体没好走路没走稳,这是你说出来我可不信,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事情我们不知道。还有之前艾家起了那么多大夫,和尚,道长,这里面也引人深思,这艾家的水看着也挺深的,那小姑娘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她既然没有把脑海中自己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说给自家的儿子听,只能说一些表面的东西。

    “娘,你这样说的话,那那小姑娘肯定是被人欺负了,不然的话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会在一个地方跌下去两次。而且我可听说她那庶妹一直想要去求的那小姑娘的原谅,说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还哭着跑出了那小姑娘的院子,我压根不知道她那庶妹是谁。

    结果那小姑娘的名声现在就有点臭了,说什么的都有,如果没人推波助澜,欺负这小姑娘没有生母照,我可不相信。”沈明知打蛇随棍上,也随着这姨娘的这个话,说出自己的意见顺便再帮那丫头提升好感。

    何姨娘原本心里就不太喜欢那个女孩,是个庶女也就算了,身体还不好,凭着她家老爷的身份娶什么样的媳妇不行,现在又看见自家的儿子被那个女孩迷的五荤三道的,有点怀疑是不是那个女孩勾引了他家的傻儿子。不过看着自家的儿子这么说,她也不好跟着儿子反着来。

    而且她知道,她现在就算说什么,她傻儿子也不会相信,弄到最后可能会闹得母子离心。所以她没办法只好点点头,表示她自己知道了。同时也压下自己想要问一问他和艾家那个四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他那样子,显然是对那艾菁芯是有好感的,与那个四姑娘自然也是误会。

    她这个做娘的会这么想,但是自小就忽略了这个儿子的爹就不会这么想了,沈恩从他这个特别嗜睡的儿子考上了举人以后,就开始对他另眼相看,但是无奈他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导致他实在是没有时间,但到底还是把这个儿子看在了眼里,放没放在心里不知道,只是偶尔能够想的起来而已。

    这不他又有时间想起他这个聪明的儿子来了,之前自认为他对自己的这个儿子有了愧疚,于是听到了自家儿子和那四姑娘的传言,就想问问清楚。

    “你和那艾家的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那四姑娘的事如今都已经传的到处都是,好在你没什么名气而那是姑娘更是一点美名都没有传出来不然的话恐怕你俩的事,已经是飘的满惊城都是。如今你还未有官职,更甚者你还没有考上进士,但是你要爱护好自己的名声,不然的话以后有你好果子的吃。”他说这番话也算是教导他。

    “我跟那个丫头压根什么事都没有,至于为什么会传出谣言,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要娶的是艾菁芯,其他人哪怕是再好也和我无关。”相对于自己的姨娘,对于自己的爹他还是有什么说什么的。

    “你能那么想,也不错,只是如果你实在是不愿意,你爹我还是可以帮你退了这门亲事,再加上听说那艾家里面的水也不是那么清,恐怕那姑娘……”他也没好意思把那姑娘说的不堪,毕竟这门婚事是自己给自己的儿子记下来的把那姑娘说的这么不好这不是害自己家的孩子吗。

    “我挺中意她的,就不爹费心。”沈明知觉得现在的头特别的疼,想娶个老婆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同时心里也有点心惊,明明自己和那四姑娘要跟什么事都没有,结果没有想到这个谣言能够传到自己老爹的耳里,啧啧啧,果然不能小瞧女人。如果自己不是知道这件的话,恐怕自己都会认为自己和那四姑娘有什么,更别提别人了。自己和她的名声都捆在一起了自己如果不娶了那四小姐的话恐怕会被人诟病。这个计策还真的不错。

    “你想明白就好,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不满意怎么会是的话,爹会想办法帮你退了。”自己这个做爹的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跟自己的这个儿子说的,但是有些话还是要说的。

    好歹也是自己的崽子,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有番作为的。说完以上的话以后他也没有什么话能够对自己这个懒儿子的讲了,看到他特别钟意那个姑娘,他也不好说什么,况且这个姑娘还是自己从小给他定下来的,坐着眉头挥挥手,反正他要说的也说完了,挥了挥手让他出去。如今家族也只有自己这一人独木难枝的在这朝廷之上,宗族里面的人更是祖宗三代都没有出现过一个举人。

    而自己的这几个儿子里面,大儿子虽然参加了科考并且还考上了,但是时运不济,再加上他也才到160多名,这个成绩不是很好,如今还在工部当个六品小隶,往上爬的话还要熬资历,如果不是自己这个老子还在朝廷上站着的话,就凭他考成那个样子,他恐怕就已经远远的调离京城,当个九品芝麻官了。

    二儿子倒是没有考科举的心,也没有去走武将的打算,反而对经商特别有兴趣,如今做的也算是有模有样,每年也能挣个几万白银。当然这里面也有他在里面的打点以及他的名声护着他,但是他好在听话孝顺,倒是不需要他特别的关照。

    自己的三女儿其他暂且不论但是那性子太过于高傲,如今性格已经定型想要调教已经晚了,好在她是女子总归要嫁出去的,看她平日里的行为举止想来也不会闹出太大的祸事来。

    而自己的五儿子每天在这捣鼓些什么东西他自己都不知道,竟是玩物丧志。虽然没有吃喝嫖赌,溜猫逗狗,玩蛐蛐逗鸟,但是他整天闷在屋子里,时不时的弄一些木匠活来,如果他能弄出点什么东西来的话,他倒是可以让他到工部里面去,毕竟有他大哥照着,可是他尽弄些莫名其妙的东西,那不三不四的他都不好意思提。

    自己的六七两个闺女虽然是个庶的,但是被她们姨娘的还好,虽然有些懦弱,但是好歹没有像自己的三女儿那样的目中无人,而且也是能听进去话的。

    自己的八儿子倒是会读书的,虽然也是个庶子,年纪轻轻却也是一个举人了,排名还不低。现如今正在国子监读书,下一次的科举恐怕就能够名列前茅。他对这个儿子是最为满意,平日里对他的教导也是最多的。

    而自己的九儿子最是调皮捣蛋,读书倒是也能读得进去但是就是不喜欢,你如果信他吧,他还不开心,再加上自己老娘护着,也就由他,眼不见为净,现在虽然小但是也能看得出长大以后的霸道模样来,如果没出现什么意外的话,恐怕这小子的脾气不小。

    自己的第十个儿子现在还小,然后看不出什么来,不提也罢,至于还有两个小的姑娘,也没有什么好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