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娘子,乖,你别和我争 > 第二十六章
    白如兰躺在床上睡得浑身酸软也等不到“同志”沈明知的到来,对于这个同样能够灵魂出体的男子,她觉得自己就和他就好像是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一样,而且还有这样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她一开始脑海中就想到了地下党然后一个老头握着另一个老头的手说着同志你终于到了的场景,她觉得很像她们两个人。

    好吧,她承认她的脑洞有点大,不过相较于朋友以及别的称呼她觉得同志这个词特别的适合那个男人。

    她现在的情况是,除了一开始碰到的紫红两衣小丫鬟尽心尽力地服侍她,其他的家人都带她如实些就好像见了鬼一样的看着她,更有甚者有些人进了这屋子都抖的像筛糠一样。让她原本就没有力气的身体更加的无力以及头疼。

    她现在也断了回去的想法了,虽然心情还是那样的糟糕,但是好在她有心理准备。那两个小丫鬟也是真的把她当成主子来看一点都没有因为她被传出那样的名声以及这么不利的情况而抛弃她,反而更加的卖力的服侍他她,逗她开心。

    也因为这两个丫头她的心情好了很多,只是一连等了三四天自己的那个同志还没有过来,这让她有点心慌,他有点害怕那个同志会不会把自己给抛弃了或者是放弃自己,那自己在这古代生活下去恐怕会很难很难。她有点后悔自己当初好像把话说的太绝,把人给得罪狠了。

    而那位同志沈明知,一连在那个姑娘房间里等了十几天,她都没有醒,他就想着那姑娘不会又会躺个三个多月吧,不是又想到万一那姑娘一不小心死了或者躺在那里,那自己的计划不就落空了吗,万事还是有个不好的打算再说。于是,白如兰的这位同志,这几天都在京城里面四处寻找着官位低的,性格好的,万事不要强的,温文尔雅但是也能够接受自己这样毫无大志的官家女子。

    沈明知就这样在京城之中四处的晃荡,同时沈家又开始传言,这沈家的四公子患了嗜睡的症状,开始四处寻找大夫以及道士。

    最后他还是在自己的姨娘嘴巴中才知道自己的未婚妻已经醒了,他稍稍的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不再寻找官家女子作为自己的后路。

    同时他又听了自己姨娘的一大堆的唠叨,左不过就是那些姨娘都是为了他好,想要劝自己换个姑娘什么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那姨娘好像对那个四姑娘特别的满意,看着它又不得不头疼的劝着自己的姨娘。

    好不容易送走了姨娘,他在躺在自己的床上,然后灵魂出窍去寻找自己的未婚妻。

    白如兰此刻正坐在椅子上看着外面的太阳,她这几天的兴致都不高,无论是因为她回不去了还是因为自己的同志没有来找自己,这都让她感觉到十分的不愉。

    她在这几天也听到了自己的同志和那四姑娘的传言,虽然知道有些都是假的但是她还是禁不住的有些担心。同时也在思考着自己的退路,所以她此刻现在坐在椅子上就在想着万一自己的这个同志弃自己而去,去娶那个莫名其妙的四姑娘,自己该怎么办。

    她愁的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的吃饭,当然她的身子太过于虚弱,自然不能大吃大喝,所以她每天只能喝着白粥,他觉得自己的嘴巴淡的是苦味儿,像小说里面所说的什么果脯呀或者是糕点什么的他是没有看见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身体的身份不够,为了不让她们发现自己的异样,她还不敢说。

    “姑娘你怎的又坐在这里,这儿风大,姑娘您可要好好的护着你的身子,这是今天的药赶紧喝了吧。”紫衣看见自己家的小姐坐在门口有些害怕自己的小姐着凉,于是赶忙就直接扶着自家的小姐到了床上。

    唉,白如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这几天倒是可以下床走路了,但是这俩丫头真的是把她当成国宝一样看着,除了床上以外其他的地方真的是一点都不想让她踏足,生怕她有了什么意外。

    这让她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做缠绵病榻,她觉得自己如果再这么睡下去的话,自己都快睡瘫掉了。

    她十分的爽快的把那药给喝了,然后乖乖的坐在床上,看着那两丫头坐在门口晒着太阳,她有点羡慕。她也想要晒晒太阳,闻闻外面的空气。她现在都不好呼吸,因为她只要一呼吸就能够闻到那苦的要死的药味。她想要问问为什么不拿个熏香,然后熏一熏这破药味,但是她怂她不敢。

    她就这样坐在床上,想着万一自己那个同志把自己别抛弃了,自己就是个被退婚的女子,万一他在心狠点说自己的身子不好所以才退的货,那自己想要嫁个好人家就难了。啊啊啊……

    就在她万分急躁的时候,她那日思夜想的同志终于来了。当她看到那么熟悉的鬼影的时候,她真的很想泪流满面的用双手握着对面同志的双手,然后说一句同志你终于来了,革命,呸,不对,是我好需要你,没有你,我好像很难活下去啊。

    无论她在床上怎么想,对面同志这样是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他看到的就是对面床上的女孩死命的盯着自己,那眼神让他有点害怕。他差一点脱口而出的说着:又不是我把你给害了你这样看着我干嘛,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两人就这么诡异的四目相对着,气氛有点尴尬。

    “你终于来了。”

    “你终于醒了。”

    两个人同时的开口,同时两个人的心里想要说的是我不想要这样的默契,好尴尬呀。

    “我……”

    “我……”

    尼玛,这个是白如兰想的。

    娘的,这个是沈明知想的。

    两个人同时想的也都是这下更尴尬了。

    白如兰觉得现在的这个气氛好像有点不太对劲,自己不过是跳了一下河,怎么再次见面的时候变成了这样,还有那尴尬的气氛是什么鬼,好吧,她承认她现在有点心虚。

    好在这样尴尬的情况终于有人来缓和了,门口那两个精心尽力的小丫鬟在听到里面的动静以后,立刻就飞奔着走了过来以为白如兰有什么吩咐,这几天他们家的小姐一直萎靡不振都没有吩咐她们做过什么事情,她俩都有点担心“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需要什么东西。”紫衣是个嘴快的,手更快,一下子就拉开了帷幔问着自家的小姐。

    白如兰觉得自己和那同志的尴尬是解除了,但是她此刻自己觉得尴尬呀,偏偏面前的这个小丫鬟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尴尬。

    “紫衣,小姐是不是又想要晒太阳了?”红衣做出自己的推断。

    呃……

    “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紫衣压根就不知道她这小姐的尴尬之处,看见她没有回答,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担忧的问。

    白如兰此刻也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脑子,往下挪了挪屁股然后盖着被子,对着外面两个关心她的人说她想睡觉了。

    两小丫鬟看见自家的小姐竟然在这个时候睡觉,不禁相对而视。这个时候,小姐怎么会想着睡觉?刚才还精神奕奕的……她们心中虽然有各种想法但是也是乖乖的伏了个礼往后退去,顺便还关起了门没有打扰自家的小姐。

    白若兰现在也是真正的睡了起来,她灵魂出窍的跟自己的这个同志谈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