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娘子,乖,你别和我争 > 第一章
    白如兰像往常一样依依不舍的抱着被子想要起床,翻了两个身子,头闷在被子里,又想睡过去。耳边就传来了两个女子稚嫩的声音。

    “小姐,小姐,你醒醒啊,小姐……”

    “小姐,您怎么还睡过去了?红衣姐姐,您看这怎么办呀?”

    那名叫红衣的女子的声音比较成熟点,但是还是能够听出他声音里面的担忧“小姐都睡了三月有余了,刚刚看见小姐眼睛在动,还以为小姐醒了呢。这都三个月了,怎的还未醒。”

    那个声音稍微列显幼稚的女孩儿说道“我看小姐这样睡也挺好的,最好睡到明年三月,这样子的话,小姐和沈家的那位公子的婚事就可以做罢,说不定这一觉还拯救了小姐的终身幸福呢。”

    红衣皱着眉头训斥道。“紫衣,小姐的事也是我们做丫鬟的能够说的?”

    那个叫紫衣的小丫头嘟囔着说道。“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小姐知道自己要和沈家公子结亲以后闷闷不乐的,我还看见小姐偷偷的在擦眼泪呢,谁不知道那沈家的公子……”

    “紫衣。”之前两人说话的声音还是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的,红衣在听到紫衣这样说的时候重重的怒斥。“我看,我要请管家嬷嬷再好好的训训你,你这样说话没大没小,以后……”

    ……

    白如兰耳边不时的传入这两个丫头嘟嘟囔囔,她感觉耳朵就跟一群蜜蜂在她耳边叫着,嗡嗡嗡的响着。她实在没忍住“你们都给我住嘴,吵什么吵。”大声怒喝,等到耳边没有声音的时候她又想睡过去。

    仔细想了想,自己的家就自己一个人怎么会有别人?这一个问题在她脑子里面转了好几圈儿,他才懵懵懂懂的睁开眼睛,想要去看说话的人。

    之后,之后她就傻眼了。

    自己的房间里面怎么会有照着整个床的帷幔,还挺有中国风的,上面画的是青山绿水,还有两只蝴蝶翩翩起舞,咦,这牡丹还是芍药来着还挺好看的的。

    她的床呈四方形,左右两边相互对称,都绣着不知道是牡丹还是芍药的花,仔细一看发现上面的绣的东西还是不一样的,一个秀的是小鸟,一个是蝴蝶,真正抬头一看,青山绿水,还有一棵不知道是桃花还是樱花反正就是粉红色的大树,开的那是灿烂。

    哇塞,这房间,白如兰看着自己的这个围幔,啧啧称奇,这绣工,自己不懂得绣活的人也知道,绣这个的人是个高手。再看看这个枕头,难怪她说脖子有点疼,原来是个玉枕,而且还弄得有点高,此刻他已经被自己刚刚睡觉的时候用头顶到了一个角落里。再看看这个被子,上面绣的是缠枝莲花,上面蜻蜓的薄翼都秀的十分的精细……

    白如兰仔细想了想自己有没有认识这样死磕中国风的闺密或者是好友,想了半天,觉得应该没有人能够弄出这样的房间,她在心里使劲的尖叫着。啊,啊,怎么回事。

    她就这样直直的坐在床上,就好像呆愣在那里不动似的。

    俩小丫鬟看见自己的小姐醒了喜极而泣,“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紫衣,快,快,叫大夫过来看看,还有让嬷嬷赶紧过来,小姐,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两小丫鬟的动手能力十分的强,直接把围幔掀开,看见坐在床上的女子,笑得十分的灿烂。

    嗯?怎么回事?这俩丫头是cosplay吗?学的还挺像的。

    两小丫头还是不住地问她哪里不舒服,白如兰就好像傻了一样,愣愣的看着她们俩。实际心里使劲在尖叫着,你们谁呀?搞得我和你们很熟一样,走开,走开。

    呆愣了半天,她扯着自己好像不太好的嗓子说道“我觉得我还没有睡醒。”这嗓音可真难听,他不着边际的想着,白如兰说完这话以后感觉嗓子有点疼。

    房间里面只留了一个叫红衣的那个丫头,那丫头在听到小姐还能说话的时候,笑着有点揶揄。“小姐,你那是没有睡醒啊,我看您啊应该是没有清醒才对,您都已经睡了三个月了,可吓死奴婢。”

    小姐?,谁是你小姐?虽然白如兰挺想这样问的,但是不言而喻这小丫头说的小姐就是自己,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她挺想这样问问自己的,她脑子有点懵,不要跟她说话。

    不一会儿,那个叫紫衣的小丫头带着一个看起来40多岁的一个女子以及一个带着一箱的老大夫进来,那老大夫握着刚刚被红衣掏出来的白如兰的手。

    他握着自己的脉搏了半天终于松开了手,“姑娘已无大碍,看着倒是比之前精神了许多,好好调养必然会康健如初。”

    那个叫红衣的小丫头把那大夫送出去,那个40多岁的女子一下子握住了白如兰“小姐,我的好小姐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都是我不好,早知道我就不亲自去厨房,早知如此,我一定好好跟着小姐,哪能出这么一档子事,还好还好。”

    白如兰愣愣的看着她哭的这么伤心,原本还想安慰她几句来着,脑海里面却突然闪现了一串串的画面,就是这个握着自己手的女子好像接了一个穿着还挺好,头上戴着莲花金簪的小丫鬟的钱,嘴里还在说的好的好的我一定把小姐引到那里去。

    然后又闪现一幅画面就是她带着一个一看就是穿着小姐衣服的十四五岁的小女娃,来到一个小亭子里,然后他就跟那个小女娃说,自己要去厨房看看那什么什么汤,那小女娃点点头她就走了……

    我擦,这是怎么回事?她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看着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子,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呵呵,我就静静的看着你哭。

    这女子丝毫没觉得有哪里不对,一个人哭的十分的带劲儿,那脸上就差写两个字儿,愧疚。

    奥斯卡欠你一个小金人奖,尼玛,这也太能演了吧,这女孩这样明显是跟她脱不了干系。突然她脑子一转想着这女孩儿不会是自己吧。

    不会吧!“镜子,我要镜子。”她扯着那个自己听着都不太舒服的嗓音对面前这个握着自己的手一脸愧疚的女子说道。

    那女子无论是自己再抽回自己的手,还是要镜子的时候都表现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啧啧啧,这临场能力真的让白如兰感到叹服。

    这如果放到21世纪,绝对是拿奖拿到手软呀。

    她握着镜子,脑海里面还在想着这是怎么一回事儿,看着镜中的女子,这镜子照的还挺清楚的,里面的女孩长的鹅蛋脸,和美丽漂亮搭不上边,沉稳大气一点也无,娴静温雅好像看不出来,可爱机灵也没有一点关系。给她的感觉就是挺普通的,长的比自己21世纪的时候显得小,存在感比较低。

    白如兰带着自己乱的跟浆糊一样的脑子,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子,心理防备极重。

    她提防着面前的女子,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露出一点异样。直到两个小丫头进来他才稍稍的放下心房,“我想好好休息你们出去吧。”她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理理头绪,还是自己那一就不好听的嗓子说道。

    紫衣一看就是那种没有心机的小女孩,想什么说什么“小姐,你还要睡呀,您都已经睡了三个月了……在看到红衣狠狠瞪着自己的时候她闭了嘴。

    那个能得小金奖的女子关心的说道“那小姐好好休息休息,我,我去厨房那看看有什么,好好给你给准备准备。你们两个好好服侍小姐。”

    两个小丫鬟动手扶着白如兰躺在床上然后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