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娘子,乖,你别和我争 > 第五章
    白如兰看到底下的老太太放过了三个人,心里也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只不过她看向李嬷嬷的时候有点厌恶,想着怎么没把这李嬷嬷给赶出府,有这么一号人物在,她觉得自己的生命安没有保障。

    想起之前有部宫廷剧十分的火,网络上曾经有过这样的问题,如果你穿越到古代了你能活过几集,有好多人都说他们活不过半集。

    如今白如兰觉得自己呆在这个地方,然后用那小姑娘的身体活在这里,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也别说活过几集了,自己虽然看的小说电视什么的特别的多,但没有实践经验。自己21世纪的家可是特别的安稳,别说是宅斗了就连父母争吵都没有过,更别提她父母压根就没想着让她继承公司,而是想着招一个有能力的女婿,然后再生下一个儿子这样的话,她不仅啃老还啃自家的丈夫和儿子,绝对可以无忧无虑的。

    她可不会认为自己会是女主角,怎么弄都死不了。

    说了这么多白如兰还是想要回去,这样一想的话,她更想回去了,连游玩的心思都没有了。

    底下那个孙嬷嬷已经来到了床边,手颤抖的就跟得了帕金森似的,白如兰看到她都怕她一不小心中风过去。

    白如兰的心思已经不在底下那群人身上,她看向自己的这个同类阿飘兄,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对了,弄了那么办天你到底是谁呀。”

    沈明知都快要被气死了,搞了半天面前的这个女子竟然还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在下沈明知,我父亲乃是当朝二品尚书沈恩,我觉得你应该听过这个名字。”他想面前的这个女子竟然已经呆在底下那个小姑娘身上,就应该知道自己是她的未婚夫。

    白如兰压根就不知道他叫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毕竟她来这儿还不到一小时,压根就没听底下的那两丫头说些什么就光顾着自己胡思乱想。而且她也没有继承底下那小姑娘的记忆,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哦,你好,我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叫白如兰。”

    “你,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沈明知,是你,不对,是底下那小姑娘的未婚夫。你没听说过我吗。”沈明知觉得有点尴尬了,如果面前的这个叫白如兰的女子待在底下那个小姑娘的身体里的话,那自己以后娶的不就是面前的女子吗。结果这女子竟然还不知道自己,呵呵。

    “我说你怎么总是跟我死磕,我可跟你说,我来的时候就已经呆在小姑娘的身体里面了,我也不知道这小姑娘的灵魂到底跑哪去了,对了你来这多久,有看到这小姑娘的灵魂吗?”白如兰对这里实在是不甚了解,一定是这小姑娘的未婚夫,倒也能理解他之前为什么那么的气愤。毕竟自己之前干的那些事好像有点心狠手辣了。

    “我才来没多久,我每天都会到这来看看,我从三个月前听到她昏迷了我就过来看过了,没发现什么情况。我刚刚原本想要走的没有想到看见你种着小姑娘的身体里面冒出来了,还以为她和我一样都会灵魂离体呢。”沈明知也有点弄不明白,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了。

    话说开了自然就熟了起来,没有之前的嚣张跋扈,恨不得压过对方。两人都十分的平和的面对面的聊了起来。“你每天都来看,啧啧啧。”白如兰有点揶揄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不是,你别误会,我我就是想看看她什么时候能醒,没有别的意思。”沈明知听出了女子话中得别有意思,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不过他依然摆出自认为潇洒痞子样。

    白如兰终于看到了古代男子羞涩的样子,在心里奸笑“好了,我懂,我懂。你不用讲了我都懂,哎,你是什么时候能够这样的。”他还没有明白自己怎么会灵魂出窍呢,多听听前辈的前车之鉴,再总结一下为什么会这样。她在心里还是在奢望着万一自己能够找出回家的方法呢,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我,你懂什么?我就是来看看我未来的媳妇长什么样,看看,我看看而已。算了,跟你讲我看你也听不进去,都不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我11岁的时候第一次灵魂出窍,当时吓的都差点哭了,后来我直接又躺在了自己的身上,发现又回去了,就又试了几次,一回生二回熟,久而久之也就……我偷偷的告诉别人,别人还不相信我。久而久之我也就不说了。你是我发现的第一个也能够离体的人,真的是缘分呀。”

    白如兰一点都不想要这个缘分,更甚者她压根就不想见到面前的这个男子,更不想来到这个世界。她还想在自己21世纪的床上躺着,想要看到愿意养自己的父母。这样一想着她就有点萎靡。

    沈明知看到面前的女子的神色有点不大对劲有些担忧的问道“你怎么啦,是想到什么事了吗?”他虽然有些担忧但是也没有上前,毕竟还要提防男女大方。

    烦躁了半天也一点头绪都没有的白如兰听到有人这样问自己,顿时想要哭。“我想要回去了,我想回家,我想我的手机电脑,我还想我的爸妈,我,我,我要回去……”这样说着说着就想哭了,嗓音也没有像躺在床上的那个小姑娘的嗓音一样嘶哑的不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眼泪掉不下来,嗓音也没有变得干涩嘶哑,看着倒有点像是光打雷不下雨。

    看着面前不知道为什么情绪突然这么低落的女子,从来都没有哄过女子的沈明知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劝解。只能干巴巴的说道“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你想回去或许我可以帮你啊,你想要那什么鸡,什么脑的我也可以给你找来,你,你别这样,别那么伤心。”

    虽然不知道面前的这个女子所说的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这女子的家乡到底在哪,更不知道这女子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但是他总不好看着女孩子都快哭了她也不劝一下,他虽然没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勇气和癖好,但是劝解两句他还是会的,更何况面前这女子有可能是自己未来的妻子,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放人不管。

    男人不劝她还好一劝她反而更想哭。没人劝她的时候,她伤心着也只能憋着,毕竟独角戏一般都很难唱下去,但是如果有一个人的话,那就不一样了。白如兰被他一劝反而更伤心了心里的那种酸涩感也易发的涌上心头。

    “哇,啊,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我都这个样子了,我都灵魂出窍了,还没有回去,反而成了这个样子,怎么回去呀,啊,我可能永远都回不去了,我见不着我爸妈了,我,我不要,不要,我不要这样,我要回去,我要我的手机,我要我的爸妈,我要我的床,我要我的电脑,……”

    白如兰此刻虽然是在哭着,但是一滴眼泪都没有留下来,听着像是干嚎,在仔细一听她所说的内容,反反复复的都在那里重复着一些话,面前这个纯纯粹粹的古代人压根就听不懂。

    沈明知挠了挠头,他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了,他想上去劝两句,可是他感觉面前这个女子压根就听不进去任何的话,他也不懂面前的女子为什么如此的伤心难过,只能干巴巴的看着,不敢再去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