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娘子,乖,你别和我争 > 第八章
    白如兰也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男子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原本还想问问自己的这个身体的情况呢。“我感觉我的身体还行,就像是睡长了时间,一开始醒来的时候有点头昏脑胀的,身体没有力气,其他的也没有什么。你难道身体醒来的时候会有什么不适吗?”她即然想着自己离不开就只能用这个身体,自然是不希望会出现什么不好,或者什么意外发生。她紧张地问道

    沈明知发现他并没有什么不适之感,稍稍的松下心来,他可不希望自己看好的媳妇就此就出现什么意外。“你没事就好,只是想当初我玩疯了然后灵魂被强制性的拽回了身体里面去,也只是睡了一个午觉那么长的时间而已。你知道你已经说了多久了吗?”

    白如兰偷偷听那两个小丫鬟说话,自然是知道自己说了多少天的,好像自己确实睡了很长。“我刚才听了小么还说了,我好像睡了有十天有余,而且之前来的那老太太好像请了什么道士和尚来。”她听的也不是很多,现在也是一知半解。

    他原本还想跟她说她已经睡了十天,结果人家已经知道了,而且还知道会有道士和尚过来,他也一下子就从对方的身体聊到了这事。其实她不说,他还想要跟她讲一下呢。“你不说这事我还想跟你讲呢,今天来的这个道士好像挺出名的,就连皇帝,皇后太后以及朝中大臣都会到他的道观里面去。

    你们家的老太太可是请了重金,才把他从清风观里面请了出来。我听说这道士好像还挺有本事的,王家二小姐听说总是梦魇,结果就是被这道士给治好了。

    我也是听说他被这老太太请过来,所以特地抽了空,跑到这来的。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本事?你说这道士能不能看的见我,她若看见我的话会不会把我当成妖怪给收了呀?”沈明知对那个道士还是挺好奇的,你想缓和一下气氛,兴冲冲的就在那里讲着这个道士。

    白如兰好歹也是在21世纪看过许多小说以及电视剧的,喝脑海里面一下子就闪过了喝狗血,喝黄符灰。一个道士拿着桃木挑着黄符然后就跟是撒纸钱一样撒的满地都是,然后含一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往蜡烛上一喷,然后蜡烛烘的一下子火光变大……

    她摇了摇自己的脑袋想把这些不符合实际的东西甩过去,她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决定要待在这里留一段时间,就要面临这么大的一个挑战,她咽了咽口水,感觉自己的嗓子好像又更渴了。

    “那个,我先从这个身体里面出来一下,你,你别惊讶,你也别这样的看着我,万一那个道士要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我喝怎么办。”白如兰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看见面前的这个人觉得她想不开似的望着她。

    沈明知那她这样的解释也明白的点了点头,因为他想起了自己生病的时候,大夫给他的那个药那真的是又难闻又难喝,想到还到不了,不过,幸亏有了这灵魂出体,不然的话自己生病了还真的挺难熬的,哈哈哈。

    在白如兰沉浸在思绪中想要出来,那边老太太已经领着那个道士向白如兰这里走了过来。

    沈明知都打算接一下面前这小姑娘的灵魂了,结果等了半天,左瞧瞧,右瞧瞧,就是不出现。他耳朵动了动,脸上的着急之色立马显现出来。“你怎么了,怎么还不出来,那老太太都快带人进门了,你快点。”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能感受得到同病相怜的感觉,他都替白如兰着急,生怕她喝下那稀奇古怪的东西。

    白如兰躺在床上想着之前第一次灵魂出体的感觉,她感觉自己的思绪飘了起来,只是在睁开眼睛的时候竟然还还没有出来,她顿时就感觉不对劲,但是她又不敢想别的,于是思绪放空又在想着回去回去,之前自己好像就是这样才出来的。

    耳边听到上方男子的催促声,她急得汗都流下来了,但是她能感觉到汗留下来了自然还是在这小姑娘的身体里,本来这事就急不来,这是也是她第一次干,之前那一次是她无意之间弄出来的,越急越乱。

    白如兰自暴自弃,“我不行了,喝就喝吧。”

    就在她把这话说完的时候,门外嘈杂声渐近,突然间就看见那老太太带着一个蓝衣长服,留着山羊胡的一个男人走了进来,行走之间还颇有点风仙道骨的意思。只不过是不是真的就难说了。

    “道长,这边,请。”老太太与道士平行,对那个道士还是挺客气的。虽然那老太太的脸上还带着一点的笑,但是也可以看得出她的笑容一点都没有笑出眼底。

    怎么这么快,白如兰虽然已经有喝东西的打算,但是也要给她一点时间。她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话才刚刚说完,人就已经过来了。现在此刻她的心正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未知的事物是充满恐惧的,她怕呀~

    嘤嘤嘤,别过来,别过来。她都有点保持不住面部表情了。不对,她的面部表情已经开始扭曲了,别说是装睡了,只要是个人看到她都知道她已经醒了。这个时候她的手都开始不受控制的微微抖动起来,幅度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就这样她的眼睛还是死闭着不睁开,牙也死死的咬着,好像有人要强行撬开她的嘴一样。她知道自己现在很怂,怂的有点不像样,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

    沈明知看到底下的那个小姑娘,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他都想捂脸,蒙起自己的眼睛,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喂,我说你好歹也镇定一点,你看看你抖成那个样子还有你那表情,是个瞎子都知道你是醒着的。他们进来了,你赶紧调整调整。”看到又是那个老太太领着一大帮人进来,看她那样子好像是没有打算寒暄的意思。

    他虽然是这么的说着,但自始至终他始终飘在上空,和白如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只是关键的是她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看戏的样子,让白如兰觉得他十分的可恶。

    “道长,就是这里了,您需要什么东西我立刻就让人准备。”老太太是这样说的,但是她潜在的意思就是你赶紧动手吧。

    那个道长也不是听不懂人话的,好歹也去过很多官员的家里,干起这个业务来也是很熟练的。“东西我先暂时不需要,我还是要看看这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再做定论。”东西什么的他还得看一下情况再说,所以也没着急要东西。

    老太太现在自然是知道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自然不敢说什么。所以也就点了点头,不敢再说什么。

    来了,来了,来了。这道士终于要来了,我怎么办,我好怕呀。

    还好外面有一层围幔以及绣着双面绣荷花的屏风摆在那里格挡住了大家的视线,不然的话以白如兰现在的这个状况恐怕早就露馅儿了。

    那个道长装模作样的在这个不大的闺秀房间里面开始转悠,时不时的停足观望,扶一扶手里的拂尘,看起来还有模有样的。

    沈明知一开始还飘在上空,后来起了玩闹的心思,竟然直直的飘在了那个道长的面前,那道长就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直直的朝着他的灵魂撞去,那倒是竟然穿过他的灵魂,走了过去。

    “唉,还以为这道士的能力有多大呢,原来也不过如此。”沈明知知道这个结果以后有点失望,知道这个道士虽然有一点能耐,但是不是很大,至少他看不见自己的灵魂体,自然也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白如兰听到男人这样说心倒是放下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