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娘子,乖,你别和我争 > 第九章
    在得知这道士是看不见面前这个男子的灵魂的时候,与沈明知不一样的是,白如兰的心情不要太好,至少这道士没有要什么东西,看这架势应该不会弄什么东西给自己吃,她能不开心吗。

    稍微放下心来的白如兰面部表情也不扭曲了,手也不抖了,身体也不紧绷了,甚至她还稍稍的放松一下。

    那道士倒是四周转了一圈没有什么发现,然后越过屏风,佛开帷幔,先是四周扫了一眼这个床上的女孩,然后扫了扫四周的环境,然后才跑到老太太那里。

    那个道士再看向白如兰的时候,白如兰心头一凛,虽然她刚刚放下心来,但是架不住她心虚呀。

    那个道士也就是白清风看完四周以后,发现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至少在风水上没有什么太大的过错。“老夫人,我刚刚看过了这里其实也没有什么,至于小姐的身体,我还得仔细看一下不知可否。”

    刚刚匆匆忙忙的扫了一眼那个小姐,发现她也没有什么不同之处,至于她为什么会睡那么久的时间,以及这老太太说她中邪的毛病,他实在是没看出来,提出那样的要求,也是他心里有点好奇。

    那老太太想着刚刚他都已经看了,竟然还没有看出毛病来,这实在是不对劲啊!她倒不是质疑这个道士,毕竟之前他请来的倒是一个个说什么鬼怪传说,出身相克什么的,结果屁都没用还不是躺在床上。他好不容易把清风观的白清风请了过来,自然也不敢说些什么让他不快的话。

    “自然可以,道长,请。”老太太直接领着那个道长向床上走去。

    白如兰在听到那个道士想要过来看看自己的时候吓得身体又紧绷了起来,原本已经稍稍放下来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里,她使劲的镇定自己的面部表情以及身体,生怕露馅儿了。

    此刻她都已经开始后悔了,自己醒来的时候真的是睡傻了吧,脑子是睡了过去吗,好好的装睡干什么?自己睡的那十天也不是假装的,自己心虚什么,装睡干嘛,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越是这么想越是后悔自己干嘛要装睡,如果被人发现的话,怎么解释。

    啊,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脑补过头,事到如今,想起又起不来,不想起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悬崖勒马都不行,这是要掉悬崖的节奏。

    韦曼被人拉开,里面躺着的小姑娘就大喇喇的呈现在别人的眼中。老太太是自然不敢走到床边的,毕竟当初这小姑娘的身子抽动的样子着实吓人大家可是看见了,已经有了心理阴影。

    上前的婆子自然是没有看到之前那副场景的人,虽然听人说过但是毕竟没有自己亲生的见过。她还算镇定的拿出床上女孩子的手,扶上袖口。

    这间房子里面虽然有一群人,但是谁都不敢大声喧哗,甚至谁都不敢说话,所以整个房间倒是安静。

    那名道士自然也不敢死命的瞧着女孩子的脸,但是他还是悄然地看了一眼,然后飞快的收回视线,然后将手附上女孩子的脉搏,详细的诊起脉来。

    白如兰在老道士抓着她的手诊脉的时候,她都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而离她最近的就是那个道士,她都有点害怕那倒是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她的脑子里面也闪过了一些有关这老道士的画面,只不过闪的太快,她有点看不清……

    老太太看见这道士什么都没有带,想起之前自己请的那些人,哪个不是带的东西大罗,又有点担心起来。“那个,道长,你是否需要别的东西,老生可以为道长准备”

    那个倒是没有理这老太太,场面有一些寂静。有了一会儿以后,那个道士就收起了自己的手然后退到一边。

    然后才慢条斯理的回答那个老太太之前的问话。“东西就不需准备了。”

    “怎么样。”老太太着急的问道但是一直没有走到床边,显然是被之前的场景吓到了。

    道长不紧不慢的走到老太太旁边,还稍稍的一个鞠躬,这才慢条斯理的说出自己的感受。

    “小姑娘是之前落水的伤还没有好,心绪幅度过大,神魂不稳,又没有好好休息,又受了一场惊吓才会如此。至于她为什么会昏睡如此之长,老道学艺不精,还不知是何原因,实在是惭愧惭愧。”这个道长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是他捋一捋了他自己的胡子,丝毫没有惭愧之色。

    老太太请请了无数名医大夫和尚道士,在之前落水的三个月里都已经请了无数人,如果知道芯丫头到底为什么昏迷至此,早就已经解决了还用等到现在,她现在只想知道的是芯丫头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知道这些以后她才可以做打算,到底还是等这丫头醒来还是找家族的适当的女子与那沈公子成亲。这是是现在的当务之急,如若不然不过是一个丫头而已,家里又不是没有。

    老道听到她这样的问话,得意之色尽显眼底,他高昂着头,还露出了一抹笑容。“老道虽然不能够解决府上姑娘的昏迷之象,但是如果想要知道她如何醒来这也不难。

    我观小姐面相,小姐将不日就醒来,如果幸运的话,小姐今日就能够醒来。”他说的十分的笃定,好像一切他都知道一样。

    我擦,我怎么觉得那个道士已经知道我已经醒来了呢?白如兰是这样想的,毕竟她对自己的演技以及控制力不是很相信。而且那个道士如果不知道她醒的话,怎么会这么笃定的认为自己将会醒来,还说什么运气好的话自己今日就能够醒来,还不是想说自己如果心情好的话,现在就能够醒来了?

    白如兰都装不下去了,她都想现在假装悠悠的醒来睁开眼睛,然后迷茫的问大家这是怎么了,又怕自己没那个演技装的不真实,让人认为自己耍滑头,装睡。所以也就按自放下这个念头。

    所幸那个道士诊完脉就悄悄的退到屏风旁,围幔也被婆子放了下来,然后就没再观察自己这边,好像被遗忘了一把。

    白如兰有了这样的想法以后,在知道那道士没有揭穿自己,于是彻底的放下心来。僵硬的身子软了下来,这才发现自己到底有多僵硬,神经有多么的紧迫,心里有多么的紧张。

    心头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了下来,心神也放松了许多,她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当然她没敢再动,毕竟人还是待在这里的万一有人朝这里看了一眼,那自己就真的露馅了,小心驶得万年船,前面的苦都过来了还怕这一点吗?

    她眨眨自己的眼睛,看到上空飘着的那位兄台还一副看戏的样子,自己也想飘上去看一会戏,这样想的她也是这么做的。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想着飘上去飘上去,然后再放松自己的思绪,放空自己的脑子,在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飘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