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娘子,乖,你别和我争 > 第十章
    白如兰飘了上去以后,立马就跑到了道士那边,她特别想知道的是这个道士想要跟那老太太说什么。她实在是没有想到古代的道士竟然还会医术,而且请道士竟然就这样,真的是电视剧害死人。她又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装睡,自己当初为什么心虚?真是见了鬼了。

    正好沈明知有点纳闷,虽然他有点嫌弃这个道士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能耐。于是两个灵魂体的人就浮在上空,看的底下那一大群人。

    那个道士其实想说这个小姐压根就没有什么事,但是看着面前的这个老太太好像是家里面出了什么大事,就巴望着他能够解决一样,他也不好什么都不给,“老夫人如果不实在是不放心的话,我这有几个安神镇魂的方子,以及制成的香可以赠送给夫人。”除了这个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还能送些什么给这躺在床上的小姑娘。

    “那就多谢道长了,孙嬷嬷,赶紧备些纸来。”老太太对这个答案好像有些不太满意,但是好歹他也说了芯丫头不日将醒来,虽然也不知道他是否说的对不对,好歹给她希望了不是。

    白如兰对这个地方不是很熟,所以也不知道他那安神的方子以及香到底有没有什么用,于是她开口问向旁边的男人。“诶,你说他那个安神的方子有用吗,对于我现在的这个灵魂状态有没有什么好处,你用过这些吗?”

    “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平日里我也不用,”面对旁边这个和自己同样是灵魂状态的未婚妻,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

    “你待在这这么长时间了,难道连安魂的方子都没有用过?”白如兰有点怒其不争的问道。亏得他在这里都已经呆了十几年,灵魂状态也比自己长那么多年,结果竟然一问三不知,呵呵……

    沈明知感觉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小未婚妻竟然好像有点看不起自己,他立刻就急了。“你别这样的看着我,这些安神的方子以及香都是老太太她们用的,我一个正年轻的公子哥用这些干嘛?不过应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毕竟我有的时候串门会走到一些用过檀香什么的老太太身边,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改变,影响。”

    白如兰真的是一个倒打一耙的好手,说出来的话差点没把沈明知给气死。“你这么激动干嘛,我就随便问问而已。”

    “你,你……你还是赶紧到那身体里面躺着吧,你的灵魂状态比之前更加不如,小心马上又被强制性的回到了身子里面,然后又睡了个十来天。”沈明知和她吵闹的时候还看着下面呢,被她嫌弃之后,才气的直直的看向面前的这个女子的精神状态,发现不是很好以后建议道。

    白如兰被他这么一说特别的扫兴,又怕被他一语成谶,急忙的又回到了床上的这个小姑娘的身子里。一回生二回熟,为了自己的小命,她这回倒是没有没有想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乖乖回到了小姑娘的身子里。

    老太太十分珍惜的把那几个方子收到了自己的x袖中,有带头的领着那个道士离开了这个房间,像上次一样,不一会儿一屋子的人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他们从来都没有来过一样变得十分的安静。

    沈明知看到人家都要送客了,眼看着没有好戏看了,于是也没有跟着……

    老太太一边引着道士走,嘴巴里面一边在寒暄着。“道士今日能够到此,让老妇真的是喜不自胜。”

    “老夫人客气了,在下也没有帮什么忙。”道长又是一副清风道骨的样子缓缓的吐了这几个字,给人的感觉还真的有几分不食烟火的味道。

    老太太这话自然是想要问自己的这个姑娘到底是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醒过来拜访青风观的时候,又怕这道长不给自己面子不在,那就尴尬了所以,提前说出来。“府上姑娘醒来以后老妇会去清风观拜访道长,还请道长能够赏脸。”

    “那老道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姑娘的身子还没有养好还得好好养着才行,等姑娘的身子部好了以后,老大自然欢迎。”他自然知道那小姑娘是装睡着的,所以自然之道她已经醒了过来,他一点都不担心。

    只是他有一点不明白的是传闻这个小姐躺在床上已经十天了,如果这小姐装睡十天的话,那来那么多的人自然也会发现那小姐是装睡的。如果她没有装睡的话,那这小姑娘是真的躺在床上已经有十天了,有名的大夫,到时和尚自然浅了很多,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没有诊出什么东西来,看来自己还是少见多怪,学艺不精,看来还是得再学一学了。

    这样想的他实在是有点汗颜,亏他自认为自己已经见到了世间百态,如今看来自己也不过是只学乐冰山一角九牛一毛罢了。

    “老妇有一事想要问道长,我家孙女如今躺在床上睡个十来天是不是招那邪祟之物了?”老太太还是有点担心芯丫头是不是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才会睡得那么长的时间,而且那个时候大家都看见了那诡异的场景,她实在是有些害怕,忍不住的又问了一句。

    清风道长已经把那间房间看了个遍,实在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过他刚刚反省了自己一下,所以也没有肯定的给出答案。反而先道了个歉。“老道无能,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的地方难道小姐有什么不对的吗?”

    听到道长这样说话,老太太也死了心,毕竟之前那么多的人都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自然也没有把之前自己看的那个场景说出来,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而且芯丫头马上就要出嫁,万一有个意外,自己恐怕又有得头疼了。

    “倒也没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只是,芯丫头躺在床上十天有点不正常,我有点担心,所以问一下。”这句话算是敷衍了事,对面的道士自然也听得明白,也没多问反正他也解不出来,所以有自知之明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这边房间里白如兰觉得挺无聊的,正好自己的这个未婚夫还在这里,于是就跟他聊起天了。“你们这的道士竟然还会医术?我还以为他们只会装成弄鬼呢,早知道是这样子的话,我就不装睡了,那个道士肯定知道我装睡,不然的话他肯定不会说出,自己会在今天醒来的事情。”

    她控制着自己的声音生怕自己的碎碎念被人听到,然后就开始抱怨那个道士。

    沈明知还十分新奇的,感觉面前的这个小未婚妻没有见识。“你们那到底是哪里呀,难道不知道这里的和尚,道士都是会医术的吗。”

    “我,我怎么知道呀。”白如兰真的是有苦说不出。之后她又想起电视剧上面演的,“道士和尚不是应该练武,养生,念念经讲讲佛,弘扬一下道法,或者不问世事的吗?”她十分的纳闷。

    上空的灵魂体男子有点无奈的问道“这是谁告诉你的,和尚倒是自然是会武功的,但是也有讲佛的,更有会医术的,他们各司其职。而那清风观,那个白清风是个学医的,但是也是有武功的,你可别小瞧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