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娘子,乖,你别和我争 > 第十一章
    白如兰被人科普了一下常识,还有点佩服那个刚才的道士。脑海中又闪现出那个道士碰自己手腕的时候一些画面只不过太快,她还没来得及看,就已经消失了。为了解决自己这不懂常识的尴尬,她转移了话题“我醒来的时候看到有两个小丫头,啧啧啧,你是没看到,简直就像是演戏一样,那小丫头人前人后两张脸。”说完她还摇摇头。,以显示她对这件事的唏嘘。

    沈明知又是那一副你少见多怪的表情,看着她就像是看着乡巴佬一样,啊呸,他才不是乡巴佬。

    “这有什么好新奇的,还值得拿出来说。她们这些做丫鬟奴婢的,想要过的好,当然是要想着往上爬了,别说是人前人后两张脸了,我看的那些昧着良心干坏事的就有不少,没事的时候我带你去瞧一瞧,有些大人家的后院那才叫一副大戏呢,看的是真的让人啧啧称奇。”他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脸的神秘以及兴奋,不过看他的样子没少干这事。

    又被人鄙视了,你一个大男人看穿这后宅的这些破事,值得这么的骄傲吗?而且还一副神秘的样子,搞得他没有看过似的,别瞧不起人了,在21世纪的时候宫斗戏小说电视剧,谁没看过呀。

    “你,我,你一个大男人去瞧人家大人后院的事情。”她忽然想到,沈明知能够看到人家后宅的事情,自然人家不会正大光明的给他看的,所以他肯定是离魂状态的时候看的。

    “你不会告诉我,你平日里用这个样子去看人家后院那群女人,而且看的还这么的兴奋激动。”她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是实际上她心中已经是肯定的了。

    沈明知自然知道自己这样干有点惊世骇俗,而且还当着自己未婚妻的面前说出自己看人家后宅的事情,他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所以他挠了挠自己的头,有点恼羞成怒。“一开始我只是听到有声音过去瞧了一瞧,谁知道会出现那样的事情,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会有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这句话,果然是蛇蝎美人呀,越漂亮的心越狠。”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上上下下的扫描了一下床上的小女孩,看他的样子好像有点嫌弃她仿佛是在说你是要啥啥没有,脸蛋也不漂亮,要胸胸没有,连说话都不会还惹恼了人。

    白如兰之前看过小姑娘的脸,自然是知道他那眼神中的意思,但是为了不让自己继续的尴尬,她假装不知知道。“你看我干嘛?我有什么好看的。”

    一个大男人竟然还和小女子在这儿磨磨唧唧的,都不知道让一让自己,亏他还是一个男人呢,一点都没有大男子气质,哼,鄙视,鄙视。

    沈明知好不容易有了占上风的时候,自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的确是没有什么好看的。”看到床上气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小姑娘,他心里一阵的舒服呀。想当初是小姑娘都把自己搞得都快给她跪了,说话更是一口就把自己噎的不行,如今真的是风水轮流转。

    沈明知看到这小姑娘真的是生气了,叹了一口气,得,这小丫头还得自己哄着不然的话,自己恐怕以后吃不了都着走。“好了,好了,你别生气了,我和你道歉,我错了还不行吗?”

    “你这样说就好像我无理取闹似的,算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不和你一般计较。”白如兰一脸傲娇的样子,甚至她的头还微微的撇向床里,不想理他,又不跟他计较的样子,不过她微微翘起的嘴角泄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明明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沈明知忽然有一种宁可得罪小人也不愿得罪女子的感觉。“是是是,谢谢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这一回。”唉,女人不好惹,但更难哄啊。

    白如兰除了面前的这个男人谁也不相信,自然就轻轻快快的就原谅了他。“对了,你除了灵魂状态,还有什么超乎寻常人的能力,比如触摸到人的皮肤就能够在脑海里面闪现一些画面。”想到自己已经是第二次出现这样的画面,她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沈明知刚刚被她那么一问还没有反应过来,仔细的琢磨了一下,才想通。“你不会在刚刚那个道士诊脉的时候,看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他虽然说的有点吓人,但是脸上那激动之情怎么掩都掩饰不了,眼睛还冒着光。

    得,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没有碰到自己这样的情况。看来自己的这个能力还是独一份的,这不会是老天爷给自己的金手指?也不知道这能力到底能干嘛,到底能看见自己触摸到的人的什么事儿。

    虽然不知道这个金手指到底是干嘛用的,但是她还是兴奋呀,在这古代女子可是没有太大的地位可言的,有了这个自己至少有一份待在这里的生活保障,也让她的心稍稍的安稳了一些。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能够看到什么,反正脑海里面就是一闪而过一些画面。不过之前我手底下的那个叫李嬷嬷的,肯定不是一个好人。她碰我的时候,我脑子里一下子就看到她拿了一个小丫头的钱,而且那一天我的身子里面的小姑娘也是被她引到了那个湖边去的。我估计这小姑娘会出事八成和这李嬷嬷不了关系。”

    沈明知听到她这么说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羡慕嫉妒,新奇,向往,惊叹……“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除了灵魂出体以外什么都没有。”

    看到面前这个男人特别的羡慕自己,白如兰的心情十分的好,此刻她也能笑出来了。“你羡慕我也没有用,可惜我还不知道我到底能看到的是什么,不然的话我还能好好的部署一下我往后的日子。”

    沈明知一脸纳闷的看着下面的床上小姑娘,不太明白。“你往后的日子不是要嫁给我吗,有什么好部署的,你不会是想解除这个婚姻吧。”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是看怪物的目光看着她了。

    白如兰自然有自己的小算盘的,她如果能够回去的话那自然是结大欢喜。但是,如果她回不去了,呆在这里的话,当然是要嫁人的,这里的人嫁人一般都很早,作为一个小说迷,以及看很多电视剧的宅来说,这个自然是知道的,而自己马上就要嫁人了,之前她也想过,所以。并没有改变自己的之前的想法。

    她立即的反驳道。“没有,我又不是傻子,我如果回不去的话,呆在这里我只认识你一个,我还能嫁给谁?而且我看你也挺好的,我们还有共同的小秘密。”

    沈明知刚刚问也是脱口而出没经过大脑,但是他此刻还是有点耍宝“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丢下我了呢。你可不能这么丢下我呀。”他可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让自己如意的小妻子被别人给捷足先登,这就相当于自己种好的白菜自己还没尝一口呢就被猪给拱了,那感觉简直了,还好,还好。

    白如兰自然是知道他想通了,但是她还是趁机提出自己的要求“问你能答应答应我几个要求那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