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娘子,乖,你别和我争 > 第十二章
    沈明知还以为她会轻轻地揭过这个话题呢,没有想到她竟然趁着还提出了要求,他在脑子里面转了转,实在是想不出来他能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于是点了点头,示意她开口。

    “我的要求虽然有点过分但是希望你能够体谅一下。”白如兰有点登鼻子上脸了,她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她觉得有些话还是说明白了好。

    上面的男子依旧是点了点头不说话,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说,不说话。看你能说出什么样的花来。

    一开始的时候她说的都在低头不敢抬头看他。“我现在还小,所以同房的话还是……”说完这话她的脸就红了,后面的话她也没好意思再说出来,她还是要点点脸的。

    沈明知心思百转,没有想到她这一开始说的竟然是这件事,也闹了个大红脸,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女方如果不同意的话,他也不可能强逼着人来吧,那样的话他也太不是人了。他自认为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整个场面一下子就出现了激进的氛围当中谁也没好意思再说话,两个人也不敢互相的看着对方。

    最后还是白如兰受不了这个氛围继续说道。“那什么,嗯,咳咳,我会想着办法回去不给你添乱的,如果我实在回不去的话,我也会努力做好我份内之事的。”

    沈明知没有想到这小姑娘竟然还想着回去的事情,真是败给她了,虽然和这小姑娘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觉得面前的这个小姑娘虽然话多以及之前给他的印象有点吓人以外,还是挺好的。她说要回去,他是有点舍不得的。他有一种预感如果,她要回去的话,自己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一时之间他也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更没有说话,只是不知在沉思什么。

    “我接下来的话虽然说的有点过分,但是,嗯,怎么说呢。”她一时之间竟然词穷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真的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平日里呆在自己的世界,宅在家里,会说话就行,如今只要跟人家谈条件的,她都不知道说什么为好了。

    之前这姑娘说话就极其的大胆,如今看她这词穷的样子,他更加好奇,是什么竟然让这小姑娘不知道说什么。“你说吧,只要不太过分,我都可以答应你。”

    白如兰听到对方的回答以后,也不纠结了,抬头就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如果我碰到我喜欢的人的话,我想要你把我给离了。”她生活在21世纪,看的小说的种类虽然多,但小说也不可能真实的写入古代的环境以及规矩,所以像人家主角奋起什么的基本上就不要想了。

    但是白如兰不知道呀,她虽然对于自己的这个要求感觉有点过分,但是她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还觉得把这话说出来了以后舒服了很多呢,就好像如果对面的男子答应的话,自己的心头大患就解决了一半一样。

    上面的男子听到他这个要求,肺都快被气炸了,手指着下面床上的小女孩,气急攻心,一下子都不知道说什么为好。此刻灵魂体状态的他飞快的抖动着先还是被气的不轻。“你你你,你,……”你了个半天愣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看到男子那样的神情,再傻也知道自己可能得罪了上面的人,她懵懵懂懂觉得自己应该说错了什么话。“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说的什么惹你生气了,你别气呀。”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还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有说什么了不得的事,怎么就气成了这个样子。

    虽然之前她也得罪过面前的这个男子,甚至还和他打了一架,刚刚又和他吵了嘴,但是给她的感觉都没有此刻来的要焦躁不安,气愤难当。他好像是真的生气了,而且还气得不轻。

    缓了半天他才组织好自己的语言,“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知道你刚刚的话意味着什么吗,你想红杏出墙,你想让我当绿王八……”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脸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好像此刻面对的是红杏出墙的女人一样。

    呃,难道不行吗?白如兰看过一篇小说上面还写着女主角是个王爷的妻子结果下堂以后还嫁给皇帝了呢,结果还不是和和美美的在一起了,怎么到她这里就不行了?果然小说里面都是假的,电视剧也是唬人的,再也不想相信了。

    “我没想红杏出墙,也没想让你当王八,给你戴绿帽子。我不是说了吗,我遇到喜欢的人,你把我给休了,如果那个人正好也喜欢我我就嫁给他。”她这个解释好像有点牵强,还有点干巴巴的。

    沈明知使劲的克制着自己的气息,生怕一个激动自己的灵魂状态就被自己给气散了,那他是真的哭都没地方哭去。同时又觉得面前的小女孩真的是脑子被人给糊住了,真不知道这艾家怎么教出这样的闺女。哦,差点忘了面前这个女子好像是从异地来的,压根不知道这里的习俗,这样想的他心里好像释然了很多。

    想明白,气也通了,他老老实实的给床上的小女孩讲一下规则,免得她在这胡思乱想,乱提要求,到时候嫁到沈家,出去还这样的话,简直就是丢人现眼。

    “你如果嫁给我的话,你其他的都不要想了。你看看你要才没才,要貌没貌,还什么事都不知道,就算遇到一个你喜欢的男子,他不嫌弃你,恐怕他家里的人都嫌弃你。一个弃妇,家族都不愿意收留,无权无势,就算你能嫁给他也只能是个妾的身份嫁给他,不说对方的条件如何,单单是个妾,正房就能压死你,你确定你能应付的了?不是我瞧不起你,别到时候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竟然还敢鄙视白如兰,一副想想她的样子。

    被他这么一解释,好像有点道理。然后一个正房不做偏偏去做一个妾,她脑子又没有病。

    幸亏面前的这个小姑娘还肯听劝,不然的话他真的要撞墙也不会娶这小姑娘,他可不希望自己要当个活王八。

    接下来就是沈明知在推销自己,好像生怕因其这小姑娘动了他刚刚提出来的要求的心思。

    “你别看我是个庶子,身上又没有功明再身,但是我有一个朝中二品尚书的爹,背靠大树好成凉,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我好歹也是他儿子再不济也会给几万两银子出府过活,只要省着点花,家族不惹事生非,这辈子应该不需要我干什么都能过活。

    而且你一个庶女,长的又不好看,有没有才情流出,如果不是当年我爹非常看好你们二房,才不会定下这门亲事。那的话你以为那个老太太是真的关心你?还不是怕你死了以后丢了这门亲事。舍不得嫡出的子女,庶出的子女我又看不上,断了这门亲事他们又舍不得。”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脸色也不是十分的好看。脸上甚至出现了不屑的神情。

    白如兰就像是听戏一样听着他给自己梳理的这些情况。

    “呵,我跟你说那老太太真的是把自己嫡出的孙子辈子女当个宝,就她还舍不得滴出,认为我配不上他家好好培养的女子,切,也不看看我看不看得上。那一次你落水以后,我一不小心听到她说的话真的是把我给气死了,现在想想还来气儿。”他说着说着也来了感觉,没在气恼面前的这个小姑娘,反而一副被隔应的不行的样子。

    他还是那不着调的样子,学着那老太太说话。“芯丫头落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明明什么事都没有竟然还躺在床上,一点都不让人放心。人家那边应该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也不知道那亲事是怎么说。

    唉,那是沈家公子半点才名都没露出,听说一看书就能睡着,明显是个不成器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教出来的。家里庶出的子女他们恐怕看不上,就怕他们趁此要嫡出的子女,唉,我可舍不得……”学到这里他戛然而止,不过这老太太说舍不得,两人自然之知道她舍不得什么。

    沈明知学不下去了,“啊呸,她还舍不得,真把自己当皇亲国戚了,还看不起我,我还看不起她呢。”

    “行了,行了,我自然知道那老太太不是什么好鸟,你怎么又气了,快别气了,气大伤身,为那个老太太不值得,她一看就没有几年好活的,何必跟她计较。”白如兰听的挺起劲儿的,结果接下来就听他在那骂老太太了,她连忙安慰,同仇敌忾。

    “对,你说的对,不值得。”还好沈明知也是个听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