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娘子,乖,你别和我争 > 第二十章
    白如兰有了目标以后整个人的精神气质都好了许多,饭也吃的多了,哪怕只是白粥,她也吸溜吸溜的喝的比以前多得多,也没有了之前的生无可恋,好像人生一下子就找到了奔头一样。

    吃的多,精神好,心中也没有郁气,身体就会好。也不过才短短的几天而已,白如兰都能够下床慢慢的走路了,毕竟她已经躺了三个多月快小半年了,底下的丫头虽然干活,但是架不住她们心里害怕,有的甚至偷偷的偷懒,所以不是的也不是很尽心。

    除了之前三个月红衣紫衣尽心尽力的帮她捶背捏肩以外,竟然没有一个人敢碰她。不过白如兰本身也不是什么受宠的小姐所以,他们捏肩捶背也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也没有什么专业的人来教她们。再加上她们受过伤,躺了这么些天腿也该木了。

    沈明知看着这几天心情十分好的白如兰,心里有点酸溜溜的,只要一想到面前这个白眼狼竟然因为想要离开这里而高兴的吃的香喝的好,睡觉都是微笑着的,他的心就是那么的提不起劲儿了。如今看见他这短短的几天竟然能够下床走路了,心里更是不知道该如何描述。

    白如兰一切都往好的地方发展,也迎来了第一次接客。

    虽然在得知白如兰醒了,并且身体往好的里面发展。但是其他的人一个个都只知道往她这儿送药品及其他的东西,就是不敢亲自的过来看看她。所以他这几天基本上是收东西收到手软,拆礼物拆到手抽筋,还别说还真的让他找到了几个自己比较喜欢的东西,也算是意外之喜。

    红衣端着糕点进来的时候,扶着白如兰走到桌子旁边坐下,“小姐,四姑娘有事找你,她亲自过来了,你要见她吗。”

    她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自家的小姐好像和这个四姑娘不是很熟,而且在这人人都避着他们小姐的时候,她如今到这儿来应该是有什么大事情要跟自家的小姐商量。她害怕是向着不来来者不善。

    “嗯?四小姐,请她进来吧。”虽然她不知道这个四小姐到底是谁,但是她都没有好好的跟这个时代的人聊过,她还是心里有点跃跃欲试的。

    同时还是感叹着红衣紫衣对自己的忠心,明明自己都已经这么的怪异了,她们竟然都感叹这这幅身体命苦,听她们的意思好像是自己被逼疯了一样。她有的时候听着两个丫头说话也是醉了,他觉得这两丫头看自己的时候应该带了过滤镜,自己家的小姐反正都是好的,自己家的小姐反正都是对的,也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是怎么找到这两丫头的,真的是绝了。

    白如兰坐在桌子旁边,静静的等着外面来的客人,同时还偷偷的拿了糕点吃了起来,讲真的这个高点其实还是挺好吃的,作为死宅她觉得这个比自己之前照着视频上教的做的糕点要好吃一点,

    外面一个穿着桃花莲枝缠绕的衣服,头上倒是特别素静的,只簪着一个桃花样式的簪子,她娉婷婀娜,欢欢走来倒是一副大家庭有教养的子女的贵女样子,走路也是莲步轻移,恨不得走出一个步步生花来。她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看着挺招人喜欢的。

    白如兰看到自己客人的脸庞的时候就有点微微的震惊,原来她就是之前自己灵魂出体去到处逛的时候,听到面前这个女子和她姨娘的对话,气的那个男人都听不下去直接拽到她的手走开。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姨娘让她过来然后也不知道她有什么计划。

    虽然她心里这样想的,但是她还想要好好的完成自己的计划,好回到自己生活过的21世纪,但是能够完成计划的前提是自己的身体得好好的,做什么事情都要留一件线,不然的话自己恐怕会死无葬身之地,所以她同时也在害怕万一自己回不去了这个身体万一用不了了,那就尴尬了。所以在知道事情以后,她心里还是提防着面前的这个女子的哪怕这个女子看起来无害。

    “四妹妹怎么来了,请坐,我这也没有什么好茶,就将就一下吧。”说完她推了推面前自己刚切好的茶。好吧这个茶其实不是她弄的,是红衣弄好了以后自己要喝的,如今借花谢佛。这个茶也是自己收礼物的时候,找到的,想着自己应该也快要回去了,有享受不享受那自己就是傻子,所以基本上自己现在是享受的状态,心情也十分的好。

    “姐姐如今的身体看起来好了许多,妹妹看着心里也就安稳了。”这女子说话温温柔柔的,看他的那副神情好像还挺关心白如兰的,一副好妹妹的样子。

    白如兰就静静的看着,其实在心里面在她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说了一句,请开始你的表演,我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她原本是没打算回应她的,只不过,她不说话现场就有点尴尬了。

    看到对面的女人好像有点说不出来话的时候,她这次还不紧不慢的“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听见了,程面无表情。

    四小姐看着自己的这个姐姐心里有点突突的,被她这么一盯,好像自己的所有的秘密都被她看穿了似的,再加上,外面那些小丫鬟都在说她好像中了邪岁,这样一想她心中更加忐忑,心中也露了一丝的怯意。

    她手里绞着帕子,一时之间竟然冷了场。

    红衣这是又从外面端来了一盘点心,进去以后偷偷的观察两个人的面部表情,生怕自家的小姐被人欺负了去。他在放完点心的时候把盘子随便那么一丢,给了比自己低的小丫鬟,然后她就这样正大光明的站在白如兰的后面,眼睛死死地盯着四小姐。

    “姐姐,我,我听外面的人都在传你身上不干净,召了邪祟。如今导致我们艾家小姐的名声都有点不好,再加上姐姐已经病了小半年了,我……”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又闭了嘴,说话说一半留一半,欲语还羞

    白如兰本来就想知道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好不容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她开了口,结果说了一半儿,她又低下了头好像自己说错了什么似的。

    “对不起,姐姐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我不是故意的。”她低下了头别人也看不到她的面容,自然的4小姐看不到白如兰的脸。

    白如兰其实压根不觉得她刚刚说的话有点不的不对,也不觉得她有什么好值得和自己道歉的。“没关系,他们说的是事实,我不在意的。妹妹没有什么事的话,我这休息的时间到了。”白如兰实在不想跟她在这耗费下去了,在这磨磨唧唧的,装腔作势。

    面前的这个四小姐就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眼泪立刻啪啦啪啦地掉了下来。嘴巴里面还一直在那里说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气,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说这个话……

    白如兰压根就不知道面前这个女孩是咋的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给她多大的气受,她特别的诧异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人生如戏,只靠演技,这面前的小女孩奥斯卡缺她一个金奖,眼泪说来就来。也让他看到了什么叫做变脸,以及让他明白什么叫做白莲花,她现在是真正的体会到了。白如兰看着直接都更加的心烦。

    红衣见情况不对立刻送四小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