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娘子,乖,你别和我争 > 第二十二章
    白如兰发现原身那小姑娘掉到池子里的时候是个好天气,但是那个日子应该是平常的日子,因为好像府里面也没有干什么。掉在水里的时候,被捞上来也没有什么伤口,她倒不需要多做什么事情。

    她现在纠结的是要不要情景在现一下让那个二小姐把自己推下池子,同时再找一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在那个走廊上跳下池子,在水里待过一刻钟。

    她默默的爬到了自己的床上,然后再思考着自己要不要去请那二小姐,不过思来想去的,想着还是算了吧。

    沈明知每天倒是过来溜溜,不过看着白如兰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好像一点都不想跟他聊,他也就没有多话就静静的看着她每天躺在床上思考东西。虽然他心里觉得不是滋味,但是人家怎么想的,他也控制不住呀。

    白如兰终于能够缓缓的走出院子,看着今天天气晴朗,温度也比之前的要好,于是就决定到那个池子里面遛一遛,如果计划可行的话,她决定就在今天就跳进那个池子里面去。

    两小丫看着自家的小姐决定到外面去逛一逛心里挺开心的,但是又担心自己家的小姐的身体不好,特别是在听完自家小姐问的那个问题以后她们不免多想了一下,虽然如今小姐如今让服里的人都挺害怕的但是架不住那二小姐的恶迹斑斑,于是就忧心忡忡的紧跟着她。

    按照红衣以及李嬷嬷她们的记忆,白如兰终于来到他心心念念的那个池子,看着那个池子的水,又看看周围的建筑以及其他的东西,觉得也没有什么特别令人特别被吸引的地方,甚至觉得这挺普普通通的。

    沈明知在得知她决定今天要去逛逛的时候,就觉得她可能会去那个池子,心头一紧,他在那个白如兰的房间里面思来想去,转来转去,心中万般的纠结,眼睛紧紧的盯着门那边的方向,但是他自始至终都呆在这个房间里面,好像是发了呆一样,整个就像是一个望夫石。

    “我饿了,红衣你去帮我找点吃的来。”白如兰现在自然是想着办法让她们离自己远一点,自己想办法跳进这个池子。

    今天李嬷嬷不在,于是她大头就放在了红衣和紫衣这两个丫头身上,今天出门的时候也只有他们两个人跟着她。李嬷嬷身子早就好了,但是她偶尔还是接着身子不便的理由以便偷懒,更甚至她大多数时候都偷偷的猫在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红衣她们有事的时候想要请教他也没有地方去找于是渐渐的也就不去找她了。

    红衣这些天知道自己的小姐偶尔不时的就会吃些糕点,虽然她有点犯怵这里,害怕自家的小姐再一次的一不小心的跌进了池子里,但是一想到自家的小姐会饿肚子,于是嘱咐了一番已经渐渐变得沉稳的紫衣。一切祝福好了以后他快步的向着厨房跑去。

    白如兰今天特地的穿着少一点的衣服,于是她装模作样的摸摸自己的胳膊,感觉手还有点冷,于是就搭上了紫衣的手上。

    白如兰的脑海里面一下子就闪过了一件雪白的披风,上面还绣着一只傲然的梅花。而这件披风就被放在自己的衣柜里面,同时又看到一个长的还算挺清秀的20多岁的女子过来给这原身体的小姑娘量身体,看样子应该是做衣服的。

    但这些记忆应该就是面前这个紫衣想到的,看到这些以后白如兰觉得挺对不起这紫衣和红衣的,虽然心中有些不舍但是她还是想要回去,她咬紧牙关,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这天气还是有点凉,我有点冷,你去拿件披风过来吧,我就站在这里等你哪都不去。”白如兰这样吩咐。

    紫衣这些天自然是看到红衣是怎么做的,所以她不想要现在离开自家的小姐,万一那二姑娘又来了怎么办。原本她想着小姐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她自然是不会扫了小姐的兴,她想着红衣姐姐过来了以后,她再去拿衣服没有想到小姐这样吩咐她有些为难了。

    “小姐你实在冷的话,你如果不嫌弃奴婢,奴婢把这衣服给你。”说着她就要把自己身上的那件外衣脱下来给自家的小姐。

    白如兰原本想着自己会遇到的问题会在红衣那里,结果没有想到前面倒是进行的顺顺利利的,到了紫衣这里竟然卡着了。

    “不用了,你快穿上,万一着凉了怎么办,我……”也不是很冷。她这句话还没说完呢,就碰见了那糟心的四姑娘,她那副小白花的模样真的比她还要林黛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对面的人才是落下水然后用梦魇如今才刚刚下床走走的人。那身段婀娜的,真正是弱柳扶风。

    紫衣自从四小姐哭着跑出院子,然后自家的小姐的名声受损以后,对着这四小姐就一点好印象都没有,看见她过来以后真的是像防着大房二小姐一样防着这自家二房的四小姐。明明都是一个房里面的,怎么能这样毁自家姐妹的名声呢。紫衣心中虽然有疑问,但是,对四小姐防备的紧。

    白如兰没有想到出个门自己已经计划的好了,没有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变化有点太多了,她有点承受不住。虽然她有点怂那个二小姐,不知道她能干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但是在这四小姐的印象自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可以说这两个女人半斤八两,导致她对其他的小姐都有点头疼犯怵。

    她想着自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今天原本虽然想着能回去就回去,但是她也做好了没有成功的打算。于是她看也不看那四小姐直接回去。“紫衣,我们走。”

    紫衣得到命令立刻活着自家的小姐走人,她巴不得自家的小姐能离这个四小姐要远就有多远。

    “姐姐,姐姐,姐姐,你为何见到我就走,我想好好跟你聊聊,我,姐姐……”别看这四小姐林黛玉一样的身子的好像一阵风就能把她给吹过去,但是她的步子就跟幽灵一样,白如兰自认为自己溜的还是挺快的,结果没有想到直接就被人拉住了衣袖。

    我擦,白如兰特别想要对对面的女子说,你如果要装林黛玉你好歹要装像一点,你就不怕刚刚你跑步的样子被人家发发现,掉了你的人设。

    白如兰现在在想的是自己是也像她一样掉了自己的人设,使出自己的小性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是继续捂着自己的马甲窝窝囊囊的。想了半天,人已经到她面前了她还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只能以不变应万变闭着嘴不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一开口就要露了相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直觉是哪来的。

    “姐姐,你听我说,我……”白如兰挺钦佩面前的这个人的,她都已经那样子了,还那副可怜巴巴的白莲花小可怜样,真的也是绝了。

    “嗯!”白如兰觉得自己压根就不需要说话只要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女子发挥就可以了,她甚至在心里都想说一句,请开始你的表演。

    “姐姐,我没有,你要相信我,姐夫在什么好我也不可能抢,我压根就没有这个心思你要相信我,姐姐……”她说到这里的时候也没有辜负白如兰的期望,瞧她那眼神,瞧她那表情,简直就是满分。

    白如兰一就是用那个不着调的嗓音,好像是从鼻子或者是身体里面发出来的,但也可以看得出这声音的主人一点都不在乎或者是不耐烦。“嗯。”

    四小姐看着面前的这个从小就懦弱的和她一样的庶女姐姐,虽然虽然表面对她挺恭敬的,心里其实也不是很看的起她,但是没有想到今天她这个姐姐好像有点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