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家宴(第1/2页)
    见她这模样,顾明渊不由得失笑,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头,笑道:“好,那本王就不烦你了,晚些时候见。”

    待得顾明渊换了衣服去了,秦怀玉这才无奈的一笑,吩咐丫鬟将他换下来的大麾整理好。

    ……

    转眼便到了皇帝大寿。

    按着宫中的规矩,中午皇帝有家宴,晚上的时候再大宴群臣,所以皇室之人,上午便要去宫中。

    秦怀玉前世也曾经参加过这样的场合,然而那时候跟今生的待遇截然不同。

    一大早,丫鬟便给秦怀玉梳妆打扮好,待得一切都收拾妥帖的时候,已然日上三竿了。

    顾明渊早知道在宫中吃不好,所以早早的吩咐下人做了些她喜欢的饭菜,临走之前先吃了个七八分饱,二人方才去了宫中。

    昨日才堪堪放了晴,谁知到了今日一早,却又开始下起雪来。

    那雪倒是不大,似是空中撒了细盐,地上铺的一层洁白,连带着空气都多了几分冷意。

    秦怀玉捧着暖炉,依旧觉得那些冷气透过衣服往身上钻。

    先前在马车里的时候倒是不觉得,这会儿行走在宫中不能乘坐轿辇,才这样直接被风雪吹着,才感受到了凉意袭身。

    顾明渊看出她的冷,不由得将人往自己这边靠了靠,以自己替秦怀玉挡了些风雪。

    感受到他的动作,秦怀玉展颜一笑,轻声道:“王爷不必如此,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

    话虽然这么说,只是这从宫门口走到殿内,那距离却并非是一会儿就能够到的。

    顾明渊轻声笑了笑,却并未说什么,只是依旧替她挡着风雪前行。

    待得到了乾清宫门口的时候,秦怀玉才松了口气,二人走到回廊下,守在门口的太监连忙招呼着他们去了偏殿,另有一人进去通禀。

    不多时,便见那人去而复返,脸上带着谦卑的笑容:“王爷,王妃,皇上有请。”

    今日家宴是在乾清宫内,但此时还未开宴,再加上规矩使然,所以男女是分开的。

    顾明渊随着太监去了椒房殿,秦怀玉则是随着去了椒兰殿。

    他们出门的时候原本就时候不早,因此这会儿人来的已经差不多了。

    秦怀玉随着下人的指引进殿之后,就见这偌大的殿内已经坐了不少人。凡是生过子嗣的嫔妃都在场,公主之中,不管是嫁过人的,还是未曾出阁的,都已经到了,此时这殿内倒是满满当当的座无虚席。

    秦怀玉一一见礼,又与比自己辈分低的孩子们各自寒暄过,方才入了座。

    良妃坐在上首,怀中正抱着五公主说着些什么。在皇帝的女儿里面,五公主是年纪最小的孩子,但是今日在场的人里面,却有好几位都比她辈分低,因此五公主也难得的没有撒娇,不多时便挣脱开来,老老实实的坐在良妃的身边。

    今日前来的人不少,长公主也带着女儿来了,此时正在跟淑妃说着些什么。

    秦怀玉才入座,就感受到了清平郡主的眼神,内中的不善丝毫不带遮掩。

    她神情不变,跟给自己端茶的小侍女点头示意,自己则是端着一杯茶慢慢的暖着手。

    因着顾明渊的身份,所以她的位置也是最好的,不过也正是因为位置好,所以也才最扎眼。

    秦怀玉才嫁给顾明渊,无意树敌,故而言谈举止都格外注意,不过分热络,也不过分疏远。

    几番回合下来,倒是也还算是应付得当。

    偏偏清平郡主却是看着她这幅模样刺眼,轻声在她身边道:“你倒是圆滑的很,只是这么多的心眼,也不知道表兄清不清楚。”

    听得她的声音,秦怀玉一时有些失笑,弯唇回应道:“我跟王爷夫妻一体,他自然是清楚的。”

    这句“夫妻一体”让清平郡主格外觉得刺耳,看着她蹙眉道:“你怎么如此不知羞?”

    竟然连这话都说的出来,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呢!

    闻言,秦怀玉脸上笑容不变,淡淡道:“这话倒是奇怪了,我不过说些实话罢了,难道与王爷夫妻和睦也成不知羞了?”

    清平郡主一时无言以对,索性直接扭过头去,只是那神情怎么看都带着不悦。

    秦怀玉却是想起来前世里的时候,说起来,这位清平郡主对顾明渊可是难得的一片痴心呢。

    才想到这里,她就觉得有几分酸味儿,自己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又低低一笑,瞧她,当真是傻了。

    这些陈年旧醋的,吃起来可没什么意思。

    她二人之间的对话声音小,所以并没有被其他人听见。再加上这会儿时候不早了,所以不多时椒房殿那边就传话过来,说是让她们过去用膳。

    虽说中午是家宴,但这一顿家宴人数可算不得少。

    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