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候旨殿前,雷傲九天(第1/2页)
    瘦西湖向西约摸里处,有个小市镇,叫做候旨殿。这小镇便因昔年征西大将军燕赤行班师回朝,在此恭候圣旨而得名。大将军凯旋,自然隆重其事,江都府知府特在此修筑一座肃穆的殿堂,以便大将军暂且歇息并候旨回京。如今已是物是人非,燕大将军饮马西凉,久已不回江南,而那位江都知府也已告老还乡,唯留这一座高大殿堂依然矗立不倒,寂寞地张扬着往昔的荣光。

    燕然踏入这座因父亲威望武功而命名的小镇,心情似乎也好了许多,他曾经多次幻想过自己该如何游历这座小镇,可是万万想不到的是,竟然是以这么一个屈辱的方式。

    候旨殿镇并不大,一条青苔斑驳的石板路贯穿其中。两人行走在湿滑的青石板路上,足音沉闷而又单调。整座小镇家家门户紧闭,竟是听不到一丝声音,气氛诡异得有若荒野鬼城。

    此时天已大亮,无敌不禁皱了皱眉,瓮声问道:“小子,四下看看,这里有些蹊跷,邪得很!”

    燕然也是大为好奇,依言三下两下爬上一户两层小楼的楼顶。放眼望去,只见整座小镇内空无一人,只有镇南那座高大的候旨殿下,仿似影影绰绰有些人影。

    燕然跳下楼,小声说道:“大叔,的确有些蹊跷,往南约一二里处,倒好像有些人在那边。”

    无敌微微颔首,道:“走,去那边看看,究竟有什么古怪之处!”

    两人不再多言,顺着青石板路向南走去。不多时,便看到一座高约三丈的巍峨殿门赫然出现在眼前。

    晨雾迷蒙,隐约看到一个人影立在殿门之上,身形瘦削,挺拔不凡。殿门下零零落落约有一两百号人,或站或坐,有僧有俗,竟是将那殿门层层围在当中。

    燕然大感新奇,不住地四下张望。无敌目力俱佳,早已看出那百来号人马是出自东南三省,各门各派俱有,却是冷哼一声,不屑地哂道:“上百号人围住一人,竟无人上前较量一番,东南武林何时凋零如斯?”

    无敌环顾一周,赫然发现西南角处还有一个瞅着眼熟的馄饨摊位,心念一动,便领着燕然,径直走到那里。无敌大马金刀地坐下,燕然便也坐在一旁。

    只听无敌洪声说道:“想不到威震苏南的铁手侠心许茂才,也会屈尊来此处卖一碗馄饨,更会来凑这一场热闹!”

    那馄饨老板貌不惊人,愁眉苦脸,双目流转之际,却是神光浮动,显是内家真气精纯无比。却听他嘿嘿笑道:“祖传手艺,小本生意,不可荒废了。两位客官,可是各来一碗馄饨御御寒?十文一碗,概不赊欠!”

    燕然看了看无敌,并无任何异状,便摸出一锭银子,约摸半两上下,小意地递了过去,“老板,两碗馄饨!

    那馄饨老板眉开眼笑,口中念叨着,“好咧,客官稍等,馄饨马上就好!”,只见他麻利地往滚沸的锅里倒入数十只馄饨,盖上锅盖,复又从碗柜中拿出两个海碗,依次放入猪油、姜蒜等调料,然后才双手接过燕然的银子,“客官,这银子太多,小人可没有这么多文钱找开了?”燕然摆摆手示意不用找了,他是贵介公子出身,自然不会在意这点小钱。

    那馄饨老板却是一皱眉,“太多,太多,一两银子一百文钱,客官您这少说也得半两上下,小人收了可得折寿的。”

    那馄饨老板突然伸出右手两根手指,将那半两银子轻轻一夹,便夹下了二三钱银子下来,放入馄饨担旁直竖的竹筒之中,却又把那剩下的银子双手递回给燕然,“客官,这是您的找零。”

    燕然瞅瞅无敌,见他微微点头,便立起身来,双手恭敬地收入怀中。原来这馄饨老板便是苏南武林异人许茂才。此人自幼以卖馄饨为生,学成武功后,仍是挑着副馄饨担游行江湖,这副馄饨担可就是他的标记。他虽一身武功,但自甘淡泊,以小本生意过活,武林中人说起来都是好生相敬。天下市巷中卖馄饨的何止千万,但既卖馄饨而又是武林中人,那自是非许茂才不可了。

    须臾,两碗热气腾腾的馄饨便端上了桌,浓汤白面,葱青姜黄,煞是勾人口腹。无敌微微动容,叹道:“许兄指力,一如往昔,老子佩服!只是许兄一生淡泊,何苦还淌这汪浑水?”

    许茂才拿块抹布用力擦着桌子,黯然回道:“天下人皆有天下人的枷锁,此番四大神印被有心人吹捧得沸沸扬扬,也许雁荡剑派青龙印被盗只是一个,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也有人在背后浑水摸鱼,许某不才,也想来看看,这背后究竟是什么。”

    燕然听得肃然起敬,无敌却是不置可否,只是沉声问道:“这许多的人疯狗似的围着,所为何事?”

    许茂才抬头望了望,“青龙印五行属木,原是镇守东方之意,主万物生长,一直供奉在雁荡山三绝宫内。一年前,雁荡剑派掌门人谢愿齐幼子谢云飞下山游历,结识了一位美貌女子虞思思,两人一见钟情,谢云飞更是将该女子带上雁荡山,求谢愿齐允了他们婚事。”

    “婚约既定,那女子便也住在了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