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不怜香惜玉(第1/2页)
    “小女请寿王殿下安。”在从城郊回到长安的管道上,姜书琪落落大方的对着雍禄的马车行礼。

    寿王殿下果然经常往返于长安的城郊,在这条必经之路上等着果然有惊喜,也不枉自己花了大价钱买到了这个消息,姜书琪在心中暗自欣喜。

    “姜二小姐有何贵干。”雍禄冰冰冷的声音从马车中传来。

    “小女子前往城郊礼佛,可是马车轱辘却在回程突然坏了。此处距离长安甚远,虽然说是官道,但是往来并没有多少马车。还望寿王殿下相助。”姜书琪说道,声音楚楚动人。

    她在这条路上已经守了好几天,今天终于被她碰上雍禄,心下开心不已。

    姜书琪幻想着雍禄为她解围的场景,脸上泛起了点点红晕,很是好看,只可惜马车上的雍禄根本看不见。

    若是能够与寿王殿下同乘一架马车回程就好了。姜书琪幻想着这样的场景,自己都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至于清誉闺名,若是能嫁给寿王,这一切她都不在乎。

    若能先声夺人,选妃宴上她还可以少费些心思。

    听到姜书琪的声音,姜姝待着马车上,都能想象出姜书琪那一贯楚楚可怜的样子,叫人不忍将她独自留于官道。

    姜姝本不想与雍禄同坐一辆马车,但是想到雍禄是因为救自己而伤,姜姝放心不下他的伤势,便还是上了马车同雍禄一同去往醉香楼,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于是一路上刑照驾车将雍禄和姜姝带回醉香楼,而墨翠则是听了姜姝的吩咐,快马去往长安,事先准备好姜姝要的药材。

    一路上雍禄正心下欢喜的将自己大半身子靠在姜姝身上,虽然手上的伤口是不是的有阵痛传来,却也压不住雍禄心下的欢喜。

    可是马车走了没一会,刑照便突然停了下来,雍禄正要开口询问,马车外便传来了姜书琪的声音。

    雍禄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姜姝在车上,他自然不能让姜书琪上马车将她带回长安,就是姜姝不在马车上,他也不会带着姜书琪回城。

    “刑照,你且帮姜二小姐看看马车。”雍禄声音平淡的说道,姜书琪都拦住寻求帮助,他自然也不能完坐视不管。

    马车内,雍禄捂住自己的伤口,他虽然吃过了姜姝给的解毒丸,但是也只能轻微压制毒性的发作,本来只打算借机发展一下与姜姝的感情,却没有想到姜书琪这么一耽误,他怕是要吃点苦头了。

    一旁的姜姝看着雍禄的模样,便知道他的伤口又加深了,

    解毒丸只是她做来防身的简单解药,对于许多毒素只能压制,不能根除,本来解毒丸的药效到醉香楼然无事。

    但是被姜书琪这么一耽误,姜姝也不知道雍禄的手会怎么样?

    “回殿下,这马车轱辘彻底烂了,怕是修不好了。”刑照如实回答。

    姜书琪既然是故意想要嫁给雍禄,这点把戏自然会做足做好。

    听完刑照的话,雍禄的眉头微微锁起,思索着办法。

    姜书琪则是心下大喜,盼望着雍禄能够邀她同乘。

    至于碧玉和驾车的马夫,也不是不认识路,就让他们两个自己走回去好了。

    这样的情况落在雍禄的眼中,他微微沉思了一会说道:“刑照,你且骑着快马沿着官道去寻有没有哪些要入长安的车马,给他们些银两捎上姜二姑娘。”

    “是。”刑照卸了马车的绳索,立刻快马扬鞭的去往官道。

    姜书琪脸色有些不悦,却也不敢对着雍禄发火,依旧娇滴滴的说道:“多谢寿王殿下关心。估计刑侍卫还得跑上一阵才能回来,不知书琪可有荣幸上马车与殿下一叙,等着救兵的到来。”

    “男女授受不亲,姜二小姐还是留在自己的马车上。”雍禄说道,不带一丝感情的回应。

    “殿下思虑周,是小姑子设想不周,失言之处,请殿下莫怪。”姜书琪立刻认错说道。

    “姜二小姐言重了。我们方才来的路上还看到了几个路人驾着马车,应该是去往长安的大户人家,到时候你跟他们的马车,想来要不了多久就能到长安城了。”雍禄说道。

    当听到雍禄说男女授受不亲之时,姜姝看了一眼半个身子都压在自己身上的雍禄,心中暗自诽谤,你有本事就别靠。

    当然这些话姜姝也就是放在心里,不会宣扬出口。

    毕竟雍禄是为了救她才把身体弄得这般虚弱,想到此处,姜姝又看了看雍禄的伤口。

    而依旧站在路边的姜书琪则是想尽各种办法和雍禄聊天,让雍禄察觉到她这个人。

    姜书琪在心中安慰自己,虽然寿王殿下不喜欢自己,但是比起选妃当日互不认识的女子们。

    熟读礼仪的她和雍禄便有了路边扶助的缘分,这样有过交集的女子寿王殿下肯定更感兴趣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