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姜姝封郡主(第1/2页)
    姜姝一曲舞罢,御花园中寂静无声,连红梅花落地都显得生动起来。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果然,这支舞并不是一般意义上为三军送行的舞蹈,而是一支悼亡舞,琼华公主在为这些即将奔赴前线的战士们哀悼。

    年轻的生命,却要为了家国而牺牲,那黄沙掩盖的尸骨,又是谁家的离人,远方的姑娘,在等他回家……

    这支舞的意义,是姜姝在重生之后才明白的。

    经历过真正可怕的死亡,无边的黑暗与彻骨的绝望,才理解的意义。

    姜姝看着惊呆的众人,静静的服礼,向雍庆帝和嘉惠皇后告退。

    姜姝发现并没有人叫自己起身,雍庆帝看向自己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

    而嘉惠皇后和刘贵妃的目光更让人觉得不知所措。

    像,真的是太像了,明明是完不同的长相,但是她们仿佛看见了琼华公主本人。

    当年的惊鸿一瞥,嘉惠皇后永远不会忘记。

    那绝美的女子一跳起舞来,仿佛在用自己的生命诉说着什么,让人着迷。

    雍禄则望向姜姝,仿佛透过她,看见了另一个模糊的影子。

    江灵儿如小鹿一般灵动的双眸写满惊讶的看着姜姝,她终于知道自己的舞缺了什么。

    “免礼。”嘉惠皇后最先回过神来说到。

    “谢皇后娘娘。”姜姝的声音如玉石落地,沁人心脾,让众人从舞曲的哀思中回过神来。

    姜姝与江灵儿的比试高下已分,只是若由嘉惠皇后宣布江灵儿的失败,似乎有大雍众人护短之嫌。

    看着嘉惠皇后为难的神色,江灵落落大方的说到:“我输了。”

    她的话让嘉惠皇后神色一轻,看向江灵儿的眼光愈发的满意。

    果然是一国极为受宠的公主,这风范气度虽败犹荣。

    江灵儿看向姜姝说到:“有机会,我们在比试。”

    姜姝的舞给了她极大的启发,等她融会贯通之后在找姜姝切磋。

    “我的荣幸。”姜姝大方的回应。

    接下来的比试是蒋新曼对姜书琪,二人抽到的表演同样是舞蹈。

    二人脸色难看至极,谁胜谁负已经不在重要。

    姜姝和江灵儿珠玉在前,不管她二人舞了什么,都犹如班门弄斧一般,不自量力。

    果然众人对她二人的表演兴趣平平,雍庆帝似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场出神,完没有看她们二人一眼。

    极为皇子亦是如此。

    整场比试再二人的舞蹈之后结束,雍庆帝与嘉惠皇后要给才艺最佳的人一个赏赐。

    毫无疑问的便是姜姝了。

    嘉惠皇后看着亭亭玉立的姜姝,正想着要赏赐她什么,便听见一旁的雍庆帝开口,让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朕记得姝儿你小时候也是养在宫里的。如今长成大姑娘了,朕都有些记不清你小时候的模样了。”雍庆帝说到,脑海中闪现出一个糯米团子。

    “朕今日便封你为静姝郡主。”

    “陛下隆恩,姜姝惶恐。”雍庆帝的话让姜姝也陷入了迷惑之中,只是赢了一场比试,这奖励未免太过隆重了。

    “你难道想抗旨吗?”雍庆帝说道,不怒自威。

    “姜姝不敢,臣女谢陛下隆恩。”姜姝跪下接旨。

    在场众人看着姜姝,无数的目光投来,满是艳羡。

    姜书琪的手已经快把藏在袖子里的手帕扯烂了。

    蒋新曼则是盯着姜姝,像是盯着一只渴望已久的猎物。

    飞吧,飞的越高摔的越疼。

    …………

    宴会结束,姜姝带着姜瑜等人正要离宫回府。

    “姜小姐留步。”一个宫婢来到姜姝面前。

    是刘贵妃的贴身侍婢。

    “不知姑娘有何见教。”姜姝说道。

    “姜姑娘,我们家娘娘有请您一叙。”宫婢说道,默默的打量着姜姝。

    姜家小姐的美貌果然名不虚传,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见,只觉得后宫三千都没有她这般艳丽的色彩。

    刘贵妃找她?姜姝心下泛起点点疑惑,正想要拒绝之际,却发现又有人在她的身后唤她的名字。

    “姜姑娘留步。”是苏妃的贴身侍婢。

    “姑娘有何事?”姜姝问道。

    “我们家娘娘请姜姑娘一叙。”宫婢说道。

    姜家众女:“……”

    而后德妃娘娘,淑妃娘娘的侍婢们接踵而至,邀请姜姝一叙。

    姜姝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知如何是好。

    她自然知道,这不过是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