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他回来了
    正在沈姝思索间——

    “吱呀——”一声,房门从外面开启。

    有脚步声,从外头轻步走了进来。

    沈姝心里一凛。

    她原以为,以熠王的功夫,对方保险起见,会在外面直接吹毒药进房间。

    这样,她早已在床下燃上能清毒的草药,又事先喂楚熠吃下调配好的万金油解药,便能轻松解局。

    可她万没想到,对方竟敢直接走进屋里来!

    莫非,他们队伍里果真有内鬼,把熠王昏迷的消息传出去,对方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好在沈姝已经做好完之策——

    她攥紧手里的东西,只等对方出手的瞬间,把手里的东西扔出去。

    就算没办法按原计划让熠王“假死”,也至少能抓住活口,审出幕后主使是谁,好提前做好应对。

    “殿下?殿下?”

    脚步声在帷帐外停下。

    一个如冰玉相击般好听的声音,压得极低,传进沈姝耳中。

    沈姝愕然睁大双眼。

    这声音的主人——

    是那日在谷中,救了她的神秘男子!

    这种时候,他怎会来这?

    难道……他刺客竟不成?

    这个念头一起,沈姝立时想到,那夜这男子独自一人,同时料理十几个黑衣人,还敢直面整个西匈大军,功夫绝非泛泛之辈。

    虽然她打心底不相信他是刺客。

    可这种时候,并非凭直觉判断是与否的时机。

    沈姝立时在被中伏低身子,紧贴着楚熠,放轻呼吸,动都不敢动一下。

    就在她未察觉之时,一直陷入昏迷中的楚熠,眉头微不可见地蹙了蹙。

    外头瓢泼大雨打在芭蕉上,哒哒作响。

    阵阵雷鸣不绝于耳。

    拜这样的天气所赐,就算潜进房间的男子,武功再高强,也极难在这种情况下,察觉出沈姝极轻的呼吸声,

    “殿下?”

    那人等了几息,没有得到楚熠回应,直接掀开帷帐,伸手探向楚熠的鼻息。

    “咦?怎会……”那人奇怪地喃喃一声。

    突然,他似听到什么,极快从衣袖里掏出一个用白纱包裹的药囊,放在了楚熠的鼻尖。

    就在他拿出药囊的瞬间,沈姝已经闻到囊中所装药材是什么。

    她紧绷的神经,倏然放松下来。

    那是一包专克离罔草的解毒药。

    既是解药,就意味着——

    对方是友非敌。

    就在沈姝沉吟间,那人突然放下帷帐,跳上了床。

    沈姝冷不防被他这个举动吓了一跳,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只是这样微小的动作,却教跳上床的男子,立时察觉出来。

    覆在沈姝头顶的大被,猛地被人从外面一掀。

    沈姝直觉转头,猝不及防间,与那人四目相对,瞳孔骤然一缩!

    男子在看见沈姝的瞬间,那双透彻桃花眼里,尽是诧异和意外。

    这一次,他并未蒙面。

    昳丽又少年感十足的面容上,一双桃花眼,映着窗外一下又一下的闪电,灿若繁星。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大抵形容此刻的他,最确切不过。

    尽管这是沈姝第一次见他的真容,可不知为何,却仿若像上辈子熟识一样,带着莫名的亲切。

    鬼使神差的,沈姝朝他展颜一笑。

    带着连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熟稔和亲近。

    而这笑容,却让那人眉头深蹙,眼底划过一丝疑惑。

    突然,男子神色一凛,眼睛直直看向帷帐外头。

    沈姝顺着他的目光,扭头看过去。

    透过帷帐半开的缝隙,闪电在雪白的窗纸上,投下一个宽大的人影。

    男人、体型偏胖、光头。

    竟然是个和尚!

    沈姝杏眸微眯。

    只见那人用一根细竹管戳破窗纸。

    随之,一股极淡的药味,飘散在房间里。

    离罔草。

    竟真是离罔草!

    沈姝不可置信转头,看着无声蹲在床里侧的男子。

    此刻,他正用一个药囊,放在他自己鼻子前头。

    那药囊里,和先前他放在熠王鼻尖的药囊一样,装着离罔草的解药。

    沈姝:……

    这种情况下,身为让她有好感的“友军”,难道不该把解药分她一半吗?

    尽管,她天生能化毒,不需要这个。

    可这种行为,委实让她十分不爽。

    难不成,这个屋子里,他和熠王的命是命,她的命就不是命?

    男子见沈姝直盯着自己手里的药囊看。

    总算惊觉到什么。

    就在沈姝以为,他会很君子的,把手里的药囊分给自己一半时——

    却见男子突然伸手,从熠王鼻尖拿回另一只药囊,直接塞进了沈姝手里。

    沈姝:……

    楚熠的眉心,在黑暗中,再次微不可见蹙了蹙。

    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尽管沈姝已经做了两重解药的准备,却不敢掉以轻心。

    对方离罔草下的分量不小。

    沈姝极快从药囊里掏出一小撮解药,放在手心掩住口鼻。把余下的赶忙放回楚熠鼻尖。

    窗外那人,放完毒烟,有恃无恐在外头等了足足半柱香的时间,才悄悄离开。

    男子下床,走到窗边,用手指戳开窗纸朝外张望。

    确认对方已经彻底不见了踪影,终于折身回到床前。

    他一双桃花眼,紧盯着沈姝的面容,眼底尽是复杂之色。

    “你……也回来了?”他没头没尾地问道。

    沈姝:???

    “我是第一次来这儿,以前从没来过。”她如实答道。

    她以前从未来过京城,更没来过护国寺。

    委实谈不上“回来”。

    男子听见她的话,桃花眼里疑惑更深。

    “你怎会来这里?又怎会知道他们会下离罔草的毒?”沈姝好奇地问。

    然而,此刻的男子,显然已经完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根本没听沈姝在问什么。

    沈姝迟迟没等到他的回答,正欲再问——

    “不对,你一定是回来了。”

    突然,男子似想到什么,伸手抓住她的手腕,看向她的眼眸,如星辰般璀璨明亮:“跟我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只属于我们两个的地方,你一定会记起来的。”

    沈姝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再次吓了一跳。

    可是,没来由的,她对于他说的地方,莫名有些好奇。

    好似……

    只要去了,她就真能想起什么似得。

    “可是,殿下……”她犹豫着正欲拒绝。

    男子斩钉截铁打断她的话:“没事,他的劫已经过了,死不了。”

    沈姝愕然转头,看向楚熠眉心。

    果然,竟不知何时,他眉心的香灰印记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沈姝的心,瞬间放回肚里。

    她转头,朝男子笑笑:“好,我跟你……”去

    然而,最后那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来——

    她垂在床侧的手,倏然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