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轻功避击 暗器制敌(第1/2页)
    金球的异变,自己真正力量的觉醒,带给了小公主强大的自信与敢于对抗克丽蒂娜这个强大女巫的底气。但有底气是一回事,如何能真正发挥,又是另一回事了。

    她毕竟是才在生死关头下被激发潜力觉醒了这种力量,熟悉都还没来得及熟悉,更谈不上有任何练习与技巧了。所以当面对克丽蒂娜的一发火球撞向她的金球,接着又立即三颗魔法飞弹向他们三人分别攻击飞射来时。她立即不禁有些惊慌失措地不知该怎么办了,下意识地就想先召回金球,抵挡那三颗魔法飞弹,解救他们三人。

    没错,确实是他们三人。此时此刻,因为面临刚才的生死威胁,才让她真正意识到了爱丽丝对她,是真的有姐妹之间的亲情的。虽然以前对她不好,从没给过她好脸色,处处与她作对,以及与她争夺各种东西;但真到了这种生死关头,爱丽丝还是立即显出了对她的关心,她也是意识到了爱丽丝的好。

    所以,虽然她还谈不上立即就与爱丽丝和解,化干戈为玉帛,从此以后姐妹情深,相亲相爱,但心里面的态度以及以前的固有想法已是下意识地转变。不说别的,至少此时也是同样担心爱丽丝的安,想要尽己所能解救爱丽丝。

    至于爱丽丝与罗宾合谋算计她的事,可以容后再来讨论与计较。再怎么说,她们也都是两姐妹。在此刻面对外敌之时,当然是应该一致对外。内部矛盾,可以过后再内部解决。

    对于罗宾也是一样,事后再跟这家伙算账。而且在她心里,也是早已把罗宾当成了自己的内部人。且罗宾不论再是如何,她心里既已认定这就是她想要的爱丽与幸福,不管如何,她也不会放任不管,眼睁睁看着罗宾死。至少也要自己先得到手里,至于当自己可能有一天厌倦了,那也是自己不想要了,可不会容许他人轻易夺去。既不能夺去罗宾的人,也不能夺去罗宾的命。罗宾生是她的人,死也要是她的鬼,只有她才能有权处置罗宾的一切、

    当此之时,也不容她多想,都只是下意识地想法。反正无论之前罗宾与爱丽丝做了什么,眼下他们三人都应该同仇敌忾,一致对外,先解决眼前这个最大威胁克丽蒂娜才是要紧。所以,除了她自己,她也不容另两人有失。

    只是,就在她下意识这般想,并且想立即召回金球先救他们三人时,却不防罗宾已是先一步行动,而且速度这么快。

    这让小公主与爱丽丝都没料到,在罗宾反身挟着她们迅速移动躲过魔法飞弹的攻击时,都是不由发出了声惊呼。

    惊呼声中,罗宾却顾不得她们两人的情绪。脚一沾地的同时,立即松手放开两人。然后立即伸手往腰间一抹,随即扬手打出,便见得三道银光一闪,三把飞刀立即呈现头尾相连的连珠之势向着克丽蒂娜飞射了过去。月光之下,宛若一道相连在一体的银蛇。

    而细看之下,便能发现,这三把飞刀,其实是三把银质餐刀。

    罗宾之前为准备晚上的出逃时,实在不方便随身携带兵刃,否则便有些解释不过去,容易惹人生疑。

    所以无论手半剑还是枪矛这种很明显的兵刃,他都不好随身携带,只能是带了一把匕首防身。但他后来又觉着一把匕首可能不够,于是在餐厅吃完晚饭,等所有人离席之际,还不引人注意地偷偷摸了几把餐刀藏在身上,以备防身之用与不时之需。眼下,便是正派上了用场,用餐刀当作飞刀投掷。

    这手飞刀术,却也是前任王子身上所带来的技能。前任王子因为弓箭射得很准,可谓百发百中,所以在其他投掷类的兵刃上,也是具有更胜一筹的优势。

    而弓箭不方便随身携带,有时出席些场合,也是不准带兵刃参加。所以,王子私下里还苦练了飞刀技术。相比于弓箭,飞刀就很利于贴身收藏了。藏好的话,也不容易被人发现,不会被人看出来。身上备着几把,也能以备不时之需,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

    相比于弓箭,飞刀的威力无疑要小了许多。靠徒手投掷,距离上也是大大受限,远不如弓箭。但好处是能够便于隐藏,发射时有更大的突然性,常常能出人意料,来不及防备,在猝不及防之下中招。

    在华夏武学体系中,像这种徒手投掷类的短小兵刃,无论飞刀、袖箭还是金钱镖、飞蝗石之类,都是统称暗器。而且并不限于只是徒手发射,还有机括类的。有时这种机括类的暗器,设计精巧,暗藏玄机,还往往威力更大。

    但不论徒手还是机括,在暗器一道上,也同样都包含有很大的学问,甚至能够独列一门。有些江湖门派,武林帮会之类,更是以暗器称雄,让人闻风丧胆,也是门厉害的本事。

    而暗器一道,甚至可以算得上现代化热武器,枪械类的前身。有些暗器的厉害与威力程度,也几乎是不下于现代化的枪械了,只是不具有普适性与大规模扩大化生产的能力。

    前任王子既然有暗器方面的本事与基础,罗宾在发现这一点后,自然也是没有浪费。在龙神殿内找了本暗器类的秘笈,更加深研学习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