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若诗相告(第1/2页)
    他狠狠在李利的后心利落的一锤,后者顿时痛从心中来,整个人飞扑在地,打翻诸多瓶瓶罐罐,监控室内一片狼藉。

    李利扶正镜框,颤抖着想要爬起来,可无论他怎么挣扎,那股如影形随的疼痛感梦魇般缠绕着他,江峰缓缓抬腿踩在他的胸口,压的他一阵气喘胸闷!

    “我错了……饶了我吧。”

    李利面色惊恐的望着身前的男人,由于背光的缘故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李利可以想象此刻江峰的脸上,一定挂着邪恶的笑容。

    “说,谁指示你的,如果还有所隐瞒,你今天也不必走出这间房门了。”

    冷漠的声线传入李利的耳廓,让他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江峰的气场太可怕了,谁能想到一个小超市的老板,居然拥有这样果断凌厉的作风和手段?

    “我……我说,是一个人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做的,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可他只是告诉我事成有一万块的报酬,并且提前将这份钱寄到了我家里,我才鬼迷心窍同意的。”

    哦?江峰面色一奇,这李利居然对那个人的情况也不知晓,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么?

    不过看他恐惧的模样,也不像是在骗他,江峰皱起眉头,看来对方将事情做的很漂亮,至少没有留给他什么把柄。

    “这间学校,你也不用再待下去了。”

    狠狠踩了一脚李利后,江峰这才稍感解气,离开了监控室。

    而他马不停蹄的便走上了三楼,又一次来到安娇的办公室。

    “江,江峰?”

    看到来人,安娇先是一愣,随后昨日的回忆涌入脑海,清丽的面颊瞬间染上红晕,她咬了咬唇似乎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又见到了江峰。

    “关于超市被砸的事,我基本有头绪了,是学校监控处的李利,收了校外人的贿赂,帮那些人开了绿灯才得以进学校……而且刚才我已经质问过他了,我将过程录了音,如果校方真的想负起责任,就先将这个害群之马踢出就好。”

    快速的说了一大堆,安娇终于反应过来江峰找她是有正经事,可听到他说是校内人联合校外人砸店,而且已经有了确凿证据后,她的心中当场一突。

    虽然对江峰的印象一般,可这个男人的果断和做事效率却是她都难以企及的,这种栽赃责任的抹黑不是他的风格,也就是说学校中的确出现了害群之马,才导致超市被砸!

    “好,这件事我会慎重对待,你将音频资料拷贝过来一份给我,我会向校方和人事部反映,争取将这种人踢出教师队伍。”

    安娇认真的说着。

    “不是争取,是一定……不然我很难再对一中的管理层产生信任和合作意向。”

    这种原则问题,即使面前的人是安娇,江峰也没有任何退避的严肃要求。

    看到他眼底那有些阴郁的光芒,一如昨天的一样,说是要求却也有几分威胁的味道,安娇心底一慌,连不满的情绪都一时忘记。

    “好,我一定严格陈述利弊,让校方务必开除他,请你相信我。”

    安娇咬了咬牙说到。

    “嗯,我信你。”

    江峰回答的如此果断,倒是在她的意料之外,只是他的信任让安娇莫名其妙的心中一喜,和昨天相比江峰的态度的确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呸……我究竟在想什么,居然会为他相信我而感到高兴,这是我的作风么?

    安娇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心态上的缺陷,急忙晃了晃脑袋把这种奇怪的想法摇出脑海。

    “那么接下来你要怎么做?”

    安娇突然想起来这件事,确定了李利的行为也意味着江峰在这件事上取得了极大突破,她很好奇接下来的剧情会怎么发展。

    “我已经问过了,这李利也只是个见钱眼开的贪心鬼,从他这里应该没什么发掘的地方,即使移交法办也顶多关几天就出来,还是开除了他果断些,免得看到之后倒胃口。”

    江峰有些遗憾,虽然心中愈发肯定是李阳所为,可还缺少些什么东西,他必须凑齐。

    “好吧。”

    安娇点了点头,算是同意的江峰的说法,可谈完了正事,两人便不由想到昨天的暧昧一幕,气氛重新尴尬了起来。

    “呃,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超市那边还等着我去经营呢。”

    “噢。”

    最终,还是江峰打破了沉寂,率先离开,再待下去他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算是解决了一桩麻烦事……直到晚上关店门准备回家的时候,他的心情都还不错。

    泛黄的路灯下,江峰锁住店门,转身时余光内却多了一个人影。

    夜里的她长发飘飘,清风浮游多少让她纤细的身姿多了几分娇弱美感。

    “若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