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突变(第1/2页)
    随后,江峰如同一匹饿狼般扑了过来……至少她是如此认为。

    阮玲当即便坐不住了,她猛的站起身,连只穿了一半的丝袜都顾不上提,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整个人几乎退到角落,这一幕堪称狼狈。

    “你,你不要过来……”

    阮曼的脸上,交织着十几种复杂的神色,而真正转化为语言所表达出来的,似乎也只剩下了这一句。

    洁净的白衬,性感的胖次,蜷曲的长腿,还有半条没来及穿上的袜子……她恐怕自己都根本不知道此刻的模样,配上这句弱弱的威胁,究竟有多么让男人血脉喷张!

    可将这一切目睹眼底的江峰,却出奇的没有任何欣赏的表情,有的却只有浓浓的担忧和紧迫!

    “嘘,别出声!”

    优异的听力,瞬间让江峰判断出楼梯口处传来的阵阵脚步,正朝向他们走来,而两者之间所拥有的差距,也不过短短几米而已。

    江峰快速四顾地形,却并没有任何可供藏身的地方,而此刻……门外之人来到房门前,轻轻敲了敲门,与此同时拉下了手枪上的保险栓,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清脆的扣弦声!

    来人有枪……江峰猛一咬牙,此时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东西,一只手懒腰将阮玲夹起,而另一只手在趁她惊叫出声的前一秒,死死捏住她的嘴巴!

    “嘘,不要吵,门外有人!”

    一听江峰这句话,怀里的女子果不其然安静了些许。

    这时阮玲也终于意识到,门外有了异样的动静,而在敲门无果之后,门外的人缓缓的拧开了把守,阮玲的心跳也随之急速加快中。

    房门打开……一把黑洞洞的枪口,赫然出现!

    “嘭——”

    “碰——”

    两声碰撞几乎同时响起,声音却大不相同,前一声乃是手枪开火的声音,而后一声却是江峰飞踢命中的声音!

    在门口那人开枪的一瞬,阮玲紧张的险些窒息,可当她抬起头来再看的时候,那人已经后仰着躺倒在了地面上,似乎彻底晕死了过去。

    “江,江峰,他,……”

    阮玲本来想说些什么,可在看到江峰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后,还是明智的选择了什么都没有说。

    能够在抱着她的情况下,将带枪的歹徒制服,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他,而仅是江峰一人的话,恐怕他不会如此艰辛。

    “给我些纸。”

    江峰喘着粗气,将阮玲放了下来,而与此同时她也终于有机会将套的衣服穿戴完整。

    接过阮玲递过来的纸张,江峰缓缓拉开裤子拉链,就在阮玲紧张他的意图时,江峰却将右腿处的裤管整个脱掉,她赫然看见在江峰大腿外侧的地方,已经流出棕红色的血液。

    “还好……这手枪是连发小威力,而且没有正面击中,不然这条腿得从中间彻底开个大洞了。”

    江峰颇为庆幸的吐了口气,自他服用废丹和九天玄阴之后,身体机能的大幅增项,肌肉纤维的韧性与密集度也大有提升,虽说这一枪只是擦中腿侧,但对他的行动却没有太大影响,只是血流不止可是不行。

    将体表的淤积血迹基本擦拭后,江峰也看清了伤痕的位置和大小,呈现出一个直线的长条状,但深度却只有不到五毫米。

    “有没有纱布之类的东西?”

    江峰将腿高高担起,阮玲听言后,赶忙在办公室中翻找,一阵忙活之后,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来到江峰面前,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纱布没有,但是我用的丝巾和手帕你看能不能将就一下。”

    阮玲十分不好意思,说直白些,江峰是因为她的原因才受伤,也可以说是江峰救了他一命,她却连基本的护理棉纱都没有,实在是有些窘迫。

    “我记得唐总那里还有些备用的酒精和双氧水,我这就去拿给你……”

    阮玲好一阵忙活,跑到唐书那里翻找了起来,用于伤口消毒的物品她还是能找到一些的,而江峰也没有闲着,指尖不停在伤口附近的动脉上挤压打转,以减缓血液向伤口流动的趋势。

    花费积分苦苦折腾的医典医术,在这一刻派上了用场。

    “嗯?”

    正当江峰挤压脉络时,突然从腿上传来一阵酥麻的触觉,如同被轻微电流击中,引起皮肤的一阵震颤。

    几分钟后……神奇的事发生了,被流弹擦伤的伤痕处,居然已是不再流血!

    而一抹湛蓝与此同时也在从他的指尖消失殆尽。

    “江峰,你的血不流了?”

    阮玲揉了揉眼睛,面前这颠覆科学的一幕,让她瞪大的美眸。

    虽然说只是擦伤的皮外伤,可短短几分钟内便可以抑制血液的外溢,这未免也太夸张些?

    江峰没有给她解释什么,而是默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