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吴健(第1/2页)
    说起来他们白天开门做人的生意,到了晚上那自然也得开门做鬼的生意了。这鬼倒不是说真的有鬼,而是那些在地下世界中打拼的人,这帮人基本上都是在夜里活动,有些人真的如同冤魂一样夜里生,夜里死。

    你知道的地下世界里那些人都积攒了太多的情绪,即有春风得意也有刀头舔血。这样的一帮人聚在一起倘若真的能够相安无事那可就真是奇了怪了,然而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今晚寻人启事里来了一位算不上友善的客人。其实确切一点说的话,这人应该叫做不速之客。

    此时寻人启事里没有一个空位,没有一丝喧嚣,你知道这很违和。毕竟实在酒吧,毕竟都是来喝酒的,怎么可能做到没有一丝喧嚣呢?然而事实就是如此,整个寻人启事酒吧里除了吧台在放的音乐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一点点声音。角落坐了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这男人留着段寸,从他的西服下隐约露出各式纹身。这些纹身虽然形象上各不相同,但勉强能看出来这些纹身的画风一样,想来应该是同一幅作品。

    那人对面的椅子上空无一物,他的眼神也是一样。这种眼神原本并不常见,有这类眼神的大多只会出现在那些失去一切的人身上。然而这个男人显然不是,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眼神空洞脸上也带着悲伤。他拿着酒杯,一口一口的抿着杯里猩红色的液体。他喝的很着急,但始终没有一口饮尽。阿特面带微笑的拿了一整瓶威士忌过来,放到了他的面前等待着他的吩咐。

    那人看了一眼阿特,没有说话,自古自的把酒打开给自己满满倒上一杯接着又一饮而尽。那人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眼神中的空洞逐渐消失变成了一份危险的打量。

    “劳烦你把你们老板叫出来,我有些事问她。”

    “好的,请您稍等。”

    阿特尴尬的笑了笑转身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从那一帮沉默无声的顾客中穿过站到了吧台后面,拿起了放在一边的电话给周薰玉打了过去。

    “嘟嘟嘟嘟嘟,喂?”

    “玉姐,我是阿特,吴健在酒吧里,说要见你。”

    “嗯,我知道了,你让他等一会儿吧。”

    周薰玉说完这话就挂了电话,阿特看着一屋子黑压压的人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当下再次面带微笑的从他们中间穿到了那人的身前,略带歉意的说道。

    “抱歉,吴先生,我们老板出去逛街了这就回来。”

    “噔”

    那人手中的酒杯被他拍在了桌子上,力度不重,杯子没裂。只是在这一声响动之后,店里所有的人都直勾勾的看着阿特。阿特绷紧的脸上笑容越发僵硬,那感觉就好像身处暗室之中突然被一群猛兽盯上了一样。阿特一时间尴尬无比,额头上的冷汗开始渗出。那人看了一眼阿特,突然间笑了起来只是眼神中的空洞依旧不减,对着他说道。

    “小哥,这个酒不错,麻烦你再去给我拿一瓶过来。”

    “好的,您稍等。”

    阿特转身又去拿了一瓶酒来,随着他的脚步酒吧里的众人再次低下了头去。随之不见的是刚才的紧迫感,阿特这才送了一口气。酒吧里的众人依然安静,但是比起刚才能听到一点小声说话的声音了。总之气氛没有那么紧张了,阿特口中的吴先生,一言不发的倒着酒又一言不发的喝着。眼神再次恢复了空洞,神色间淡漠的紧。

    “吱呀。”

    酒吧的门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周薰玉,她微微喘着气。神色间不见慌张,只是有些无奈。唰,酒吧里的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将目光投到了她的身上。吴先生手里的酒稍稍洒出来了一点,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拿了纸巾把桌子擦了干净。

    “吴健,你来我这里是要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通知你我明天要出城,去青山岗。”

    “你想去就去咯,和我说什么?”

    周薰玉拿了酒杯,自顾自的坐到了吴健的对面。吴健的眼中闪过一丝异彩,不过很快就让他给压了下去。他拿着酒杯,喝了一口,这次不是小口抿着,而是一饮而尽。说实话,他很少这么喝酒。

    “那张北川是你什么人?”

    “是一位和你一样的故人托付给我照顾的小鬼,怎么了?你明天出城是为了见他?”

    “他放出话了,明日所有想要找他麻烦的人都去城外的青山岗等他。”

    “这个混小子······”

    周薰玉有些无奈的扶住了自己的额头,端酒杯的手稍微有些颤抖。她太了解鬼剑这一门功夫了,不经实战,不见生死是不会有有长进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她才会同意发吴琳的通缉令,并且规定了先天以上的高手不准出手。否则按照这一百万的价格,别说是先天了,估计一些在外流亡的练气境界的高手都会蜂拥而至。原本她是想着,借着这个机会让张北川好好打磨自己的剑法,最好早日到达大成。否则,这张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