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夜色不错(第1/2页)
    张北川挂了电话,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薛晓月。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他还没来的正是自己和薛晓月。自然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只是这么看着薛晓月。好像把她装进脑海里,就能带在身边了一样。不知何时,张北川额上的汗止住了。只是他依旧觉得烦燥,薛晓月看了他的眼神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这个夜太安静了,没有人争吵,没有人笑语。张北川找了个房间住下,也不管此时的温度到底是多少,只是接了满满一浴缸的冷水将自己浸泡着。或许只有这样他才能稍稍冷静一下,他不知道明天会遇见什么。事实上这件事情也不是他能猜测的,只是这么活着而已。

    有时候总觉得自己是个英雄,要到很多年后才能知道自己不是。回头再看自己之前那些年,你说是欺世盗名也好总之也是肆意妄为的前半生,没什么不好。

    张北川觉得自己心中的燥热稍稍停了下来,这个夜快要过完了。眼下这一段时间对于他来说,只能是多事之秋,不能改变的多事之秋。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你是海上的行舟,漩涡从出现开始就没打算放过你。你挣扎也好,顺从也好,总归都是受它影响。张北川只是坐着,也不想多说什么。

    说实话,到现在为止他心中最难过的部分依旧炙热敏感。就好像你从一场火灾里活了下来,但身上的伤疤始终会疼的要死。张北川虽然不会一直哀怨,但是心里清楚,这么多年了,那些个过往根本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一点也没有,有时候回忆突然在脑海里沸腾的感觉真不好受,说白了就好像是一壶热水在神经中枢作祟。张北川能觉得疼苦,甚至额头上的冷汗也开始流下,但是呢张北川并没有办法逃脱。

    就如同没法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些东西,没有办法彻底忘记这些东西一样。这么多年来,他总以为长久的活着是一件很难得的事。之前他当偷儿,能有吃喝,身子也没什么病,可就是感觉活不长久。后来跟着白川易上了山心里虽然稍微踏实了一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也还有不安。

    事实上,不安是对的。他从孤儿院逃出来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是这个结局。有人说过,剑未配妥,出门已是江湖。对于他张北川来说,就好像某一天,他从来没有想过剑的事,门内门外都是江湖了。

    他无处可逃,愿不愿意都一样。张北川不知道明天会遇到什么,只是知道一定不轻松。怎么会轻松呢?原本弱小的一方,一反常态的站出来叫嚣。身后要是没有一点凭借,他敢吗?只是不知道他身后的这个凭借又是什么东西,是一个让张北川没有还手之力的高手,还是?

    张北川不知道,犹如猎物不知道陷井会是什么样。这个夜有些漫长了,不知道为什么,张北川突然觉得所有的一切到了明天就会明朗起来。或许是他错觉,然而这感觉分外强烈。

    他缓缓起身,从冰冷的水里站了以来。水在他的腰腹之间汇成溪流。张北川将身上的水擦了干净,有些颓然的躺在了床上。说实话,他长得不俗。原本单薄的身材,此时脱了衣服来看,到也是筋骨分明强健异常。

    于此同时,薛晓月的房间里。金线狼蛛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那个纸箱子里爬了出来,如果说此时它和之前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现在这家伙更加圆润了。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圆润,它的腹部鼓鼓的。看来这一顿它吃的不错,甚至连它身上的绒毛都鲜艳了许多。

    薛晓月一脸沉闷的抱过金线狼蛛,也不说话,只是靠在床头。她算是那种比较懂事的姑娘,就算是她家里条件不错也没有因为这个变得性格乖张。反而从这一段时间她的表现来看,这个姑娘不仅仅懂事而且难得的识大体。说实话,这样的好姑娘谁遇到了都会有些想法。

    然而张北川这人偏偏是个例外,说好听点。张北川那叫不解风情,要是换成别人,这么一个姑娘在身边。怎么着也不会还像今天这样,两个人依旧你是你我是我,没有一点多余的情分。

    然而这个世界大概就是这样,所有的好人都得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能成佛。你看一个好人啊,活了十几年还是一个好人,那可不得了。薛晓月一个姑娘,原本也就是心地善良的人,到了今天她还是那样,一方面薛家确实是个-庞然大物。

    另一方面呢,是薛晓月这个姑娘自己的本事。说到底,选择做什么样的人还是她自己的事。她从记事以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说实话,她对于她的父亲也没有什么印象。只是记得自己小的时候,逢年过节,还有自己生日。自己总能收到一大堆礼物,这些个礼物包括了零食,玩具,化妆用品。

    当然了随着这些礼物过来的还有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人据说就是自己的父亲。然而这些年来,从来都是他打电话过来,自己甚至都不知道打过来的那个电话号码是多少。有人羡慕她要什么有什么,然而她只羡慕那些人有家。

    很长一段时间里,薛晓月唯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见一见自己的父亲。然而这个想法始终都在薛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