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四章:二十年前李然冰(第1/3页)
    七叔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人,说实话时间有时候就是这样。能改变你所有熟识的人,所有熟识的人。须知眼前这人也曾是他的慈爱长辈,然而现在他却要小心应对眼前这人夺了自己性命。

    说来好笑,但事实就是这样。李天看着他半天没有说出话来,他实在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二十的时间里一切都能变成云烟,有人说物是人非最容易让人悲伤。

    然而此时李天只觉得两人面面相对,过去的事务然看不见的时候才最让人难过。比如现在他和眼前的人对视着,记忆中斑驳混杂。

    年少时李然冰应为淘气惹了祸端找自己帮忙收拾,那时他也是忘忧乡里的一个少爷。然而现在好好看看眼前这人,不光残了就连他眼神中的阴鸷也已经挥之不去了。

    这人若是自己不认识还做出了今天的事,李天会毫不犹豫的将他一掌拍死。然而现在这人是李然冰,他断然是没法做到一掌拍死这人。

    一时间李天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从当上李家的家主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准备面对这样的两难,事实上这样的两难他之前遇到过不说千万回少说也有千百回。

    然而这千百回之间他都能做的不错,甚至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么两难。直到今天面对着自己眼前这张已经算不上年轻的面孔时,他第一次觉得心中有火。

    然而这火他始终不知道该怎么发出去,只是一直在他心中燃烧,折磨着他。然而不得不说这人做事还是一如既往的滴水不漏,原本他可以怪罪这人的地方都被他堵上了。

    甚至就连人体实验这样的事,也被他说的冠冕堂皇。说实话自己真的没法反驳他说的话,这不是因为他说的多有道理。而是他说的基本上和人心这样东西符合,相当符合。

    他知道凶药对外面的人诱惑有多大,着也是他为什么停止李家继续研究的原因。这就像是一个卡牌游戏,你需要献祭自己手上的两张卡牌才能召唤出一个无敌的怪物。

    当然了这是最好的情况,最坏的情况下你甚至需要牺牲自己手里的所有卡牌。然而你不会因为这些卡牌而放弃对这个无敌怪物的召唤,因为这个怪物时无敌的。

    在游戏中谁都希望自己阵营里有一个无敌的存在,李然冰这么做他李天真的挑不出毛病来。七叔笑了笑,看着自己面前神情纠结的老者。

    他突然站起了身子,有些摇晃的扶着椅子一边笑着一边说道“没人生来就是有罪之身,我也一样,然而走到今天这步并不是我所愿意的事。不过,我不后悔。三叔,你要是愿意让侄子再过几年安稳日子,我这就走了。你要是不愿意,明日还请过来给我收尸。”

    他拿了拐杖,跳了一下。转过身来看着自己面前的李天,脸上的笑容不减继续说道“哦,对了。我虽然作恶不少,但是我从来没有违背李家的祖训,说起来我应该能进祖坟。这身后事,就劳烦三叔你了。”

    七叔这话说完转身也不逗留直直走了,李天脸上的神情说不上多么和蔼。事实上他脸上的神情几乎可以算成狰狞,李家祖训之中有一条不得手足相残,违者不得入祖坟。

    他李然冰没有违背过这一条祖训,但是李天违背过。此时这话一出,李天的心情也是可想而知了。然而他并没有什么话好说,一生到此罪业缠身也算是常事。

    阿福战战兢兢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李天,脸上的小心之色让他显得很是卑微。李天察觉到了他的小心,脸上的神色稍稍收了一点,坦然说道。

    “你放心,我不管他是不是多智近妖,只要我在我就能保你安然无恙。”

    阿福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谨慎的陪着笑脸小心说道“老爷说的是,老爷说的是。”

    然而说是这么说,他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一点放松的意思。要知道刚才走出去的那个人可是李然冰,当年就是这个人凭借自己一己之力将b市所有的宵小算计致死。

    当时看来这人心思虽然算不上歹毒,但是说起来那也是个用计的行家里手。而且最要紧的一点,从刚才的表现来看这个人的心思现在或许已经算的上歹毒了。

    这样的一个人,是他绝对不想面对的。天知道这样的家伙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活了十年?阿福现在只觉得自己心中一片骇然。

    如果说李家之中有什么人是这个李然冰必须要杀的,那么他阿福一定是第一个。至于原因,二十年之前他管李然冰的爹叫老爷。

    然而如今他还活着,活的好好的。他口里的老爷又换了一个人,你能当上一个人的心腹,你也能当上两个人的心腹。但是前提是这两个人不能是敌人,否则的话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你背叛了其中一个出价低的人,阿福现在站在李天身后。他背叛了谁自然也就明了了,然而倘若只是背叛估计七叔也不会说些什么。

    趋利避害吗,天性如此。不过,背叛这件事说起来也是有选择的,听来可笑。但事实如此,主动的背叛能换取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