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8章 欲盖弥彰(第1/2页)
    陆元盛!

    秦阳扫过名单下方的资料,只看了一眼,眼光中便露出了几分惊疑不定的神情。

    果然是陆家人!

    秦阳拿起手机,拨通了师傅的电话。

    “师傅,陆元盛和陆天生、陆丰年有什么关系?”

    莫羽那边似乎有些诧异:“怎么忽然这么问,你碰到陆元盛了?”

    秦阳三言两语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目前这十三个有嫌疑的超凡高手,其中一个便是陆元盛,所以我想问问黑手创立者陆丰年或者陆天生和陆元盛是什么关系?”

    莫羽那边沉默了几秒:“陆元盛是陆丰年的幺爸,也就是陆丰年父亲最小的弟弟,陆天生的父亲陆海波在陆家排行老二,陆丰年的父亲排行老三,陆元盛是老五,也是五兄妹中最小的。”

    秦阳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总算理清楚了其中的关系,陆天生和陆丰年是堂兄弟,两人的父亲以及如今出现的这个陆元盛是亲兄弟。

    “如果陆丰年或者说陆涛想要在联盟大会上搞事,找陆元盛帮忙,师傅你觉得陆元盛会帮忙吗?”

    莫羽苦笑道:“这个可说不准,他们一家关系都很不错,陆元盛是老幺,对几个小辈都很好,这种沾惹了亲情的事情,是没办法去推测的。”

    秦阳想了想:“如果说这十三个人里谁最可疑,无疑这个陆元盛是最可疑的了,毕竟他和陆丰年关系是最接近的,而且师傅你可是打击了陆家两个人,陆天生和陆丰年,如今我又再次打脸陆家,陆家人对我们师徒可恨得入骨……”

    莫羽叮嘱道:“陆家确实很恨我们,但是如果要动手,无疑在另外的地方找机会更好,在联盟大会上搞事难度要大很多,而且一旦曝光出来的话,那不仅对他自己,就算对整个陆家都是有着巨大打击的。”

    秦阳嗯了一声:“确实是这样,我明天找机会看看那个陆元盛,看看是否有点熟悉的感觉……对了,陆元盛精通指功吗,昨日他不管是点爆我扔出去的石头,还是后面追杀我,都用的是指功……”

    莫羽那边思索了片刻:“这个我也不清楚,实力到了超凡水准,想要练会一门指功太简单了,更何况陆家是豪门大族,想必要找几本像样的指功那还是很容易的,不过就我所指,陆元盛对外展露实力时,几乎没用过什么指功,他擅长的是掌法。”

    “掌法?”

    秦阳下意识的想到了最后那个神秘面具人拍自己那一掌,虽然自己被指风封住,但是那一掌依旧刁钻毒辣精妙无比,让人躲无可躲,不过天下修行者精通掌法的太多,倒也不能因为对方掌法精妙就肯定对方是陆元盛。

    “好吧,那我明天看看再说,有什么消息我再联系你。”

    秦阳挂掉了电话,再度将所有人的资料都研究了一番,记住了这十三个人每一个人的资料后这才脱衣睡觉。

    早上,秦阳醒来洗漱完毕,还没出门,房门陡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秦阳!”

    秦阳听出声音是柳赋语的声音,走到门口打开房门,笑道:“距离开始时间不还早吗,这么着急干啥……”

    “死人了!”

    柳赋语的眼中流露着几分不安和惊恐,喘了口气,柳赋语又补充道:“两名负责巡逻的修行者被人给杀死了。”

    秦阳眼睛陡然睁大,眼光变得凝重:“谁下的手?”

    柳赋语摇头:“不知道,他们死在庄园的位置,心脏被一指洞穿,据说查看过视频,看到了一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迅速的窜入了山林,等到他们被发现死亡时,距离他们遇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秦阳眼睛陡然亮起:“一指洞穿?”

    柳赋语点头:“是的,直接一击毙命了……这下手的人真凶残,那两个被杀死的修行者显然是无辜的,大家都在猜测,这个家伙是在示威和挑衅。”

    秦阳沉声道:“走,去看看。”

    秦阳和柳赋语两人走出门没几步,司徒香也找了过来:“你知道了?”

    秦阳点头:“一起去看看吧。”

    司徒香补充道:“被杀害的人尸体已经收走了,地上就只有一滩血,看不到更多的东西。”

    秦阳嗯了一声:“先看看他们遇袭的位置。”

    秦阳跟着柳赋语和司徒香走了一段距离,然后看到了一大堆人,这些人站在一块空地上三五成群的议论纷纷,眉宇间都有着几分担忧。

    柳赋语指了远处一块被围起来的空地,在那地上有着一滩已经凝固的鲜血:“就在那。”

    秦阳走近了几步,看了一下地上的血迹,又看了看周围,确实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显然,两人死的很干脆,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或者说,实力相差太大,根本没办法反抗。

    秦阳查看一番,也没发表评论,直接拿起手机走到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