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一十一章 免谈!没得商量!(第1/2页)
    ()    这群高卢来的修行者在打量秦阳等人的时候,秦阳也在打量他们。

    领头的白发老者看上去已经不知道多少年岁,看上去颇为苍老,仿佛随时都要倒下,一阵风都要吹走的那种架势,但是当他看向秦阳的时候,一股凌厉的气息扑面而来,就仿佛让人觉得面前站着的不是一个老者,而是一头凶兽!

    白发老者的目光原本是随意的,但是在掠过秦阳的时候,却陡然停了下来,眼光似乎有些惊讶,但是迅速的又转变为了冷冽。

    秦阳看到了这个白发老者目光的转变,他并不认识对方,他自然不清楚对方为何态度会有如此突然的转变,恩,一种路人转仇人的感觉。

    秦阳冲着这个白发老者笑笑,但是他的笑容并没有换回对方友善的回复,那位白发老者冷冷的开口道:“秦阳?”

    对方居然认识自己?

    秦阳倒也没太过吃惊,毕竟现在的他已经是世界闻名,尤其是修行圈子里的人如果认得他,根本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我是秦阳,前辈是?”

    虽然对方态度不咋地,但是对方好歹头发都快白的掉光了,看这年纪,这威势,多半便是高卢国派来的至尊强者了,秦阳还是以晚辈自居,开口相询。

    白发老者冷哼一声道:“我是马扎尔.路易斯。”

    秦阳笑笑:“马扎尔前辈,你好。”

    马扎尔冷笑道:“卢西恩可还好?”

    秦阳愣了一下,旋即有些回过神了,或许这个马扎尔对自己态度冷冽中带着几分敌意是因为卢西恩?

    “卢西恩目前在华夏,生活挺好挺开心,前辈你认识卢西恩?额,或者说你们是朋友?”

    马扎尔冷冷的盯着秦阳:“小子,你用了卑鄙的手段让卢西恩一个至尊强者变成了一个唯你是从的傻子,将卢西恩这样骄傲的人变成了你的仆人,打手,你是不是太狠了一点?”

    秦阳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眼光中的谦和也消失了:“马扎尔先生你这是替卢西恩打抱不平呢?”

    “废话!卢西恩是我的朋友,小子,你却把他搞成这样,你说这个事情怎么办吧?”

    秦阳眨眨眼:“怎么办?他是你的朋友吗,那好啊,他当初对我又是打又是杀的,如果不是我有点本事最后把他弄成了傻子,恐怕现在我的尸体都估计腐烂成泥土了,我原本是医生,好心去帮他治病,可是他却想杀我,你说是不是该赔偿,你作为他的朋友,要不要帮他赔点?”

    马扎尔身后的三个男子脸色陡然一变,一个男子踏足向前,怒喝道:“秦阳,说话小心点!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秦阳斜着眼睛看了一眼马扎尔,口气冷冷的说道:“只准他杀我,不准我反抗?这是哪门子的道理,怎么,觉得你是至尊强者,我实力不如你,就觉得可以在我面前大声说话,训斥我?行啊,要不你告诉我你到底啥来历,我让卢西恩去和你的家族亲近亲近?”

    马扎尔脸色一变,但是他却也没急着说什么,反而挥手止住了旁边那个训斥秦阳的中年男子,眼光冷冷的盯着秦阳:“我们做个交易吧。”

    秦阳声音放缓,淡淡的说道:“什么交易?”

    马扎尔平静的说道:“你放了卢西恩,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

    秦阳倒也没生气,也没发怒,只是声音平静的回答道:“既然你说你是卢西恩的朋友,那我就给你解释一次,卢西恩现在的智商只有三岁孩子的程度,而且因为当初两个人格的冲突,他的脑子已经彻底的坏掉,不可修复,外加我当时的催眠,造成的效果已经不可逆转……”

    “他现在跟着我,吃得好,住得好,玩得好,一天到晚开心得不得了,这一点科曼家族的维纶和布鲁斯可以作证,毕竟卢西恩是科曼家族的老祖,我确实有利用他实力,但是作为他想杀我的弥补,我没觉得这有啥不对,有啥不公平的!”

    “是,离开我,只要有人好好照顾他,也是可以培养感情,让他产生给认同感,但是我为何要让他离开我呢,一个至尊强者的仆人,我是不会放手的,但是我可以答应你,我会照顾好他,让他过得快快乐乐。”

    马扎尔沉声道:“他是一名至尊强者,他是卢西恩,他有他的骄傲,他不应该成为你的仆人!”

    秦阳咧嘴一笑:“骄傲?那是以前,现在的他不需要,也没有骄傲,你指望一个三岁智商的人明白什么叫至尊强者的骄傲吗,他真的需要这个东西吗?他想的只是开开心心而已,而这点,我能给他,我们相处很愉快!”

    马扎尔皱眉道:“你要怎么才肯放手?”

    秦阳看马扎尔依旧不肯撒手,很是干净直接的说道:“免谈!没得商量!”

    马扎尔身上的冷冽气势越发的强了,站在秦阳身边的蒋河鲁黄博等人顿时感觉一股无形的气势如同山岳一般压了过来,让他们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