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1章 求上门来(第1/2页)
    站在秦阳面前的是一位五十来岁的男人,黄皮肤,黑眼睛,微微有些肥胖,正目光期待的看着秦阳。

    男人说的是华夏语。

    秦阳眼光扫视了男人几眼,然后做了个请坐的姿势。

    那名老人眼中露出了两分喜色,他小心翼翼的在秦阳的对面位置上坐了下来。

    秦阳并没有开口询问,依旧神情自若的吃着牛排,动作不紧不慢,毕竟这是他一天来最大的享受了。

    “请问先生,你是在执法队工作吗?”

    男子的眼光落在秦阳的胳膊上,那里有着一个肩章,执法队标志的肩章。

    秦阳并不想给自己惹无谓的麻烦,所以肩章都是一直挂着的,这标识着他的身份。

    执法队在里菲亚特是强权的象征,没有谁会不开眼的去招惹执法队的人,他们躲还躲不急呢。

    秦阳轻轻嗯了一声,再度将一块牛排送入嘴里,然后端起红酒抿了一口,这才正眼看着对面的男子。

    这是一个普通人,并不是修行者。

    “先生怎么称呼?”

    “冷面。”

    男子声音中带着几分期望:“冷面先生,你是华夏人吗?”

    秦阳点头:“你也是?”

    男子声音顿时热切了两分:“是的,我是山南人,来到这里已经十年了,我叫孔大民。”

    秦阳瞟了孔大民一眼:“找我有事?”

    孔大民搓了搓手:“我之前听冷面先生说的纯正华夏语,心生亲切,所以想和冷面先生认识一下,离家太久了,如今能够听到说华夏语的人,都觉得亲切……”

    秦阳放下酒杯,重新拿起刀叉:“嗯。”

    孔大民看秦阳口气不冷不热,一时间似乎找不到说辞,试探着问道:“冷面先生,你应该是新加入执法队不久吧,我在这里住了十年,对执法队的人还是知道一些……”

    秦阳轻声回答:“嗯,刚来不久。”

    孔大民羡慕的说道:“冷面先生好本事,这执法队可不是谁说进就能进的,而且看冷面先生很年轻……”

    秦阳忽然插口问道:“你是怎么来这里的?”

    孔大民脸容有些苦涩:“我以前在山南那边开矿的,干这一行大家抢得很凶,在一次抢矿时,我带着人和对方互殴,死了好多人,后来事情闹大了,我不想坐牢,所以就卷了钱跑路了。”

    秦阳饶有性质的看着孔大民:“这十年来,你一直住在富人区吧?”

    孔大民点头:“是的。”

    秦阳轻笑:“这富人区一年的生活费可不低,你能住十年,你这开矿可是赚了不少啊?”

    孔大民脸色尴尬:“这富人区的生活费确实太贵了,都快活不下去了。”

    秦阳淡淡的说道:“不用和我哭穷,我又不抢你的钱。”

    孔大民表情有些讪讪:“冷面先生,晚上我想请你喝杯酒,有点小事想请冷面先生帮帮忙……”

    秦阳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红酒:“酒我已经在喝了。”

    孔大民面色顿时有些僵硬,秦阳说自己已经在喝酒,显然是对他请喝酒的拒绝。

    孔大民可不敢得罪秦阳,执法队的人虽然都很不好招惹,但是秦阳这样戴着面具气质不凡的人显然在执法队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小喽啰。

    “酒就不喝了,说说吧,你想让我帮什么忙?”

    孔大民见秦阳拒绝自己,原本都已经绝望的心一下子又活泛了过来:“冷面先生这么有本事,肯定在国内也很有关系吧?”

    秦阳眨眨眼睛:“还行。”

    孔大民眼睛顿时又亮了两分:“那冷面先生在中海有关系吗,或者说,有认识的人吗?”

    秦阳声音冷了两分:“一口气把话说完,你是来查我户口的吗?”

    孔大民身子抖了一抖,不敢有任何迟疑,飞快的说道:“先生你别生气,我当初逃出国后,我名下所有财产都被冻结充公了,我老婆和女儿去了中海,我以前走之前留了一笔钱给她们,日子倒也是过得下去,不至于落难,但是最近她们却惹上了麻烦……”

    秦阳笑笑:“你不是有钱吗,这混乱之城杀手佣兵不要太多,给一笔钱,有啥麻烦解决不了。”

    孔大民苦笑道:“如果只是惹到什么小混混或者啥普通人,也还好说,这事和修行者扯上了关系,我虽然逃出来了,十年没见她们,但是我还是希望帮我女儿一把。”

    秦阳点了点下巴:“修行者?你把事情说清楚一点,我看看能不能帮你。”

    孔大民眼中有着几分喜色,能进执法队的都是实力不菲的修行者,而面前这个带着面具的青年初来乍到,便能在执法队中占据份量不轻的位置,那他绝对是非常有能力有来头的,那也意味着他可能背后有着强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