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我坚决不同意!(第1/2页)
    宴会厅里,文彦候看着秦阳离去,收回了目光,落在了秋思手里拿着的檀木盒子。

    “他送的?”

    秋思嗯了一声,表情有着几分复杂:“是,他当年一别离去,从此杳无音讯,如今时隔二十多年,终于出现了,以他的性格,这些年想必过得很艰苦吧。”

    文彦候皱了皱眉头,一脸的担忧:“二十多年没出现,为何忽然今天出现,还送礼物,以他的为人,恐怕不会单单是祝寿这么简单吧?”

    秋思看着手里的檀木盒子,轻轻的打了开来,盒子中铺着绒布,在绒布的中间放着一块玉佩,这块玉一眼看上去便知道有些年头了,但是这玉佩温润通透,绝对是一块好玉,只是在玉佩的一角,却有着一个米粒大小的缺口。

    “看到这个盒子,我便猜到里面肯定是这块玉,果然没错啊,他依旧还是那么高傲倔强,一点都没有变。”

    文彦候看着盒子里的玉,表情也有着两分复杂:“这应该就是当年你送给他那块定……信物吧?”

    秋思瞟了文彦候一眼,轻声的说道:“是,这就是那块定情信物,怎么,二十多年过去了,你还吃醋呢?”

    文彦候讪讪的一笑,旋即又表情得意的说道:“我吃什么醋,要吃醋也应该是他吃醋吧,现在你可是我老婆,嘿嘿……”

    秋思哼道:“如果不是他性格高傲倔强,当年自己负气离开,有你什么事啊,哪怕家族站在你这边,又能改变什么?”

    秋思这般直言不讳的说文彦候,一般男人恐怕都会感觉受了侮辱,但是文彦候却一点不生气,反而神情得意:“这个事情我当然清楚啊,哪怕他离开了,你也满天下的找他,一找三年,算是有情有义仁至义尽,不过如果没有这一出,我哪里能娶到你啊。”

    说到这里,文彦候脸色一苦,一副小心翼翼吃醋的表情:“只是我知道,这么多年,你心中一直都没放下他,当初嫁给我也是碍于家族的压力,如今他出现了,还来找你,你……不会跟他走吧?”

    秋思转头,怒视着文彦候,低声喝斥道:“文彦候,在你心中,我就是这样的人吗,我既然答应嫁给你,固然有家族的原因,但是也是因为你这个人,我嫁了你,就是你的妻子,自然会爱你敬你,从一而终,你这吃的哪门子飞醋?”

    秋思余怒未歇,训斥了一句后会继续气呼呼的说道:“我确实心中没放下过他,但是错过了就错过了,我现在只是希望他能走出当年那段感情,这是出于朋友的关心,难道这都不行?”

    文彦候被秋思训斥了,不仅不生气,反而松了一口气,满脸笑容:“行行行,当然行,都是老朋友嘛,关心是应该的,只要你还喜欢我,留在我身边,其他一切都没问题。”

    秋思被文彦候的话给逗乐了,白了文彦候一眼:“德性!”

    文彦候嘿嘿一笑,眼光再度落在面前的玉佩上,皱起了眉头:“只是他为什么这个时候把这个玉佩还给你呢?”

    秋思叹了口气:“平日你如此精明霸气,怎么今天一下子就糊涂不开窍了呢?”

    文彦候笑呵呵的说道:“我这不是紧张你嘛,关心则乱不是?”

    文彦候嘴里说着,脑子里已经在疯狂转动,蓦然,他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卧槽,他这是居心叵测啊!”

    秋思瞪了文彦候一眼:“好好说话。”

    文彦候拍了一下自己嘴巴,眼光扫向门口,声音里有着两分怒气:“这个家伙派自己的徒弟来送还这个玉佩,这中间显然是有含义的啊,而且他徒弟哪个学校不读,偏偏就读的中海大学,他这是不甘心啊!”

    秋思叹了口气道:“换了你,你甘心?”

    文彦候顿时有些语塞:“是,我肯定也不甘心,只是他够能忍啊,二十多年不冒头,如今却派了他的弟子过来,这是要向我宣战啊?”

    “宣什么战呢?”

    秋思目光落在门口回转的女儿文雨妍身上,轻叹道:“他这是在替他的弟子求亲呢。”

    “就是这样!”

    文彦候一巴掌拍在自己大腿上,低声道:“他退还你玉佩,应该是表达他已经放下和你当年那段情,表示不会再来打搅你的生活,但是他让他弟子来送玉佩,还让他和雨妍在一个学校,这分明就是居心叵测!”

    文彦候表情有些恨恨:“当年他离开,你嫁给了我,想必这口气他一直觉得憋屈,得知你我生了女儿之后,他便花费了二十年时间悉心教导出一个弟子,然后让那弟子来娶你和我的女儿,这家伙好心机,够隐忍!”

    秋思叹了口气:“他心高气傲,从来自认不输任何人,后来遭受挫折离开中海,他心中必定愤懑,就算有此做法也情有可原,而且事实到底如此,我们也还不清楚。”

    “他的弟子,刚才我们也见过了,虽然可能年纪轻一点,但是他的弟子,又怎么会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