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他要你弹钢琴的那双手(第1/2页)
    “哪只钢琴曲啊?”

    秦阳有些犯难,他确实没有任何这种大型表演的经验,也不知道在这样的场合应该表演什么。

    苗莎笑道:“你不用考虑那么多的,你就挑你最拿手的,最拉风,最炫技,最吓人的曲子就好,到时候我会在中场的时候给你单独表演一曲的时间,这一曲你自己挑,尽量那种能让人精神一震的那种。”

    “其他的几首带着钢琴曲的歌,你在台上配合我弹奏就行,这几首曲子都没什么难度,对你来说很简单的,你只要稍微练两遍就好了。”

    秦阳想了想:“嗯,要不就《唐璜的回忆》吧,有难度,够宏大,应该能镇住场子,这还有段时间,我抓紧时间多练习,应该没问题的。”

    “你要演奏《唐璜的回忆》?”

    苗莎眼睛亮亮的,一脸的兴奋:“那可是钢琴十大难曲啊,你行不行啊,要是搞砸了,那神秘嘉宾可就变成笑料嘉宾了啊?”

    秦阳笑笑道:“没问题,这不还有二十多天吗,我会请老师指点一下,尽量让它更流畅更富有感情。”

    苗莎一脸期待:“好,有张老师指点,肯定没问题,我也很希望看你奏响场的那一刻!”

    事情就这么敲定了下来,秦阳继续前往舞台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昨夜那个醉酒的女人,今天并没有出现,因为今天没人送秦阳jito饮品。

    秦阳倒也没在意,安静的进行着自己的弹奏,只是在秦阳看不到的阴暗角落里,两个男人正盯着他,如果秦阳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其中一个男人正是昨天被他赶走的那个捡尸男。

    捡尸男端着一杯酒,咬牙切齿的说道:“七哥,就是这小子,昨天我好不容易搞定一个漂亮女人,却被他给搞砸了,还害我丢尽脸面,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坐在捡尸男对面的是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衣的男人,脖子上带着一根金链子,粗壮的手臂上还露着青色的纹身,是一只翘着尾巴的蝎子。

    花衬衫男子端着酒杯,神态悠闲,显然没把这事放在心里:“摸过底没?”

    捡尸男点头:“我打听过了,这小子就是中海大学的一个大一学生,也不是本地人……”

    花衬衫男子笑道:“你想怎么着?”

    捡尸男狠狠的说道:“我想废了他的手,让他这辈子都弹不了钢琴,我要给他后悔一辈子!”

    花衬衫男子笑道:“这还不简单,一砖头下去就能解决的事情,哪怕再接回去,也绝对不会如同之前那般灵活,弹钢琴什么的肯定是不可能了。”

    捡尸男嗯了一声:“还请七哥帮我出头。”

    捡尸男从兜里摸出早准备好的一叠钱,推到了花衬衫男子的面前:“这是一点心意,还请七哥收下!”

    花衬衫男子拿起那叠钱,在手里掂了掂,满意的笑道:“行啊,你既然这么上道,这个气我就帮你出了,他是十一点下班是吧?”

    “是的。”

    花衬衫男子点头:“行,你等着看戏吧。”

    花衬衫男子摸出电话,打通了一个电话,随口吩咐道:“鸡仔,找四五个兄弟,11点在梦蝶酒吧门口等着,收拾个人。”

    捡尸男眼见花衬衫男子叫人了,心中一块石头顿时落地了,他是有正当职业的,收入不低,但是他的爱好便是在这里当捡尸人,混的久了,他自然也认识了这一片的地头蛇七哥,也就是面前的花衬衫男子。

    他虽然想亲自报仇,但是对方也是个壮小伙子,他怕自己搞不定,所以才找上七哥,花钱请人搞他,七哥手下有着不少人,办这种事情也利索。

    他端起酒杯,一口喝掉杯子里的酒,转过头看着台上表演的秦阳,心中冷笑。

    弹吧,弹吧,或许过了今天,你便再也弹不了钢琴了!

    秦阳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他一如既往的弹琴到十一点,然后换了衣服,和钱小娟等人打了个招呼,便走出了酒吧。

    酒吧外面不远处便是公路,公路边上有着铁栅栏,而此刻六七个男子正靠着或者坐在铁栅栏上抽烟,看着秦阳走出来,这几个人丢掉了手里的烟头,向着秦阳迎了上来。

    秦阳第一眼便看到了他们,眼光扫过人群,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眼睛微微眯起了两分。

    这不是昨天的捡尸男吗?

    这是找人报仇吗?

    花衬衫的七哥手一挥,他手下的几个男子便将秦阳围了起来,其中一个男人亮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对准了秦阳。

    “哥们,有点事情,想找你聊聊,跟我们走吧。”

    秦阳皱了皱眉头,眼光已经多了两分冷冽:“去哪里?”

    拿着匕首的男子笑道:“这里人多,不太方便聊天,我们去旁边巷子里聊聊。”

    稍微停顿了一下,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