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我承认我小看你了!(第1/2页)
    秦阳抱着书本,走到了篮球场,便看到文雨妍转过了身子,静静的看着自己。

    秦阳走到文雨妍面前,微微一笑,神态自然的说道:“走吧。”

    文雨妍并没有挪动脚步,眼睛紧紧的盯着秦阳,眼光有着两分的异样:“你难道一点都不生气,或者其他的情绪?”

    秦阳笑笑:“为什么要生气,嗯,因为上次的谈话,还是因为这些天的不联系?”

    文雨妍抿了抿嘴:“你真的很自信,也很骄傲。”

    “骄傲?”

    秦阳眉头微微挑了挑:“自信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是骄傲这一点谈何说起。”

    “这是我妈给你们师徒的评价,现在我也看出来了,你确实很骄傲。”

    秦阳微微一愣:“阿姨给的评价吗,骄傲?嗯,从某方面来说,确实很骄傲,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人不可有傲气,但是不可无傲骨,骄傲一点也无妨啊。”

    文雨妍正要说什么,秦阳已经截口抢先说道:“要不我们先去食堂,边吃边聊?”

    文雨妍想到点什么,嘴角翘起了两分:“你怕又像上次一样说得大家不欢而散吗?”

    秦阳耸耸肩膀,坦诚的说道:“是的,你不知道当时你甩手而去,旁人看我的眼光,嗯,好多幸灾乐祸的。”

    文雨妍表情似乎略微有点好笑,又有点不好意思:“好,那走吧,今天我请你。”

    秦阳迈开步子向着前方走去,同时笑道:“你请我?理由呢?”

    文雨妍坦然的说道:“虽然有些话我依旧坚持,但是我承认我上次的话有些偏激,也带着一些偏见,请你吃饭,算是道歉吧,同时,也算是感谢吧。”

    秦阳呵呵一笑:“道歉吧,你刚说了理由,这感谢又是哪门子来由?”

    文雨妍笑笑:“谢谢你帮我赶走了宇文涛,我想从今以后,他也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秦阳摸了摸鼻子:“行,这个感激我收下了!”

    两个人到了二楼饭堂,点了几个菜,文雨妍端着面前的开水抿了一口:“之前还一直为你担心,结果发现是我小看你了。”

    秦阳眨眨眼睛,表情愉快:“小看我的人有很多,不差你一个。”

    文雨妍抿嘴笑道:“宇文涛也是其中一个吗?”

    “是的,他小看了我,所以他输了,他如果真正的明白我,他就不会来惹我,而是有多远躲多远。”

    文雨妍盯着秦阳,似乎第一次认识秦阳一般:“我以前认识的你是假的你吗,以前的你可没你现在这般自大啊。”

    秦阳自然知道文雨妍是在开玩笑,笑笑道:“这是实话,只是我一般不说而已。”

    文雨妍收敛笑容,好奇的问道:“宇文涛不可能没有反击吧,宇文家还想让他从政,如果这样的污点不洗清的话,对他从政有着很大的影响……”

    秦阳坦然的回答道:“宇文海找过我一次,除此以外,我什么都没做过,不过或许有人帮我做过什么,如同你说的,宇文家不会那么快认怂,除非有让他们不得不认怂的理由。”

    “比如呢?”

    秦阳笑笑:“不好说,因为我也只是猜测而已。”

    秦阳确实是猜测,但是他有理由相信晏家可能出手了,因为当天晏通可是亲眼看到宇文海找自己的,自己也和他提了几句,按晏通或者晏老爷子的为人,这样报恩的机会,他们不可能不抓住的。

    秦阳在谈起这事的时候,说了八个字,以直报怨,以德报德,除此以外,再没多说。

    如果晏家有能力,愿意出手,那他们自然就会出手,如果能力不足,或者不愿意出手,那秦阳又何必开口?

    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至于雷家,晏通和余光成是多年朋友,秦阳不太确定他是否会把这事透露给余光成,所以他也就不确定雷家是否出手了,这事可以回头问问卢姐。

    文雨妍倒也没追问,她还是相信秦阳人品的,如果秦阳说不知道,那就是真的不知道,至于猜测的对象他不想说,那也很符合他沉稳的性格。

    “你会不会怪我什么都没做?”

    秦阳有些诧异的看着文雨妍:“你为何有这样的想法?”

    文雨妍认真的看着秦阳:“整件事情因我而起,而从头到尾,我却袖手旁观,没出一分力,就这么看着……”

    秦阳打断了文雨妍的话:“不,你提醒过我啊,这就足够了,至于其他,我自己会搞定的,你有这份心思便很好了,难道还要让你去求你父母来帮我,更何况,这事是我自己的选择,也是宇文涛的选择,你根本无法左右什么。”

    文雨妍睫毛低垂:“话虽如此,对于你,对于之前的人,我终究还是有着两分愧疚,只是如同你所说,我没办法阻拦宇文涛做什么,我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