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你是修行者!(第1/2页)
    秦阳的车子悄无声息的滑入了西城码头,此刻的西城码头已经无比的寂静,悄无一人,唯有几盏路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

    秦阳停好了车子,然后顺着青石板铺成的的小径向着那个标志性的雕像走去。

    如果秦阳只是一个普通人,那秦阳绝对不会来,如此一个没头没尾的邀约,秦阳只会把它当作是一个恶作剧。

    秦阳来了,他也想看看到底是谁在邀约自己。

    是友?

    还是敌人?

    不过秦阳还是非常小心,携带着手枪以防万一,毕竟秦阳身份特殊,如果真是他的敌人,那对方绝对不是好相与的。

    秦阳步行了大约五分钟,便抵达了那个雕像的位置。

    秦阳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几个路灯竟然都部坏了,这使得雕像周围很大一片范围都是漆黑一片。

    秦阳皱了皱眉头,心中多了几分警惕。

    一路走来,路灯虽然稀疏,灯光虽然暗淡,但是总归都还部亮着,可是这雕像周围的路灯竟然部坏了?

    秦阳走到了一个路灯下面,脚步踩在地面,忽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就像是什么碎裂一般。

    秦阳收回了自己的脚,拿出手机,开启了手电筒模式,照向自己的脚底。

    几个零星的碎片出现在亮光之下,刚才的响声就是秦阳踩在了其中一个碎片上发出的。

    秦阳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路灯明显是被人用什么东西打碎了,也就是说有人不想这里的路灯亮着。

    来者不善啊。

    秦阳的心顿时悬了起来,他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然后缓缓的走近了雕像。

    就在距离雕像还有四五米的时候,秦阳忽然停住了脚步。

    秦阳的眼光紧紧的盯着雕像:“谁,出来!”

    雕像后转出了一个浑身黑衣的男人,他的头上带着一个黑色的面罩,就像是击剑馆的那种防具面罩,将他的头完的包裹住,严严实实,一点都看不到他的面目。

    这个男人站在原地,整个人仿佛都和夜色融为一体,面具后的眼睛透露着森冷的光芒。

    秦阳目光紧紧的盯着这个如同鬼魅一般出现的男人,沉声道:“你是谁,约我到这里来所为何事?”

    黑衣男人脚下陡然发力,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的冲向了秦阳,速度快得惊人。

    眨眼间,这个男人已经冲到了秦阳的前方,以左脚为轴,右脚猛然横扫,如同大风车一般砸向了秦阳的头部。

    这一脚又快又狠,甚至带起了强劲的破风声。

    秦阳心中凛然,竖起胳膊,运转内气于手臂,护住了头部。

    黑衣男人眼见秦阳的动作,眼中流露出几分冷酷而戏谑的光芒。

    他的脚狠狠的踢在了秦阳的手臂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

    秦阳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对方的脚上传了过来,他的胳膊一阵刺痛,就好像被人用大锤子直接砸了一下一般。

    秦阳的身体也忍不住向着后方连续退了好几步,这才把那股庞大而凶狠的力量给缓冲掉。

    修行者!

    秦阳心中大吃一惊,这个黑衣男人的力量是如此的强大,只有修行者才能具备如此强大的力量,才能踢出如此凶残的一腿。

    如果秦阳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运集内气在手臂上,恐怕光是这一脚,便足以将他的胳膊给踢断。

    “你是修行者!”

    秦阳心中才出现这个念头,那个黑衣男子却已经脱口而出,低沉的声音充满了掩饰不住的震惊。

    他刚才以为自己这一腿完能废掉秦阳的胳膊,所以他看到秦阳用胳膊当自己的腿,才会露出戏谑和嘲讽的眼光,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这一腿的力量,普通人根本就挡不住这一脚的。

    可是秦阳却挡下来了!

    毫发无伤!

    秦阳听到这黑衣男子的声音,也楞了一下,对方声音里充满了震惊,这说明对方也不了解自己的底细?

    对方同样不知道自己是修行者?

    秦阳冷冷的盯着黑衣男人:“你是谁?”

    黑衣男人没有半分的废话,再次冲了上来,拳脚如风,招式狠辣。

    秦阳心中也好奇这个男人的身份,他也没急着拔枪,就这么赤手空拳的迎了上去。

    这个黑衣男人的实力很强,出手也是无比的凶狠,整个人就好像是人形暴龙。

    地面的瓷砖随着黑衣男人的脚步而片片碎裂,他的每一击都带着至少数百公斤的凶猛力道。

    秦阳并不和他硬拼,脚下步伐轻灵,身形如同魅影一般不断的转动着,黑衣男人的拳脚总是落空或者被秦阳带偏。

    秦阳已经很长时间没和修行者这般交手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