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章 装病试真心(第1/2页)
    吴韵雅眼睛死死的盯着秦阳,眼光闪烁,显然心中同样正在变换着不同的念头。

    “你来这里,苗剑宫真的不知情?”

    秦阳认真的说道:“我发誓,以隐门列代宗主的名义。”

    吴韵雅稍微松了一口气,她似乎一直担心秦阳来到这里,所有说的这些都是苗剑宫的授意,秦阳作为隐门弟子,以历代宗主的名义发誓,这已经是相当严重的誓言了,应该是真的。

    秦阳补充道:“我来这里,是希望能够让我们两派化干戈为玉帛,停止这样无谓的争斗,所以我发自内心的,也是希望吴长老你和我师公能够解除误会,昔日.你们既为恋人,中间自然是有感情的,就算分开了,也不用成为仇人,相互厮杀……”

    吴韵雅恨恨的说道:“他当初为了那个女人抛弃了我,忘记了他和我说过的……话,我让他来水月宗,便是想在当日他说过这话的地方,问问他是否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问问他是否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秦阳顿时有着两分尴尬,摸了摸鼻子:“你不是准备对他大打出手?”

    吴韵雅冷哼道:“他的实力并不比我低,就算我大打出手,难道还能干掉他吗?”

    秦阳想了想,轻声安慰道:“虽然我对你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具体细节并不清楚,但是想必吴长老对我师公的为人应该很了解,心高气傲无所畏惧,绝对不会是因为畏惧你而不来这里,我猜想或许是因为对你心怀愧疚,我听说当初他还打伤了你……”

    吴韵雅听到秦阳的话,表情微微愣了愣:“愧疚?你说他心怀愧疚,所以才不来的?”

    秦阳轻声道:“这是我的个人猜测,要说了解,吴长老你肯定比我更了解师公的为人,他可不是一个怕事的人,我曾经跟他走过一趟日本,就算是半只脚跨入至尊的强者他也没怕过,可是他却偏偏不愿意来水月宗,我想多半还是觉得愧疚,不好再面对你,所以干脆躲着吧,就如吴长老所说,他的实力,真要来了,恐怕也没人能奈何他怎样啊,就算水月宗人多势众,他打不过,可是跑应该没问题吧?”

    吴韵雅脸上的冷厉少了很多,脸上却有着几分惊疑不定:“可是不管怎么说,他终归是不来,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

    秦阳脑子里飞快的转着年头:“如果吴长老是想知道我师公对你是什么样的看法,我或许有个办法。”

    吴韵雅皱起了眉头:“你?说服你师公过来吗?”

    秦阳摇头:“我师公脾气倔强,性格高傲,就算他看重我,我劝他过来,想必他也是不会答应的,但是如果吴长老按照我的办法,或许可以达到这一目的。”

    吴韵雅盯着秦阳,眼光中充满了怀疑。

    如同秦阳所说,吴韵雅和苗剑宫曾经是情侣,她对他可是知之甚深,两个人都是心高气傲倔强之辈,从不低头,如果不是这种性格,当初两人也不会分开,甚至闹得大打出手了。

    这样的性格,他会来?

    如果他要来,他早就来了,又何必会等到今天?

    秦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低声的对吴韵雅说出了自己的办法。

    吴韵雅眼中流露出几分怒气:“你这是让我装可怜,引他同情吗?”

    秦阳飞快的解释道:“当然不是,这只是看清楚我师公心中怎么想的一个最好的办法,如果他得知消息,飞快而来,那说明他心中一直是有你的,如果他得知消息,却依旧不来,这自然就说明他对你……”

    秦阳后面的话没说完,但是话里的意思吴韵雅自然听明白了,表情顿时有着两分犹豫起来。

    秦阳的办法很简单,装病,装快死了!

    吴韵雅虽然觉得这样做,很让自己没面子,尤其还在一个小辈面前,可是秦阳最后的这句话却打动了她。

    是啊,还有什么情况,能够比这样更能看清楚一个人的心思呢?

    如果苗剑宫得知自己快死了,飞一般的赶来,那说明他终究还是在乎自己的,当初的那份情感并没有消失,他之所以躲着自己,只是觉得愧疚,但是如果他依旧冷漠以对,毫不在乎,那自然就说明他对自己已经彻底的死了心,那份情感早已经消散在时间里或者被另外一份情感彻底的完的取代了。

    秦阳看着犹豫的吴韵雅,再度劝说道:“虽然我知道这么做,可能会让吴长老觉得有着两分难堪,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肯定能听到我师公内心的真心话,这不是你一直想要得到的答案吗?”

    吴韵雅眼光闪烁,一两分钟后终于抬起了头,眼光略微的有些别扭。

    “我答应你,按你说的做!”

    吴韵雅说了一句后,又冷哼一声补充道:“如果那家伙忘恩负义,连我要死了都不来的话,你可就有难了!”

    秦阳看着吴韵雅那冷冷的目光,心中也是捏了一把汗,自己这可是把自己也压上赌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