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易如反掌(第1/2页)
    “秦先生,这杯酒我敬你!”

    金正国家里,金正国端着酒杯,神色感激的看着秦阳,在他的旁边,金恩静安静的坐着。

    秦阳端起酒杯,微笑着和金正国碰了一下杯子。

    “我和郑泰西小姐也是朋友,金小姐和郑小姐都是一个公司的,算起来都不是外人。”

    金正国笑道:“我听恩静说起,秦先生是一位钢琴家,这次是过来参加华韩钢琴交流会,而且还将参加日本准备的亚洲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秦先生可真是年轻有为。”

    秦阳谦虚的说道:“金先生过奖了……金先生才是博学多才。”

    金正国和秦阳原本就不熟悉,金正国邀请秦阳更多是出于一种感激,而且金正国本身就是研究性技术人才,属于那种平日闷葫芦话不多的类型,和秦阳两人这般聊着便有些略尴尬。

    好在旁边还有一个年轻活泼的金恩静,看父亲似乎有些拙于言辞,主动的带起话题,这才让饭桌上不那么尴尬。

    饭菜很丰盛,是金恩静亲自下厨做的,酒也是好酒,作为主人的金正国自然是不停的敬酒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

    秦阳心有所图,自然而然的也是连番敬酒。

    趁着中间金恩静上洗手间,秦阳给金正国倒酒的同时,他悄无声息的挤破了一个胶囊,将其中的汁液挤入了金正国的酒杯。

    饭局结束,金正国已经喝得眼光略微有些飘忽,金恩静收拾完碗筷,然后和秦阳一起离开了金家。

    金恩静因为刚出道,事务繁忙,是要求必须住在公司宿舍的,今天也是特别请假才能离开,所以吃完饭她就得回公司。

    秦阳送金恩静上了出租车后,向着前方走了一段,然后直接上了路边阴影里一辆看上去很普通的黑色轿车。

    芍药坐在司机的位置上,静静的等候着。

    “搞定了?”

    秦阳伸手抹了抹脸:“差不多,药效发作大概需要一个小时,我走的时候,他眼光已经有些飘忽,酒也喝得应该差不多到位了,应该马上就会去睡觉了,等会我便进去。”

    “那就等着吧。”

    秦阳就在后排座上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裤子,然后部换上了一整套,再戴上了仿真人皮面具,对着镜子整理了半天。

    整理好以后,秦阳拿起一个望远镜,对准了金正国的家。

    观察了一阵,如同秦阳预料的一样,金正国家的灯只亮了很短的时间便熄灭了,想必酒醉的金正国已经睡觉了。

    秦阳在黑暗中安静的等着,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候,秦阳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将耳麦塞入了自己的耳朵里,轻声道:“我走了!”

    秦阳从黑暗中走出车子,然后悄无声息的走向了金正国的小楼。

    金正国的屋子是一栋二层楼的独栋小屋,秦阳也没有进门,直接轻飘飘的从阳台外直接翻上了二楼的主卧房间,整个人就像是壁虎一般,又或者说像是没有重量的鬼影一般,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金正国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睡得非常的沉,还打着响亮的呼噜,秦阳确认周围情况下,走到了床边,打开了桌子边的台灯。

    秦阳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角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默默运转瞳术心法。

    黑亮有神的眼睛逐渐变得深邃幽静,变得冷漠,不再带着人类应该有的情感,就像是一个漆黑的漩涡。

    秦阳将自己的眼睛对准了金正国眼睛的位置,然后用轻轻的声音呼唤着他的名字。

    金正国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睁开眼睛。

    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双幽深的双眸正紧紧的盯着自己。

    金正国心中一惊,但是反应却变得颇为迟钝,而且那眼睛仿佛有着一种奇特的吸引力,让他的目光无法挪开。

    金正国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一个泥潭里,无法自拔,而他的眼光也向着那眼睛漩涡深处不断的沉入。

    “你是谁?”

    “我是金正国……”

    “你今年多少岁?”

    “我今年四十七岁。”

    ……

    二十分钟后,随着秦阳打了一个响指,金正国干净利落的闭上了眼睛,再度陷入了昏睡当中。

    秦阳关上台灯,悄无声息的翻出了二楼,然后关上了窗户,再悄无声息的滑落一层的地面。

    秦阳走进旁边的黑暗阴影当中,上了那辆等待在黑暗中的车子。

    车子悄然的滑入黑暗之中,消失在街道的尽头,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车子行驶了一段距离之后,在路边一处阴影里停了下来。

    此时的秦阳已经回复了自己原来的装束,他和驾驶位的芍药两人直接离开了车子,上了路边停着的另外一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