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做人不要太贪心(第1/2页)
    认个输,真的就这么难吗?

    秦阳这句话一出来,在场所有人的脸色一下子都变得颇为古怪,看向秦阳的目光多了几分无言表露的愤怒!

    你这家伙适可而止啊!

    不要这么嚣张!

    太过分了!

    谁都知道伊藤俊介不是你的对手,找个理由耍赖,你非要这么一刀接一刀的戳人家心窝子,不就是为了那把和泉守兼定吗?

    你都赢了几百件了,不要那么贪心好不好?

    伊藤俊介脸色涨红如猪肝一般难看,偏偏他还没办法丢什么狠话,没办法,谁让他确实是打不过,确实是在耍赖呢。

    伊藤俊介觉得自己再说下去,恐怕要当场爆血管,冷着脸转身就走。

    秦阳看着伊藤俊介转身离开,伸手招了招:“哎,伊藤,伊藤……怎么就走了呢,你好歹给个期限啊,你的伤什么时候康复啊,我们可以先把时间定下来的……”

    伊藤俊介脚下一绊,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脚步越发的快了。

    秦阳看着伊藤俊介背影很快消失在转弯处,转过头看着众人叹了口气道:“这年头的人,怎么都没有契约精神了呢?”

    围观中人咬着牙,恶狠狠的盯着秦阳。

    你这家伙明明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说话真难听!

    秦阳可是不会管那些围观者的想法,他眼光又落在了明智宗秀的脸上。

    “明智宗秀,之前我们曾经约定两年之战,这次你出山,便是为了提前完成这个赌约,如今既然没人,排名在第二名的伊藤俊介也都受伤退出,那你是否可以愿意来比斗呢?”

    稍微停顿了一下,秦阳补充道:“今天反正没人挑战,闲着也是闲着,我们来打一场吧,因为我们之前的约定,所以你不需要任何的赌注,赌注就是那串在我手里的禅珠……”

    明智宗秀在秦阳挑战伊藤俊介的时候,便已经有了预感,如今秦阳将挑战的矛头对准自己,明智宗秀神色平静,并没有半点的意外。

    明智宗秀双手合十,向着秦阳欠了欠身子:“你连战数场,现在我和你战斗,赢了不光彩,输了更丢脸,而且平心而论,你的实力比我更强,现在的我不是你的对手,所以这场架不用打了,禅珠依旧寄存在你那里,等到某日我觉得有实力挑战你时,我会再来找你!”

    秦阳微微一愣,伊藤俊介弃战是在他的预料范围之内,但是他没想到明智宗秀也认输得这么爽快。

    虽然明智宗秀的话里还是有点问题,当初苗剑宫和宏蝉两人定下的契约是两年一战决定禅珠的归属,如今明智宗秀认输,那禅珠的归属按道理来说变应该永久属于秦阳了,可是到了明智宗秀的嘴里却变成寄存,改日还要来挑战争夺。

    秦阳自然明白明智宗秀打的主意,微笑道:“明智先生你作为宏蝉大师的弟子,这一手可是玩的不太漂亮啊,当初我们说的两年之战的赌注,可是禅珠的永久归属权,既然你认输了,那禅珠自然就永久属于我了,何来改日之说?”

    明智宗秀脸色微微一变,他原本坦然认输,又把话说得冠冕堂皇,就是想堵住秦阳的口,让秦阳在众人面前答应这件事情,可是谁知道秦阳却根本不吃这一套。

    秦阳不仅说明了当日赌约的内容,还点出了他是宏蝉的弟子,这让他有些坐蜡。

    宏蝉在日本是很有声望的,作为他的弟子,如果耍赖的话,那就等于是给宏蝉脸上抹黑。

    明智宗秀略微犹豫了一下,自己要不要干脆接受秦阳的挑战,和他打一场?

    这个念头在明智宗秀脑子里闪了一下,很快便打消了念头,因为秦阳表现出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强了,他根本不是对手,和秦阳打一场不仅还是要输,而且还会输得很惨,毫无脸面。

    明智宗秀脑子里飞快转着念头,双手合十再度一礼:“既然你这么说,那行,我认输,禅珠从现在开始,便是你的了,只不过禅珠乃是我师傅的心爱之物,我还是希望有一日能够将之拿回,希望来日我挑战阁下时,阁下不要拒绝,当然,我会拿出相对应的物件作为对赌的赌注。”

    明智宗秀这般大大方方认输,将秦阳剩下的话部给堵住了。

    这家伙倒是挺油滑的!

    现在明知道打不过,那就干脆爽快的认输,反而给人光明磊落的感觉,再退而求其次的留下了下次挑战的由头,让自己到时候不能不接受。

    对赌的赌注?

    对于宏蝉这样身份的人来说,这还不容易吗?

    禅珠要说特别,对普通人来说还真不是那么特别,但是对于一些特殊人群来说,这禅珠就非常重要了。

    秦阳修行瞳术,对精神力要求很高,而这个禅珠对他是非常有用的,所以他是绝对不会把禅珠还给明智宗秀。

    再说了,凭本事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