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日(8)必须办到(第1/2页)
    谁也无法证实平行宇宙是否存在,对于一个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东西,只要相信它存在,那么它就存在——所以说不定会有这样一个宇宙,地球安然无恙,唐跃和麦冬可以过上平安喜乐的生活。

    老猫这么说。

    它还说:如果平行宇宙的数量真的是正无穷多的,那么唐跃与麦冬不止会邂逅一次,他们会在整条时间线上的每一个普朗克时间相遇。

    “那么……他们会有孩子么?”麦冬小声问。

    “如果们的生育能力正常,那么显然会有后代。”

    “不是我们……”麦冬纠正,尽力保持语气平稳,反正她在空间站上脸红冒蒸汽谁也看不见,“是他们。”

    “他们就是们。”老猫纠正回来。

    “那……他们会有几个孩子?”

    “希望自己有几个孩子?”老猫问。

    “说了是他们是他们是他们,不是我啦。”麦冬摘掉了面罩,把脸埋在宇航服里,脸颊在冰冷的空气中发烧。

    老猫莫名其妙。

    平行宇宙的麦冬就不是麦冬了?

    “好吧,那麦冬们希望自己有几个孩子?麦冬小姐作为代表请回答这个问题。”老猫改口问,这里的麦冬代指所有平行世界中的麦冬。

    “两个,一个男孩一个女孩。”麦冬回答,“最好是兄妹,这样哥哥可以保护妹妹,姐弟其实也行……不过这样姐姐会欺负弟弟。”

    唐跃坐在边上冷笑一声。

    太天真了。

    很显然麦冬这丫头没有兄长。

    谁告诉哥哥就一定会保护妹妹了?

    像他唐跃,就从来不罩着自己的妹妹。

    从来都是妹妹罩着他。

    ·

    ·

    ·

    “四十……四十……四十。”

    老猫在显示器后头嘟嘟囔囔。

    “什么四十?”唐跃抬头问。

    “小锤四十,大锤八十。”老猫探着爪子搭在电脑显示器上,指头勾了勾,“唐跃我把构建完毕的姿态运动方程给发过去了,算一下,用纸笔。”

    唐跃被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字母和算符吓了一跳。

    “为什么不直接让工作站算?”唐跃一边问,一边从抽屉中抱出大摞的草稿纸,“敲敲键盘就好了啊。”

    “因为我信不过它。”老猫伏案工作,“这台工作站最近经常出毛病,连续给我错误结果,比还蠢。”

    “最后一句话我就当没听到,这么复杂的玩意要我用纸笔算……”唐跃打开笔盖,上下扫视了一遍屏幕上的公式,“想要我的老命,拿把水果刀来捅我一下就好了。”

    “当年奥本海默计算铀燃料的临界质量也是用纸笔。”

    “那是奥本海默!”

    “但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又不代表我比巨人更高。”唐跃把屏幕上的公式誊抄在草稿纸上,开始按部就班地计算,公式虽然复杂,但并非什么很考验智商的问题,只是连续进行矩阵变形,不超过大学数学的课程内容,纯粹的笔杆子功夫。

    “说起这个,我忽然想起一个老苏联笑话,说的是地狱里有个规矩,谁在人间滥杀无辜,那么在地狱中受害人的血将淹没此人,某一天上帝巡视地狱,发现血只淹没到贝利亚的腿,上帝很奇怪,于是问他说生前血债累累,为什么血只到的腿?贝利亚回答说:因为……”

    “姿态运动方程。”老猫把新的方程发了过来,同时瞄了他一眼,“注意那个q是姿态四元数向量。”

    “三个欧拉轴方向,最后一个欧拉转角吧?清楚。”唐跃点点头,“我们接着说那个笑话,上帝很奇怪,于是问贝利亚,血债累累,为什么血液只淹到了的腿?贝利亚回答说:……”

    “这里有两个模拟结果,第一个忽略挠性太阳能帆板对航天器的影响,第二个考虑了影响。”老猫又发过来一大片恐怖的数字和图表。

    “给我这个干什么?”

    唐跃瞪眼。

    “检查一遍,有没有问题。”

    “问题是我看不懂啊伙计,把我当拉马努金么……自学就能成大师?”唐跃翻动页面,皱了皱眉头,接着埋头计算,“我们还是接着说那个笑话,贝利亚回答说:因为……”

    “因为我站在斯大林的肩上。”老猫摇摇头,“这个古老的政治笑话和爷爷的年纪一样大。”

    唐跃一愣,“什么?站在斯大林的肩上?”

    老猫也一怔,“不是么?”

    “不是啊。”唐跃摇摇头,“贝利亚回答说:因为没在血液里加抗凝剂——所以他站在了凝固的血细胞上,上帝看到的只是上层的血清——这是我们中学生物老师讲的,当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