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日(9) 昆仑站是个乌龟壳(第1/2页)
    就地球人的眼光来看,昆仑站无疑是个结构简陋的沙漠窝棚,整座昆仑站由两部分组成,第一是主站,也就是科考队员居住和执行任务的场所,主站的核心是一座低矮的圆形乌龟壳,铝合金的桁架结构,外壳是高强度的工程塑料,深深地扎根在火星表面的土壤中,直径大概十五米左右,从外观上看就像是拍扁的白色蒙古包。

    核心舱是唐跃的主要活动场所,它是昆仑站的大厅,厨房,仓库,健身房,会议室,实验室,主控室——它拥有昆仑站的绝大多数功能。

    核心舱外以辐射状对接着七个小舱室,其中六个是成员舱,剩下一个是气闸室。

    成员舱的面积小到可怜,而且还不是硬性结构,用队长老王的话来说,那就是放个屁都担心把墙壁崩穿了……这六个舱室都是充气的,采用模块化设计,可以更换,当初运过来时它们都是压扁了装在箱子里的。

    昆仑站的第二部分是车库,车库比主站的结构还简单……它就是一个集装箱,火星车平时就停在集装箱里。

    唐跃首先检查了电池的充电状况。

    蓄电池已经充满了电,这些电力主要在夜间为生命保障系统提供能源,太阳落山以后太阳能电池板就没用了,所以唐跃必须把它们收起来。

    “你要去收电池板么?”老猫问。

    唐跃把挂在墙上的舱外服取下来,“是啊,马上天黑了,得把电池板收起来。”

    “注意安。”老猫点点头。

    唐跃拉开舱外服背后的拉链,然后弯腰钻了进去,舱外宇航服是一件很沉很沉的玩意,有六十公斤重,但好在火星的引力只有地球的百分之四十,也就是说六十公斤重的东西穿在身上,只相当于地球上的二十四公斤。

    老猫过来帮唐跃拉好拉链,然后把庞大的生命维持系统扣了上去,生命维持系统是个形如拉杆箱的玩意,这个箱子里集成了所有能让唐跃活命的功能,只要离开了昆仑站,唐跃去哪儿都得背着这个乌龟壳。

    面罩内侧的绿色指示灯亮了,这代表生命保障系统已接通,宇航服状态正常。

    “明光铠状态正常,气密性完好。”唐跃通过耳机与老猫通话,竖起大拇指。

    老猫拍了拍唐跃的面罩,也竖起爪子上的大拇指。

    明光铠是科考队们对舱外活动服的戏称,因为这套衣服着实是太笨重太庞大的玩意,它是半硬式的结构,舱外服的整个上半身都是一个硬邦邦的壳子,头盔和肩膀是固定在一起的,四肢关节都由合金的轴承和钢圈连接,所以穿起来像是古代的铠甲。

    穿着明光铠出舱,有种出门大战火星人的感觉。

    唐跃是不喜欢这套衣服的,穿着明光铠他连腰都弯不下来。

    “gd ck!”老猫的声音从耳机中传出来,唐跃抬起头,看到老猫站在大厅里挥了挥手。

    唐跃点了点头,转身费力地打开气闸室的舱门。

    一旦套上舱外服,唐跃就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方面是因为头盔的隔音效果太好了,唐跃把头钻进面罩里,周围的噪音立即就远去了。另一方面是因为舱外服实在是太厚了,唐跃觉得自己不是穿上了一套衣服,而是钻进了一间房子。

    气闸室是一座横放的圆柱形舱室,一头与核心舱连接,另一头就是昆仑站的出口。

    气闸室有六米长,直径接近三米,两头各有一个保险柜似的舱门,唐跃弯腰钻进气闸室,转身关上身后的舱门,确认舱门已经锁好。

    透过舱门上的玻璃观察窗,他能清楚地看到里面的老猫。

    唐跃一步一步地走过气闸室,然后打开昆仑站的出口,气闸室在开门的一瞬间与外界的火星大气联通,头顶上的红色警示灯亮了起来,气压迅速下降。

    火星的大气压还不到地球的百分之一,如果不穿舱外服直接暴露在外,那么唐跃根本活不过一分钟。

    “情况如何?”老猫问。

    “我已出舱,感觉良好。”

    唐跃深吸了一口气,火星磅礴而壮丽的荒漠在他眼前铺开,太阳已经西斜,天色渐暗。不远处就是火星车的车库,再远一点就是高大的鹰号飞船,洁白的登陆器屹立在沙地之上,光滑柔和的曲线与四周粗糙狂野的沙漠格格不入,分外显眼。

    昆仑站门前的空地上就是太阳能电池板阵列,火星上的阳光强度不到地球的一半,这意味着火星上必须使用更多更大的太阳能电池板,才能满足昆仑站的需求。

    昆仑站的主要电力来源就是太阳能电池板阵列,这套阵列一共有四十多块电池板,总功率可以达到九千瓦,完展开需要占据半个标准四百米操场那么大的面积,每天早上唐跃需要手动把它们一块一块地展开,到了夜间,在太阳落山之前,唐跃又得把它们部收回室内。

    太阳一旦落山,火星表面温度会降至零下八十度,有时候甚至会低到零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