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日(2)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第1/2页)
    昆仑站里,老猫和麦冬正在捣腾番茄种子。

    “我们需要一个芽床,在番茄种子发芽期间让种子保持湿润,可以用浸湿的棉布或者纱布……唐跃回来啦?”屏幕上的麦冬看到进门的唐跃,打了个招呼,“电池板都搬好了?昆仑站上今天天气怎么样?”

    “电池板已经搬好了,大晴天。”唐跃卸下明光铠的生命维持系统,丢在那儿让它充电,“在这鬼地方有一个好处,晒咸菜不用担心天上下雨,我要是萝卜干星人肯定喜欢火星。”

    老猫找到一只铁餐盘,把十颗番茄种子摆进去,然后拆开一包医用纱布,用水浸湿。

    唐跃从臃肿的明光铠里钻出来,找了个女孩看不到的角落,干净利落地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披上保温毯,再次化身为火星山顶洞人。

    老猫小心翼翼地用湿润的纱棉把番茄种子轻轻包裹起来,然后放置在餐盘里。

    “种子发芽时记住温度必须保持在二十五摄氏度左右,低温对幼苗的萌发不利。”麦冬提醒,“经过催芽的种子,只要静待三到五天就能萌发了,种子露白之后你们就可以把幼苗栽进泥土中。”

    “什么叫露白?”

    “露白就是萌芽出头了,可以看到白色的胚芽。”麦冬解释。

    老猫点点头,把包裹好的番茄种子放上架子,昆仑站的室温就是二十五度,这个温度很适合番茄生长,老猫搓了搓爪子,很有些兴奋,它很快就能看到这些可爱的小生命冒头了。

    麦冬长出了一口气,种植番茄的初步工序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接下来老猫和唐跃要继续制取淡水和肥料,同时等待种子萌发。

    “对了老猫,我刚刚想起来一件事。”唐跃把明光铠挂在墙壁上,“我之前在外头检查昆仑站的时候,发现了一条裂纹……大概这么长,在气闸室左边的外墙上。”

    唐跃用双手比划给老猫看,三十厘米左右的长度。

    “又掉漆了?什么时候发现的?”老猫扭过头来。

    “昨天下午。”

    “裂纹?”麦冬有些紧张,“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放心,常有的事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唐跃摇摇头,“只是外层涂料开裂而已,主体结构没有问题,昆仑站毕竟也是一栋有些年头的老房子了,掉油漆很正常。”

    昆仑站确实是一座颇有些年月的科考站,它在火星表面已经屹立了差不多十年之久,它和联合空间站一样,都是火星计划早期登陆任务的产物,此后每一次火星登陆任务的宇航员们都会对昆仑站进行维护,更换内部设备,做些升级工作和修修补补,昆仑站的外壁上涂有一层白色聚酯涂层,用来保护内部结构,这层涂料会不断遭到磨损,所以需要定期维护。

    “我们还有多余的油漆没有?”老猫问。

    “没了。”唐跃摊手。

    “那透明胶还有吧?用胶带补一下吧。”老猫叹了口气,“缝三年补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胶带都不多了……没剩下几卷了,妈的,那帮人是在吃胶带么?还是老郑用胶带玩了什么捆绑py?”

    “他能和谁玩?”老猫问。

    “老王。”唐跃回答。

    “哦……”老猫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用胶带捆上老王强劲有力的臀大肌,画面太美了。”

    唐跃拉开柜子掏出胶带,抬起头来,看到屏幕上女孩神情低落,笑了笑,“麦冬你不用担心昆仑站,这破屋子非常结实,寿命长着呢,它能把老猫熬死,在我们有生之年都住不坏。”

    唐跃说的是实话,在昆仑站内这么多东西里,寿命最长的就是昆仑站本身,氧气循环、淡水循环以及温控系统都是非常精密娇贵的设备,使用时限最多只有十余年,但昆仑站这个壳子造出来寿命就是奔着上百年去的,唐跃有生之年是看不到昆仑站破损坍塌的那一天了。

    麦冬点点头。

    唐跃重新套上明光铠,拎着大卷的胶带,打开气闸室的舱门。

    他要去把昆仑站外壁上的裂缝给补上。

    “gd ck!”老猫挥了挥爪子。

    唐跃忽然站住不动了。

    “你怎么了?”老猫扭头。

    “妈的。”唐跃骂了一声,“腿又抽筋了。”

    ·

    ·

    ·

    麦冬轻轻敲击着键盘,她正在管理联合空间站内的各个模块,这段时间麦冬试着学会了如何管理自己所处的这座庞然大物,她调整着太阳能电池板和蓄电池的功率,尽量延长空间站的寿命。

    火星联合空间站是迄今为止,人类所制造过的最昂贵最复杂的研究设施,它拥有诸多得天独厚的优势,是地球上的实验室和iss所不具备的。

    火星联合空间站当初的成功立项,就是借用了深空实验室